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筝的人》 卡勒德·胡赛尼 For you,thousand times over

もも
2018-04-11 18:09:32

看起来像是一团后来才加上去的附属物。他的嘴唇从中间裂开,这兴许是那个制造中国娃娃的工匠手中的工具不慎滑落,又或者只是由于他的疲倦和心不在焉。 ——哈桑兔唇

难道每个父亲的内心深处,不是都有把儿子杀掉的欲望吗? ——阿米尔(儿时想的父亲)我恨不得能扯开自己的血管,让他那该死的血统流出我的身体。

他真是纯洁得该死,跟他在一起,你永远觉得自己是个骗子。 ——阿米尔儿时心中的哈桑

被注目而非仅仅被看到,被聆听而非仅仅被听到

用睫毛扫去你靴子的灰尘。 ——算命先生

黯淡无光的双眼,想滑溜溜的银子,镶嵌在一双深深的火山洞口中。

我看见雪花抹去我刚踩下的脚印。我现在是个鬼魂,我像,一个没有脚印的鬼魂。

似乎已经厌倦了附在下面的骨头。 ——卡莫

油气刺痛我的眼睛,好像有人拉开我的眼皮,拿个柠檬在上面摩擦。

我们默默无声,但并非无话可说,而是因为我们无需交谈。 ——那些自出世就认识,喝着同样奶水的人就是这样。

我只知道记忆与我同在,将美好的往事完美地浓缩起来,如同一笔浓墨重彩,涂抹在我们那已

...
显示全文

看起来像是一团后来才加上去的附属物。他的嘴唇从中间裂开,这兴许是那个制造中国娃娃的工匠手中的工具不慎滑落,又或者只是由于他的疲倦和心不在焉。 ——哈桑兔唇

难道每个父亲的内心深处,不是都有把儿子杀掉的欲望吗? ——阿米尔(儿时想的父亲)我恨不得能扯开自己的血管,让他那该死的血统流出我的身体。

他真是纯洁得该死,跟他在一起,你永远觉得自己是个骗子。 ——阿米尔儿时心中的哈桑

被注目而非仅仅被看到,被聆听而非仅仅被听到

用睫毛扫去你靴子的灰尘。 ——算命先生

黯淡无光的双眼,想滑溜溜的银子,镶嵌在一双深深的火山洞口中。

我看见雪花抹去我刚踩下的脚印。我现在是个鬼魂,我像,一个没有脚印的鬼魂。

似乎已经厌倦了附在下面的骨头。 ——卡莫

油气刺痛我的眼睛,好像有人拉开我的眼皮,拿个柠檬在上面摩擦。

我们默默无声,但并非无话可说,而是因为我们无需交谈。 ——那些自出世就认识,喝着同样奶水的人就是这样。

我只知道记忆与我同在,将美好的往事完美地浓缩起来,如同一笔浓墨重彩,涂抹在我们那已经变得灰白单调的生活画布上。

爸爸像个鳏(guan四声)夫,可是总忍不住想起故去的妻子。

乡村被烧焚,学校被毁坏,地雷像死亡的种子那样遍布。儿童被草草掩埋。对我来说,喀布尔就已成了一座鬼魂之城,一座兔唇的鬼魂萦绕之城

这番短短的话在我听来,跟他的衣服如出一辙:用的场合太多了,闪亮的有些造作。 ——塔赫里将军

他神情严肃地说,好像跟我说她得了乳腺癌一样 ——爸爸说索拉雅

儿时的故事: 苏丹小偷的古老传说,飞蛾扑火因为着魔,狼群爬山是要寻找太阳。在雅尔达那夜吃到西瓜,翌年夏天就不会口渴,雅尔达的故事…… (阿里讲给哈桑和阿米尔) 十二生肖,算黄算割,十二孝子·丁郎救母,杨家将……(奶奶儿时讲给我们的故事)

雅尔达是星光黯淡的夜晚,恋人彻夜难眠,忍受着,无边黑暗,等待太阳升起,带来他们的爱人,遇到索拉雅之后的那个星期,对我来说,每个夜晚都是雅尔达。 我的交易会公主,我的雅尔达的朝阳。 (我的咖啡公主)

