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化的流氓最可恨

ztl
2018-04-11 21:09:56

我曾经听人们说,卢梭得了受迫害妄想症。刚开始我还觉得难以相信,但现在,看他反复说,别人迫害他是一个大阴谋,人们聚集起来密谋迫害他,使人不得不信他被吓破了胆。

人们总是以为卢梭是个思想者,还带着平民平等化的倾向。我以为他的这种思想仅仅是针对Rawls在《正义论》中用以以justice as fairness来进行纠正的不公平之一,即社会条件造成人与人的不同。有人生在帝王将相、贵族之家,并无任何能力、成就和资质,就成为高高在上的贵族,统治他的同类。卢梭或许当时正是针对法国社会的状况,提出这种民主政体的理论。亚里士多德探讨过多种政体,其中就有谈及贵族政体和民主政体的优劣。就如Mill所注意到的,民主政体的问题在于其平庸性。大部分人的观点、思想和看法都是很平庸的,仅仅有少数人才有非凡的才华,从这个意义上讲,让最优秀的人来统治整个社会才是最合理的,这种看法倒是和柏拉图的哲人王的观点颇为类似。只不过,柏拉图按照才能(理性)将整个社会中的人区分和组织的更为细致,亚里士多德是到选出治理者为止了。但是显然卢梭没有想这么多,他仅仅是针对仅仅靠出生的偶然性带来的不公正和不合理提出民主制。

但是为何卢梭会有这种受迫害

...
显示全文

我曾经听人们说,卢梭得了受迫害妄想症。刚开始我还觉得难以相信,但现在,看他反复说,别人迫害他是一个大阴谋,人们聚集起来密谋迫害他,使人不得不信他被吓破了胆。

人们总是以为卢梭是个思想者,还带着平民平等化的倾向。我以为他的这种思想仅仅是针对Rawls在《正义论》中用以以justice as fairness来进行纠正的不公平之一,即社会条件造成人与人的不同。有人生在帝王将相、贵族之家,并无任何能力、成就和资质,就成为高高在上的贵族,统治他的同类。卢梭或许当时正是针对法国社会的状况,提出这种民主政体的理论。亚里士多德探讨过多种政体,其中就有谈及贵族政体和民主政体的优劣。就如Mill所注意到的,民主政体的问题在于其平庸性。大部分人的观点、思想和看法都是很平庸的,仅仅有少数人才有非凡的才华,从这个意义上讲,让最优秀的人来统治整个社会才是最合理的,这种看法倒是和柏拉图的哲人王的观点颇为类似。只不过,柏拉图按照才能(理性)将整个社会中的人区分和组织的更为细致,亚里士多德是到选出治理者为止了。但是显然卢梭没有想这么多,他仅仅是针对仅仅靠出生的偶然性带来的不公正和不合理提出民主制。

但是为何卢梭会有这种受迫害的强烈反应?从此遐思中可以看到,卢梭相当的自恋,自尊心又非常脆弱,处处都在防御。关于受到别人的迫害,他说“我处在任何烦人所不能经历的最奇特的处境中”,说自己被别人看作“全人类为之毛骨悚然的恐怖人物……整整一代人乐于活埋的人”,“迫害我的人无所不用其极仇恨我”,显然夸大其词到信口开河的地步;关于他自己道德品质,他不仅认为自己无辜清白,还颇赞赏自己的高洁,说“我时常把我的毛病中的卑鄙可耻说个淋漓尽致,而很少把我的优点中的可爱之处极力宣扬,时常就根本不置一词”。他为了给自己的撒谎欺骗正名,不惜费了大量篇幅论证,“一个人如果没有把他无义务讲出来的真相讲出来就不是说谎”,甚至“一个人在(没有义务讲出真相的)同样情况下不仅不把真相讲出来,反而讲了它的反面,那么……我们不能说他是说谎”。卢梭这样说是干什么呢?原来他要用这个来给自己下面的撒谎开脱,即在富基埃带卢梭去就餐的饭桌上,伏卡桑太太的大女儿问卢梭是不是有过孩子。“我脸一直红到耳根,答道:我曾来不曾有过这样的福气。”很多人都知道,卢梭把自己的几个亲生孩子送到了育婴堂!那么卢梭如何辩解的呢?他说,“问题不在于判定永远把真相说出来是好是坏,而在于判定是否都有同样的义务把它说出来”,因此卢梭认为自己并没有义务说出来,因此“不说也不算有失公允,掩饰也不算说谎”。因此他依然可以坚持自己的道德上没有瑕疵。他还补充说,“只要很想无关紧要,那么说的是真相的反面也就无关紧要了……就毫无用处的真相而言,错误并不比无知更坏”,而他自己只是“为了摆脱窘态,处于害羞心理,在一些无关紧要或者至多跟我个人有关的事情上撒谎”。这“也不是为自己的自尊心”。卢梭甚至反咬一口,说“他们早就料到这个否定的回答,甚至是故意把它激出来,好享受一下看我撒谎的乐趣”。同时,“我毫不怀疑人们会看到我身上具有足以弥补这些缺点的东西,而我也是感觉到我身上时具备这种素质的”。

至于把孩子送到育婴堂,卢梭说人们据此以为他仇视孩子,他说这是“混淆黑白、颠倒是非,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比我更爱看娃娃们在一起嬉笑玩耍的了”。又说之所以他把他的几个孩子送到育婴堂,是因为“怕他们不如此就会有一种几乎不可避免的坏上千百倍的命运。我无法亲自教养他们,而如果我对他们的前途不那么关心的话,在我当时的处境,就只好让他们的母亲去教养他们。那她就会把他们宠坏,或是他们交给他们舅家的人,那他们就会把孩子们培养成十恶不赦的大坏蛋。”“育婴堂的教育对他们的危险性最小,因此我把他们送去了。”我很想说这个混蛋你不能养就不要生,生了就有了全力抚养他们的责任,放弃自己其他的东西也要养。

这个自恋狂竟然还说:“道德的本能从来没有欺骗过我;他在我心中至今纯洁如初。”丫的有文化的流氓简直就是最可恶的流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孤独漫步者的遐想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孤独漫步者的遐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