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雪 细雪 8.8分

《细雪》(谷崎润一郎)

远以至泽
2018-04-11 19:20:33

拖了很久的一本书,各方面原因今年读书进度非常慢……很“日式”的一本小说,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大阪没落名门莳冈家四姐妹的故事。说是四姐妹,其实着重刻画的是幸子、雪子和妙子,大姐鹤子只出现在中间部分和通信中,是相当守旧的日本女性形象。

三姐妹里最有好感的是雪子,不同于幸子的多愁善感心思细腻,也不同于妙子的特立独行离经叛道,雪子似乎是姐妹中最没有性格的人,但我挺喜欢这个人物,不至于像潭死水,又不过于浓烈,内向得恰到好处。即使是一度让家族蒙羞的大龄未婚老姑娘,雪子依然安安静静,性格里固然有听从姐姐姐夫安排的柔顺一面,但表现出来的更多则是像碗白开水,平平淡淡不急不躁。

妙子大概是很多人喜欢的性格鲜明类型,但总觉得过于离经叛道了些,让我有些难以接受。先是跟船厂家的少爷奥畑私奔,后来又在水灾中与船厂家的下人板仓私定终身,板仓患病死后又勾搭上酒吧领班三好,任性怀孕又由于分娩困难导致胎儿窒息。抛弃所谓的名门成见当然是积极意味的,但总显得过于轻佻了些,而且似乎并未考虑到对姐姐雪子婚事的影响。

幸子心思最细腻,性格也柔软,大概也是因为主线由幸子出发,掺杂了太多纠结曲折而显得过于迂腐。无论是

...
显示全文

拖了很久的一本书,各方面原因今年读书进度非常慢……很“日式”的一本小说,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大阪没落名门莳冈家四姐妹的故事。说是四姐妹,其实着重刻画的是幸子、雪子和妙子,大姐鹤子只出现在中间部分和通信中,是相当守旧的日本女性形象。

三姐妹里最有好感的是雪子,不同于幸子的多愁善感心思细腻,也不同于妙子的特立独行离经叛道,雪子似乎是姐妹中最没有性格的人,但我挺喜欢这个人物,不至于像潭死水,又不过于浓烈,内向得恰到好处。即使是一度让家族蒙羞的大龄未婚老姑娘,雪子依然安安静静,性格里固然有听从姐姐姐夫安排的柔顺一面,但表现出来的更多则是像碗白开水,平平淡淡不急不躁。

妙子大概是很多人喜欢的性格鲜明类型,但总觉得过于离经叛道了些,让我有些难以接受。先是跟船厂家的少爷奥畑私奔,后来又在水灾中与船厂家的下人板仓私定终身,板仓患病死后又勾搭上酒吧领班三好,任性怀孕又由于分娩困难导致胎儿窒息。抛弃所谓的名门成见当然是积极意味的,但总显得过于轻佻了些,而且似乎并未考虑到对姐姐雪子婚事的影响。

幸子心思最细腻,性格也柔软,大概也是因为主线由幸子出发,掺杂了太多纠结曲折而显得过于迂腐。无论是幸子还是鹤子,都太过受困于莳冈家曾经的辉煌而放不下身段,即使在经济困难时期,鹤子也想跟妹妹们一块去看戏,可见父亲的显赫对姐妹俩造成的影响之深。只是境况早已今非昔比,一味地沉湎过去只会徒增郁结和惆怅,想想鹤子末尾写给妹妹们讨要旧衣物的信,动笔时心里的酸涩羞耻也可想而知。

雪子和妙子的感情经历最波折,看时总以为这次雪子可以遇上好归宿,又往往并不是那位良人,心情也随着幸子和贞之助的复杂心态起伏。前半段对妙子颇有好感,尤其是她坚持学做人偶和西服,决心不靠男人而经济独立地活下去,挺欣赏细姑娘的人生态度,但到了后半段终于还是难以接受她的轻浮,最后只能跟三好悄无声息地仓促结婚。跟雪子盛大的婚礼和为数众多的嫁妆比起来,妙子确实是姐妹中最“不莳冈”的那个。

读的是上海译文储元熹版,不知道是不是译者的问题,结尾总觉得处理得不好,读着有些奇怪的气氛不和。

日式文学的忧郁曲折在这本里体现颇多,反而使其蒙上了一层朦胧的外纱。直到彻底读完整本书,四姐妹身穿和服赏樱的身影,还停留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细雪的更多书评

推荐细雪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