我对自己的地位感到畏怯,而这全部都因为,我赢得了那场决定我性别的博彩。

没在那圆得像卷心菜的脸蛋上,牙齿镶金,短短的手指活像香肠。

我想质问他,带着“可疑”这个词,我怎么撑过这两个星期?我怎么能够工作,吃饭,学习?他怎么可以用这个词打发我回家? 心里想如今我得带着“肺块”这个词过一整个星期了,这个字眼甚至比“可疑”更不吉利。 ——医生对爸爸病情的判断

仿佛一切如常。仿佛我成为孤儿的日子,并没有随着每次收摊渐渐逼近。 发现领口的纽扣和爸爸的脖子之间多出了两英寸的空间,我在想,当爸爸逝去,该留下多大的虚空。

将清晨化成钥匙,扔到水井去 慢慢走,我心爱的月亮,慢慢走

终我一生,周围环绕的都是男人,那晚,发现了女性的温柔。

我寻思着哈桑是不是也结婚了,他蒙着头巾😭在镜中看到的那张脸是谁呢?他手里握着涂了指甲花的手是谁的。 ——阿米尔结婚之夜 哈桑,那些久远的负疚和罪恶感再次刺痛了我,似乎说出他的名字就解除了一个魔咒,将他们释放出来,重新折磨我。(阿米尔刻意用自己的人生事业去遗忘那段自己不齿的事,因为生活还得继续,总是想着它,只会阻碍自己,徒劳无功。时间,岁月只是让它,表面模糊麻木,而心痛是自己用刀子在心上刻下的,迟早得面对那颗稀巴烂的心)

所以他每天穿上那身灰白套装,捂着怀表,等待时来运转。 凡是女人都需要丈夫,即使他扼杀了她唱歌的天赋。 (这对俗世的夫妻,身上必有时代民族个性的“俗”。)

父亲是非同寻常的阿富汗父亲,依照自己规则生活的自由人士,他总是先看社会规范是否入情入理,才决定遵从还是拒绝。 (彪悍的人生,需要自己执拗的价值观去坚持)

索拉雅和我的婚姻生活变得波澜不兴,像例行公事。我们共用牙刷和袜子,交换着看晨报。她睡在床的右边,我喜欢睡在左边。她喜欢松软的枕头,我喜欢硬的。她喜欢像吃点心那样干吃早餐麦片,然后用牛奶送下。 ——稳稳的浪漫

我生命中有过这么多美好的事情,这么多幸福的事情,我寻思自己究竟哪点配得上这些。 (人生如此破碎,故事如此完整)

塔赫里将军又开始给他的怀表上发条了(细节) (很多曾经辉煌的父亲都这样,他在挣扎,沉默地对抗时代)

既想成为爸爸那样的父亲,又希望自己一点都不像他。(在心智成长的时候,那些让孩子误会或认定的沉默,会在以后岁月中,不断在内心呼喊,从此你的安静被打破……)

男人的管道就像他的头脑:简单,很少出意外。你们女士就不同了……这么说吧,上帝造你们的时候花了很多心思:我怀疑他是不是碰到每对夫妇,都要扯这套管道理论。(额呃恶……狗屁管道理论)

如果你长时间观察那只猫犬朦胧的黑眼睛,你一定会发现它在思索着哲理。

眉毛如同小鸟张开的翅膀,鼻子的曲线像是某些古代阿拉伯书籍中字母那样优雅。

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到底是怎样标准) (有故事的话,有故事的人,隐忍,欺骗自己,时间成就人生,过程煎熬)

将军的病痛,还有时间,缓和了他和索拉雅之间的僵局。(偏执不完美的性格,总是这么被动,要用那些刻意的人生事件来交谈,诉说,缓和)

我几乎能感知到索拉雅子宫里的虚空,好像是个活着的,会呼吸的东西。它渗进我们的婚姻,那虚空,渗进我们的笑声,还有我们的交欢,每当夜阑人静,我会感到它从索拉雅身上升起,恒亘在我们之间,像新生儿那样谁在我们中间。

