历史造就当下

zzz830198
2018-04-11 21:13:02

世人标榜法国大革命的巨大意义,托克维尔没有从善如流,而是深入的去研究大革命和其众人唯恐躲闪不及的对立面-旧制度-的联系,托克维尔尖锐的指出没有人能脱离自己的过去而独立存在,如果说大革命是法国群体皆知的意识,对旧制度的研究则是心理学意义上的对法国群体的潜意识研究,这样做的意义是重大的,在现实层面能够改善自己深爱祖国的命运。恰如卡尔 荣格指出的:“除⾮你意识到你的潜意识,否则潜意识将主导你的⼈⽣,⽽你将其称为命运。”托克维尔分三篇,对大革命得潜意识-旧制度进行了精辟得阐述。 第一篇里托克维尔从普遍意义上分析了大革命的意义。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大革命的到来,然而大革命真正按照自己的进程来发展时所有人又把它视为怪兽,真的是这样吗?大革命真正的意义是在哪里呢?首先大革命的反宗教是其前奏思想的暂时产物,而不是大革命本身的特性。比如作为其前奏思想的18世纪哲学是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大革命本身的内容,一部分是攻击教会,而教会本身被攻击的原因,并非其教义,而作为政治制度,民主与宗教能够自洽。这种探索同样适用于社会权利,大革命攻击一切社会机构,使人们以为他们代表无政府主义 实际大革命创造了一个更大的中央政权。其次大革命能引起如此大的影响是因为人们对它宗教般的激情,这个激情的来源在于大革命像宗教一样,关注了人民更普遍和抽象的特征-人们的平等和自由。不仅大革命成就了时代,时代也成就了大革命,因为此时的时代,更加关注自由和平等。这个时代各个不同的国家有着统一的法律,制度。同时欧洲的旧政体虽然颓败,但各种新思想的注入使的它免于瓦解,苟延残喘。大革命摧毁的是统治欧洲若干年的封建制度,代之以更一致,更简单,以人人平等为基础的社会制度。但无论如何,托克维尔认为激进的大革命带来的比别人认为的都要少,大革命只是加速了旧制度原本就已经缓慢衰亡得封建制度。以阵痛取代了自然坍塌。 然而这些都是旧制度的普遍原因,同时得欧洲面临同样的问题,为什么大革命就发生在法国了呢?它的特殊原因在哪里呢?第二篇里分析了法国的特殊国情。 大革命发生在法国的原因是法国中央集权的崛起以及平民拥有土地而导致的新的阶级冲突和分离。这个新,是指和同时期的欧洲以及历史上的法国作比较。传统的欧洲封建制度阶级状态是王权,贵族,平民这三个阶级成稳态的金字塔,而在大革命前的旧制度里却由于中央集权和平民拥有自己的土地而失衡。这种失衡,导致了贵族阶级得衰落和文人领袖的崛起,最终演变为举世闻名的大革命。 法国在大革命之前的旧制度里就已经形成了中央集权制,首先是御前议会,虽然其在王权的光芒下默默无闻,但其权威却又无所不达。其次产生了总督,虽然总督大多来源于平民,为大领主所不屑,却通过方方面面接管了对这个国家的治理,比如税收,征兵,公共工程,治安,扶贫。第三操纵了选举权,比如在各大城市管理时树立两个会议,城市政府和全民大会。在农村也通过安排官员来接管管理。城市和农村虽有选举的形式,却无选举的实质自由,政府通过各种方式,比如指定选举人,审核选举会议,买卖官员,来间接操控着农村和城市的治理。第四是影响了司法,法国的法庭相比其他欧洲国家非常独立于国王,这使王权产生不受控制的恐惧,因此在此之外通过行政权利来随意设置特殊法庭,同时把几乎所有和公共事物,官员的案件都划归受其行政控制的御前会议。因此法国的司法权看似独立,实际受制于司法权得摆布。法国旧制度下的政府通过保留旧行政机构的荣誉和名称,而一点点的减去其权力来逐渐扩充了自己的集权。司法权虽棘手,政府却也抓住了权利的实质,而只留给反对者权利的影子。第五这种中央集权也导致法国的首都巴黎作为政权的中心快速的发展,使周边的省份失去吸引力,巴黎名义上是法国的一个首都,实质上代表了整个法国。因而发生在巴黎的大革命,实质代表了整个法国。 法国农民相较于周围的欧洲农民,开始拥有了自我的土地,这些农民自我意识开始觉醒,导致他们把土地收益看成是自己的利益,而这时周围的领主由于中央集权的影响扩大失去了政权,无法像之前的领土一样给他们提供保护,但却依旧从农民的土地上领取大量的税金,贵族享受权利但却不承担义务,榨取属于农民自己土地上的利益。