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书评,笔记划线

明明不是我
2018-04-11 18:47:28
“啊!”她说,“我愿意相信我在世界上永远不会腐朽。” “这是一种天罚,”他说。

永远不会死,是一种天罚。

她笑了。七点钟,炸糕,八点钟,莎士比亚。每件东西都有它的位置,每分钟都有她的顺序:不要虚度,它们瞬息即逝。她坐下来,慢慢悠悠地脱手套。那边,在一个灰尘扑扑的石板地房间里,有一个人自认为与世长存。

所谓“存在”

他把雷吉娜的脸捧在手里,那么死死地盯着她看,仿佛要把她的灵魂勾出来似的。他说:“救救我,别由着我看不到光明,别由着我冷漠无情。使我爱您,使您自己和其他女人一起存在。那样,世界会恢复本来面目,会有眼泪,会有微笑,会有等待和担忧。我会成为一个活人。”

死气沉沉的生活。已经有两百年没爱过一个人了,他。

想到这对目光会从她身上移开,她生命中的一个重要时刻会沉落在冷漠和遗忘中,叫她难于忍受。

福斯卡早就不在意了,这种关注的温热最多持续几十年。

他闭上眼睛,像是绝望地在追忆某件往事。他说:“这需要很多力量,很多傲气,或者很多爱,才相信人的行动是有价值的,相
...
显示全文
“啊!”她说,“我愿意相信我在世界上永远不会腐朽。” “这是一种天罚,”他说。

永远不会死,是一种天罚。

她笑了。七点钟,炸糕,八点钟,莎士比亚。每件东西都有它的位置,每分钟都有她的顺序:不要虚度,它们瞬息即逝。她坐下来,慢慢悠悠地脱手套。那边,在一个灰尘扑扑的石板地房间里,有一个人自认为与世长存。

所谓“存在”

他把雷吉娜的脸捧在手里,那么死死地盯着她看,仿佛要把她的灵魂勾出来似的。他说:“救救我,别由着我看不到光明,别由着我冷漠无情。使我爱您,使您自己和其他女人一起存在。那样,世界会恢复本来面目,会有眼泪,会有微笑,会有等待和担忧。我会成为一个活人。”

死气沉沉的生活。已经有两百年没爱过一个人了,他。

想到这对目光会从她身上移开,她生命中的一个重要时刻会沉落在冷漠和遗忘中,叫她难于忍受。

福斯卡早就不在意了,这种关注的温热最多持续几十年。

他闭上眼睛,像是绝望地在追忆某件往事。他说:“这需要很多力量,很多傲气,或者很多爱,才相信人的行动是有价值的,相信生命胜过死亡。”

永生之人的回忆。

他(罗杰)的声音有点发颤,嘴角神经质地抽搐。他激动。雷吉娜望着大厅角落里福斯卡刚离去的那张椅子。他是能够回忆的,他看见了吗?他究竟有没有懂的不应该把她和其他女人相提并论?

如果他是永不会死的,那么无论什么人在他眼里都不会有太大区别。而雷吉娜却固执地想改变这一状况。这是我当时看到此处的想法。现在读毕全书,雷吉娜这一人物的存在,不仅是给这个故事的讲述一个合理的由头,而且正是在一开始就用她——一个活生生、精神上如此现实的女人——来与福斯卡对比,这个已经活了七百多年并有可能永远活下去的男人。

福斯卡深情地望着她,说:“演戏时,您居然抱着那么深切的信念相信自己存在!……有几次,您让我也感到了自己存在。”“怎么?”雷吉娜说,“……这就是您在我身上赏识的全部天赋?”她咬了咬嘴唇,想大哭一场。“这已不错了,”福斯卡说,“存在并不是所有人都装得像的。”

所谓“存在”

每个人都以为与众不同,每个人都自怜自爱。可事实上就跟几百万根草一样,并没有区别。

——

死的死去,活的活着,世界照样满满的。空中照耀的还是同一个太阳。无人需要惋惜,无物值得遗憾。

最初的两三百年福斯卡的心理。

我不愿再去思索这种荒谬的命运。但是,我惴惴不安地想到:人可以征服饥荒,人可以征服瘟疫,人可以征服自己吗?

——

每天晚上,我点燃一堆火,为的是在黑夜中,尽管我自身心如枯槁,还有这个噼噼啪啪的声音、这个气味、这个燃烧通红的生命,从地上升向天空。

福斯卡告别欧洲去发现新大陆,可能也算不上“新”,现在的他并不会因为探寻到了不为人知的河流而激动。只借助火焰燃烧的温度来安慰自己的“存在”。

“下一世的生命我不操心,我有这一世的已够了。”

一个想去往中国的单枪匹马的探险家。

“我不是魔鬼,”我说。“那您是谁?”有一句话涌上我的嘴边:“什么人都不是。”但是他看着我,询问我。我救过他的命。对他来说,我是存在的。我感到心头有一种早已忘却的灼痛,我原有的生命又在我的周围形成了。

福斯卡心理。“人”其实很简单,就是在相互需要中才得以实现人的意义。

你会对一切不感兴趣,因为你是孤零零一个人在世界上。

在这个探险者说愿意长生不老之后,福斯卡的回应。

突然,我想起从前一个时刻,是那么遥远,我以为永远不会浮现了。

想起了遥远的五百年前的十六岁。

我第二次感到我的心触动了。这是真的,我是自由的;我度过的各个世纪都在这一瞬间消逝了,这一瞬间在这个鲜艳的、这个前所未有的蓝天下涌了出来,仿佛不曾存在过过去似的;在这一瞬间,我要给玛利亚纳一个答复,这个答复也没有记录在我生命中已忘却的任何时刻;这是我,这确实是我来作这个选择,由我来决定让玛利亚纳失望还是满足。

最后一个爱人,玛丽亚纳带给福斯卡“存在”的触动。

事物只有在可以测知、可以触及时才对我们是存在的,顺从地处于空间与时间之中,与其他事物并列在一起。

所谓“存在”

大自然永远不会向我们泄露自己的秘密,因为它没有秘密;我们自己虚构了一些问题,然后又炮制了一些答案;我们在曲颈瓶底发现的只是我们自己的想法;这些想法历经几个世纪,变得繁琐复杂,形成日益庞大精微的系统,然而它们永远没法使我超越自己的想法。

——


能用一句话概括吗?应该是可以的。没有的话也无所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都是要死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都是要死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