细说着她那纤细弯曲的脚趾,第一次微笑,第一次交谈,第一次散步。如今我们偶尔也会这样,不过低语的是关于学校,我的新书,也为某人在宴会穿了不得体的衣服。咯咯发笑。

我们总是额头抵额头,躺着,缠绵拥吻,低声呻吟,直到我们的眼睛不知不觉间闭上,如今她的后背贴着我的胸膛,我的脸埋在她的秀发里面。夜晚做完爱之后,只是感觉如释重负。终于做完了,终于可以放任思绪飘散了,至少可以有那么一时半会,忘记我们适才所做的竟然是徒劳无功的,那些夜晚我们会各自蜷缩在床的两边,让我们的恩人来解救我们。索拉雅的恩人是睡眠,我的永远是一本书。 (1.“性”我不了解的字眼,可能会一步一步步入常人的庸人模式,因为终其一生,只是在体验自我,谁也不能验 。 2.年轻时越是激烈依赖,中年老年越是沉重丑陋 ,父母奶奶,无奈。难道做人做事,一辈子都要不愠不火吗? 3.可我已经迷路至此,转身一片深渊,眼前更是迷宫般的森林,别无他法,只能向前,一生都是迷鹿。)

“陈词滥调” 应该像逃瘟疫那样避开它们,然后他会为自己的幽默笑起来,全班跟着他笑,可是我总觉得这种陈词滥调的指责毫无价值。因为他们通常准确无误,但是因为人们把这些说法当成陈词滥调,他们的贴切反而无人提及。 (1.随大流,让你不灵敏,不会察觉这些为什么是理所当然的事。 2.“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走一步退一步等于么走” 讽刺,妥帖 3.你永远处在一个规则都建好的系统下,终其一生在打破这些旧的规则,这也是很多人,惶惶终日,毫无作为的原因,现在想起来也是可怜,我们人世走一遭,只是终其力在打破已有的,而无暇去发现新的,已千疮百孔)

eg: “房里的大象”指大家都知道,但避而不谈的事

我想起她在家里替我担忧,我很高兴她并非孤身一人。(正宗狗粮)

“在我遇到的人中,拉辛汗总是最能识破人心的那个,但他不记得那个笔记本”(大多数的soulmate,只是个人单方的臆造)

我知道美国给你灌输了乐观的性子,我们是忧郁的民族,我们阿富汗人,我们总是陷入悲伤和自恋中,我们在失败,灾难面前屈服,将这些当成生活的实质,甚至视为必须,我们总会说,生活会继续。 (1. 给一个人贴标签已经够不礼貌的,竟然给一个国家,民族贴标签。到底是民族的缺点还是自我的局限。 2. 拉辛汗生在这个不自信,不强大,不现代化的国家,对战争的无力,是价值观也扭曲了)

阿米尔的生活点点滴滴都有哈桑的影子

得到了再失去总是比从来没得到更伤人。 (净是“肯定的”废话) (“得到了再失去”,是人类正常的情感流露 ) (“从没得到而难过”,是人类心理杜撰上去的虚假情感)

《沙纳玛》里的索拉博 索拉博很快会忘了莎莎吗? (所以小孩很残酷,为什么人会轻而易举原谅他们呢?认为他们可爱;长大后社会规则,不允许你有小孩身上还有的“无知”)

想真的见到阿里安详的眼睛,但时间很贪婪,有时候它会吞噬所有的细节。 (有时无聊的字眼温和的日常需要记录)

“我在美国,有妻子,有房子,有事业,有家庭。喀布尔是个危险的地方,你知道的,你要我冒险失去一切的危险,就为了……”(太真实,残忍了)(因为好不容易活到今天,生活还在继续,披张人皮好难~)

我得知爸爸曾经是一个贼,还是最坏那种,因为他偷走的东西非常神圣。于我而言,是得知有兄弟的权利,对哈桑来说,是他的身份。他还偷走了阿里的荣誉。他的荣誉,他的尊严。

我们两个都背叛了为我们付出生命的人,我这才意识到,拉辛汗传唤我到这里来,不只是为了洗刷我的罪行,还有爸爸的。 (父亲讨厌阿米尔哭,人只要不是为了伤害他人而做的坏事,自己不会那样苛刻地永远揪住自己不放。所以说“好坏”,“好人”,“坏人”的标准有千千万,这种字眼本身就不应该常被人用。) (所以父亲一直向前走,主导生活)

