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萨尔,不过是一场爱情的祭品

小森林
2018-04-11 17:54:38

我是在几天之前读完了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一书,但我迟迟没有落笔写下关于此书的评论,是因为我一直在反复思索,甚至反复推敲书里所有的细节,以让我能想明白:究竟是谁夺走了安赫拉·维卡里奥的处女膜?但结果可想而知:就是没有答案。

整本书,出现的名字可以写满一张纸,但主线其实也不过是几个人。

1、圣地亚哥·纳萨尔——出场时间短暂但震撼,的确,如此重要的人物,出场没多久就直接挂掉了,而且作者既交代了凶手又交代了原因。

一开始,我也认为这个家境富裕的公子是罪魁祸首,但随着事件的推移,当他得知两兄弟追杀他时,他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愧疚之心,相反是惶恐,简单的描写,便一语道破事情的真相,纳萨尔是无辜的。

2、安赫拉·维卡里奥——一个开场就被定位为受害者的可怜角色,因为新婚之夜被发现处女膜不完整,就被连夜退婚的女人。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同样也是这场凶杀案的始作俑者。

在两个哥哥的逼问下,维卡里奥说出夺走她贞操的男人是纳萨尔,但这个名字却只是为了维护另外一个男人的挡箭牌而已。

...
显示全文

我是在几天之前读完了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一书,但我迟迟没有落笔写下关于此书的评论,是因为我一直在反复思索,甚至反复推敲书里所有的细节,以让我能想明白:究竟是谁夺走了安赫拉·维卡里奥的处女膜?但结果可想而知:就是没有答案。

整本书,出现的名字可以写满一张纸,但主线其实也不过是几个人。

1、圣地亚哥·纳萨尔——出场时间短暂但震撼,的确,如此重要的人物,出场没多久就直接挂掉了,而且作者既交代了凶手又交代了原因。

一开始,我也认为这个家境富裕的公子是罪魁祸首,但随着事件的推移,当他得知两兄弟追杀他时,他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愧疚之心,相反是惶恐,简单的描写,便一语道破事情的真相,纳萨尔是无辜的。

2、安赫拉·维卡里奥——一个开场就被定位为受害者的可怜角色,因为新婚之夜被发现处女膜不完整,就被连夜退婚的女人。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同样也是这场凶杀案的始作俑者。

在两个哥哥的逼问下,维卡里奥说出夺走她贞操的男人是纳萨尔,但这个名字却只是为了维护另外一个男人的挡箭牌而已。

一开始我的理解是,女人为了维护爱情是疯狂的,虽然她不情愿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但她又无能为力,所以她把她最珍贵的东西送给了心爱之人。

维卡里奥的个性其实是现实与自我拉扯的缩影。为了世俗的婚姻,她披上了盖头,在一群女仆的唆使下,筹划着各种在新婚之夜伪装处女的方法。但她的内心其实也是抗拒的,所以在最后她什么都没做,就这样直截了当地承认自己并非处女,冷漠的接受退婚。

我想那一刻她应该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但最滑稽的却是退婚后的维卡里奥竟然无法自拔地爱上了那个退婚的男人,于是维拉里奥又再一次奋不顾身的爱了一次,她不停地写信,甚至把幻想的肌肤之亲都详细地写进了信里。

其实维卡里奥一直没有变过,每一次都爱的炙热,所以最后她得到了爱的回应,而死去的纳萨尔也不过是她爱情的祭品罢了。

3、巴亚尔多·圣罗曼——这个把安赫拉·维卡里奥退婚的男人,说实话一开始对他的描述,让我以为他是一个骗婚的骗子,直到后来他的父亲母亲相应出场,我才渐渐放下自己的猜想。最终让我相信他,是他退婚后的状态,家里空酒瓶一地,他躺在其中半死不活。

原来,圣罗曼对维卡里奥是真的有感情的。但他心里却有心结,直到维卡里奥坚持不懈的信,才渐渐使他放下,才有了最后他来到维卡里奥身边的这一幕。

4、佩德罗·维卡里奥巴勃罗·维卡里奥——新娘的两个哥哥,同时也是杀死纳萨尔的凶手。从他们四处扬言要杀了纳萨尔的举动,就不难看出,他们并不是真心想杀人,但碍于妹妹的面子与尊严。

也许我该承认他们是一对好哥哥,但又同时觉得是一对蠢哥哥,被自己的妹妹利用了。

5、维多利亚·古斯曼——纳萨尔家的厨娘,同时也是杀人事件背地里的推动者。她对纳萨尔父亲的恨意,全部都转嫁到了纳萨尔的身上。在得知纳萨尔要被谋杀的情况下,却刻意隐瞒,甚至还欺骗纳萨尔的母亲,说纳萨尔早已回家,导致纳萨尔的母亲在最关键的时刻,关上了大门,最终酿成纳萨尔死在自家门口的惨剧。

6、克洛蒂尔略·阿门塔——牛奶店老板,也是为数不多的想要阻止谋杀发生的人。是她使这个故事更加波澜起伏,希望她可以以一人之力逆转乾坤,但猪队友太多,再给力的队长也白扯。

7、一群猪队友——知道谋杀要发生,但又笑嘻嘻地肯定说不会发生的人们。他们每一个人都低估了维卡里奥兄弟,同时又高估了自己的判断。最后凶案发生时,他们并不反思,只会找“捍卫名誉是悲剧的当事人神圣的权利,别人不该介入”这样荒唐的理由来聊以自慰。

这场事先张扬的凶杀案,他们都是帮凶。

“他们把我杀了,韦内姑娘”,这是纳萨尔说的最后一句话,他们,也许是指维卡里奥兄弟,也许是指那一群知道实情却又不肯告诉他的人们。究竟是谁,没有人会知道了,因为纳萨尔已经死了。

最后,加西亚·马尔克斯给每个人都安排了一个宿命。

纳萨尔的母亲会一直悔恨自己关门的那一刻;神父会一直悔恨自己无所作为;古斯曼也许会释怀纳萨尔父亲对她的欺辱;圣曼罗和维卡里奥会有重新开始的生活;……

只有纳萨尔死了,其他人还有继续的生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