这导致了农民的心理失衡。 同时由于失去政权,贵族逐渐失去自己的财富,变得贫穷,而部分平民由于吸收了贵族流失的财富,变为拥有财富的资产者。二者越来越接近,越来越相似,但都互相漠视。这是因为贵族虽失去权势,但有豁免的特权,这引来了资产者的嫉妒。于此同时资产者由于能够在城市中谋得一官半职,相较于平民,也能获得诸多税收的豁免,引来了贫民的妒忌,这样在相互鄙视和妒忌中,法国的贵族,资产者和平民互相漠视。这种对阶层的追求也影响了行会,他们为谁更优越争吵不停。对于阶层特殊性的追求,使的法国变为一个互相漠视的,互相嫉妒的国家。法国整体变为只顾自身利益,而不顾全体利益的独夫主义。这种不公平,使的其再也无力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 除了上面的特殊原因之外,第三篇指出了旧制度下文人领袖的崛起而导致的不实际,经济发展引起的不容忍,各个阶层的互相指责,国家的动荡,对平等的过分追求而失去的政治自由都极其深刻的影响了大革命。 虽然法国被王权所统治,但仍有扭曲的自由存在,这是由于公职的抵抗,政府本身对人民批评的恐惧,贵族天生的自信,教士拥有土地所有权的自我意识,资产阶级追求贵族精神,司法机关被压迫但却反抗的共同结果。 因此虽然面对残酷的现实,人民仍然自由的进行政治讨论,二者把法国民众推向了远离现实的精神慰籍-文学政治,这种政治给深处水深火热中的人以希望,但却由于过于理想主义,同时没有实践的反馈而成为不切实际的空中楼阁。文人由于思想受限的原因,反对教士和宗教。他们的反对导致了无宗教的的兴启,使的人们缺乏了最根本的精神寄托。别的国家在进行革命时,总会是用新的信仰取代原来的信仰,而法国是直接用无信仰。文人不切实际的理论和替代信仰的缺失致使法国人民失去了牢固的精神支撑。 法国在大革命前二十年经济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然而这种进步,更加使的人们对现有政府的不满,从而促使了大革命的爆发。进步的原因有两点,首先这时的政府强大但不专制,处处维护秩序,其次是可保住自己的财富的制度激发了对财富追求的热情。但是人民越进步,似乎就越不能容忍现有政府的落后,比如政府拖欠了很国民的债务 这使的人民痛恨政府。 除人民以外的阶级,都习惯把人民目前所承受的苦难推诿给对方,从而撇清自己的责任。错误的把所有得不平等展示给老百姓,从而激发了他们的仇恨。对贫苦百姓的同情虽强烈,但却浅薄,仅是口头上的同情,要割舍自身利益去满足穷人那是万万不可的。 国王,政府,和司法机关自己早以努力向人们的头脑中灌输和树立若干后来成为革命的思想,这些思想敌视个人,与个人权利对立,并且爱好暴力,比如随意设定改革规则 ,在公共工程中轻蔑私有财产,破坏死者的遗嘱,设立特殊法庭进行快速判决。等等这些让人们认为没有什么旧传统是需要维持的,没有什么新事物时不可能的。在大革命之前所有的次级法律都朝令夕改,使的整个国家都陷入动荡和不平衡中。这种茫然使的人民在进入大革命的舞台上时,产生了严重的后果。 所有阶层都在欺压,远离这个最弱小的阶层,而旧制度下的政府包办一切,人民在面临问题时,本能的寄希望于高高在上的中央政权,这种观念如此之深刻,使之成为人民心中新的宗教。大革命的意见领袖,过分的追求人人平等,消除一切阶级,期望用抽象的,高高在上的人民政府来实现这一目标,这两种原因使的中央更加集权,使得法国失去了政治自由。 托克维尔在最后指出:‘’法国革命对于那些只愿观察革命本身的人将是一片黑暗,只有在大革命以前的各个时代才能找到照亮大革命的灯火。对旧社会,对它的法律,它的弊病,他的偏见,他的苦难,他的伟大,若无清晰的透视,就不能理解旧社会衰亡以来60年间法国人的所作所为。‘’对于法国而言,托克维尔像极了成熟的西方心理学医生,当1789年的法国人像典型的心理病人一样尝试过的最大努力,将自己认为丑陋的过去和当下用一道鸿沟隔开时,托克维尔指出这种心理上的不成熟,他仔细分析病人的档案,透彻的分析并让病人知道过去的他和现在的自己紧密相关,正是旧社会的瓦砾造就了新社会的大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