我现在老了,但也许还没有老到不能为自己挺身而出的地步。

你回到自己的国家,却发现自己像个游客。 你在这里,你一直无非是个过客而已,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阿富汗人总是喜欢说:“生活总会继续”。他们不关心开始或结束,成功或失败。危在旦夕或柳暗花明,只顾像游牧部落那样风尘仆仆地缓慢前进

你爸爸是被拉扯成两半的男人,我是有名分的那一半,社会承认的,合法的一半,不知不觉间充当了父亲疚恨的化身。哈桑那没有名分,没有特权的一半,那继承了爸爸身上纯洁高贵品质的一半,也许,在爸爸内心某处秘密的地方,这是他当成自己的真正儿子的一半。你父亲跟你一样,也是个痛苦的人。

如果说索拉博很安静是错误的。安静是祥和,是平静,是降下生命音量的旋钮。 沉默是把那个按钮关掉,把它旋下,全部旋掉。 索拉博的沉默不是来自洞明世事之后的坦然自若,也并非由于他选择了默默不语来秉持自己的信念,和表达抗议,而是对生活曾有过的黑暗忍气吞声地照单全收。

没有良心,没有美德的人不会痛苦

当罪行导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获救

清醒,孤独地陪伴着我的心魔

《A Season , Ashes》–>《此情可待成追忆》AMIR QADIR

a bad penny always turns up 坏人总会回来的

费萨尔清真寺 ——世界上最大的清真寺

《千羽鹤》川端康成 《开罗三部曲》马哈福兹 《等待》哈金(爱情,政治与阶级问题)

罹(li二声)难:遭受灾难

阴鸷(zhi四声):狠毒,阴险。鸷戾:凶狠粗暴

牯持打错,应是,怙恃:hu shi四声。不是父母的意思,是依靠,但通常带有贬义,大多数指是指恶势力的靠山。怙,是靠山,恃是依靠。怙恃在书中理解的话,就是哈桑失去了生活的依靠。译者在这里是有意在讽刺哈桑的母亲莎娜芭抛弃阿里和她的骨肉哈桑的行为。顺便提一下阿里,作者写他的身世似乎也是在为下文他们哈扎拉人注定要离开埋下伏笔,而他小时候也丧失了父母,怙恃在这里特指父母,也可以理解成连理或者依靠。

急遽(ju四声):极快地;匆忙,仓促

为虎作伥

新霁的积雪:新霁,雪后初晴

厉兵秣(mo四声)马:“厉”同“砺”,磨;兵:兵器;秣:喂牲口。磨好兵器,喂好马。形容准备战斗。

鳏(guan一声)夫: 1.妻子死亡未再结婚的男人。 2.泼留希金就象一切鳏夫一样,急躁,吝啬,猜疑了起来。--《泼留希金》 3.老而无妻的人。

病恹恹(yan四声)

狡狯(kuai四声):儿戏,游戏

嗫嚅(ru二声):想说而又吞吞吐吐的不敢说

素未晤(wu四声)面

杀人越货:害人性命,抢人东西。指盗匪的行为。

旌(jing一声)表:封建时代由官府立牌坊、赐匾额对遵守封建礼教的人加以表彰。

如黛青山:黛,女子眉毛。一般说,远山如黛,就是指山隐隐约约地看上去犹如女子的眉毛。

厕身其中/间:解释为某件事自己参与在内。

溘然长辞:死去

鸠占鹊巢:斑鸠不会做窠,常强占喜鹊的窠。比喻强占别人的住屋。

蛀蚀:1.蛀虫咬坏[衣物、木器等]。 2.比喻坏人、坏思想进行破坏、腐蚀

祝融之灾:火灾;祝融,火神。

逶迤而去: 蜿蜒曲折;拐来拐去

丰腴(yu二声)美味:1.形容人体态丰满。 2.[土地]丰饶。

粮草告罄(qing四声):1.宣告完毕。 2.谓财物用尽

轮毂(gu三声):毂,车轮中心,有洞可以插轴的部分,借指车轮或车:~下(辇毂之下,借指京城)。~击肩摩(形容车马行人众多,来往十分拥挤)。

水汽迷潆(ying二声):潆,水流环绕回旋的样子。

擤(xing二声)鼻

业已过去:业已,已经、过去、完成的意思。

初试啼声:本指初生婴儿啼声宏大,将来一定不凡。后也比喻音乐会歌唱者初次登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追风筝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风筝的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