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先生是一位文人

findme酱
2018-04-11 20:58:55

象牙塔日记:/12%

哎呀我这是在光明正大地看别人的日记呀,但是我是有点点不相信的,季老先生一定只是把他其中一本日记出版了,肯定还有更私密的一本吧?(当然只是随便猜猜)因为季羡林记的日记几乎都是流水账啊…(对我来说)只是交代了每天做了什么东西。当然也有可能因为他每天都很忙,但是每天都还要写日记。每天都坚持写这一点我是很佩服的。

我是有一点疑惑,他的日记里并没有很多思考的东西,主要还是每天做了什么事以及对人和事的一些简单的看法,顶多描写一下国家某些领域的形势。

而照我自己的日记来说呢,我虽没有每天都坚持写,但我其实也并不要求自己强行每天坚持写,而写出像流水账一样的东西。我写日记并非只为了记录做了什么事。更多的是,记录思考的过程,记录想法等等,当然更重要的是,我需要借助写日记来让自己真正地思考起来,自己跟自己对话以及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在这一点上来说,没有以日记为媒介的思考的我,是将会失去很多思考的过程的。

因此我疑惑,像季先生这样的文人,他是通过什么媒介来思考的呢?显然他主要途径并非在日记里与自己对话…那么他要么其实比较少思考的过程,(好像不太可能…继续读去了解他吧)

...
显示全文

象牙塔日记:/12%

哎呀我这是在光明正大地看别人的日记呀,但是我是有点点不相信的,季老先生一定只是把他其中一本日记出版了,肯定还有更私密的一本吧?(当然只是随便猜猜)因为季羡林记的日记几乎都是流水账啊…(对我来说)只是交代了每天做了什么东西。当然也有可能因为他每天都很忙,但是每天都还要写日记。每天都坚持写这一点我是很佩服的。

我是有一点疑惑,他的日记里并没有很多思考的东西,主要还是每天做了什么事以及对人和事的一些简单的看法,顶多描写一下国家某些领域的形势。

而照我自己的日记来说呢,我虽没有每天都坚持写,但我其实也并不要求自己强行每天坚持写,而写出像流水账一样的东西。我写日记并非只为了记录做了什么事。更多的是,记录思考的过程,记录想法等等,当然更重要的是,我需要借助写日记来让自己真正地思考起来,自己跟自己对话以及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在这一点上来说,没有以日记为媒介的思考的我,是将会失去很多思考的过程的。

因此我疑惑,像季先生这样的文人,他是通过什么媒介来思考的呢?显然他主要途径并非在日记里与自己对话…那么他要么其实比较少思考的过程,(好像不太可能…继续读去了解他吧)要么他更聪明,不需要像我这样只有靠着笔尖才能思考,而是自己在脑海里灵活转动,把问题想清楚。这也是有可能的,因为我是比较难凭空在脑海里进行大段思考时集中注意力的,记忆力也不咋地,想了下句忘了上句,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象牙塔日记 27%

*现在的学习环境和现在自己的状态应该是还可以的。

季羡林在入侵时期的确也很困难,心绪也不宁,常常被围绕在“为什么前线要被败下阵,心中为之愤慨,自己却又不上前线奋斗,一副事不关己的爱国情绪又略带自私”这种情绪中。该怎么评价呢?无法评价。季羡林要是当时去了抗日现在可能就成为不了大文豪,他没去和去了对于抗战的结果都一样,但大概是谁也不能安然地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中坦然相对。只能承认自己苟且偷生,转念一想,让自己至少不给国家添麻烦,或许以后还能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报效祖国。

季先生当时被陷在战乱的恐慌情绪中,也无法安心下来读书。但每日日法文德文英文几乎从不间断。以后少以身边的环境作为借口不读书不学习吧,诱惑也好不安的环境也好,尽量少点计较吧,能做到就做了,但实在是有情绪的话也没有关系的。有情绪很正常,可以带着情绪做事,也可以先着手解决自己的情绪,都可以的。不对自己太严格,也不对这个世界太严格。

象牙塔日记 56%

*季羡林还有一点我觉得佩服的就是,他不仅能够天天学习啊,而且是不厌其烦地做这件事情呢。比如除了学习东西(预习复习),还抄大量的东西,每天都是抄呀,你说这个方法笨的话,那还能怎么办呢?只靠脑不靠笔的天才寥寥无几,大部分都是连抄都懒的抄的普通人,他们觉得抄写太笨,自己最后出来又有多聪明呢?又有多大的进步呢?这是勤奋所为。

除此之外,季羡林还已经到了一个创作的阶段,我现在算是佩服啦~

*读久了不再把季羡林放得那么高高在上了。他也迷茫,他也有地方想得没我全面,他也有想法我觉得不对。我的确应该辩证地去看。记住这种感觉,看下去。

100%

季先生从德国留学归来在北大做教授时,从文笔可以看出季先生20岁到30岁之间的时间磨练和沉淀,在这时实在可称得上是季先生或者文人了;

20岁的他在清华园有着所有20岁的人都有的迷茫和浮躁(但季先生肯定已经是最不浮躁的了),现在回忆起来,都是他对着一大堆功课一边骂一边乖乖学习的样子,对很多事情仍有自己想不通而去定下的评价...一切都是所有20岁该有的样子。

30岁的季先生在北大做教授时,每天的生活仍是跟学术打交道,仍是每天坚持着勤奋读书,但不同的是,季先生笔下少了很多浮躁和抱怨,该做的事情就做好,心态也一直比较平和,较少评价外界事物,只是认认真真地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读书。这是时间在一位勤劳的人身上的沉淀结果。

我的确觉得季先生的工作实在是非常好的,一生只跟喜欢的学术打交道,只专心做好自己的研究,没有太多俗世纷争,何乐不为呢。我甚至觉得,季先生在30岁时能够如此沉淀和平和,是早已知道自己也在做着已经足够好的工作了吧—毕竟,能至少跟自己比较喜欢的工作在一起。但是季先生付出的巨大的勤奋,是的确很多人都没办法做到并坚持着十年如一日的。

想起电影An education里面Jenny的老师毕业于剑桥,后来在一所中学做老师,Jenny搞不懂读书究竟有什么意义,甚至觉得即便是毕业于剑桥的老师,不还是在中学批改学生们的垃圾论文吗?但后来Jenny去到老师的家,发现她的家里是如何的lovely,喜欢的古典乐器、画幅及各种摆设,还有老师平和、认真但充实的生活,她发现一个人读书的意义不是为了争取荣华富贵、功名利禄,最终寻求的不过是内心的平和和知足常乐。

他们都不过是那样罢了。

而反观我本人也一直在拼命地追逐罢了,我奔跑在这通向未来的路上,知道我不应将所谓功名利禄作为目标,但的确不知道具体要寻求的是什么,但我知道我一定不能停止追寻,我还要不断地在通向未来的路上跑起来,我尝试不再在意与旁人的竞争,我跑下去,希望看见越来越清晰的路。

季先生的确是一位文人,这句话在我读前半部分日记时不敢说出口,现在我心服口服地钦佩季先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象牙塔日记(精装珍藏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