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我们竟然需要抑郁症患者来教我们制造快乐!

六朝悬鹑
2018-04-11 17:00:17

除了丧、励志和治愈,你还可以用“高兴死了”的方式描述世界

“当一切正常时,我们要抓住机会,创造惊喜,因为那些时刻定义了我们是怎样的人”

很震惊,我们竟然需要抑郁症患者来教我们制造快乐!被我们自怨自艾哀叹的平庸的一天,可能蕴含了一千零一个“高兴死了”的闪光点。

这会是一本很丧的小说,只需把本书中提到的所有症状集中在一起,就可以做到;

这会是一本很励志的传记,每个人含泪读完然后鼓掌、赞叹,把同情而坚定的目光投向抑郁症人群;

这会是一本很治愈的文集,关于抑郁症患者和她不离不弃的伴侣,如果打上柔光的话;

但这本书并不是这样,这是一本“高兴死了”的生活随笔,是一个疯狂的人用疯狂的快乐回击这个疯狂给她痛苦的的疯狂的世界,她不仅仅是在告诉和她相似命运的人她们有多“幸运”,她更是让普通人体会到一种错失体会极致快乐的深深的“遗憾”——当然这份遗憾会在读完书后变成对生活和亲友的珍惜以及对快乐和美好的敏感。

每个人都拥有快乐的权利(但有些人非要拱手相让,还在哀叹为什么没有),当你用“高兴死了”的方式描述世界,谁也没死,大家都很高兴。

描述方式的力量

“电线的重量把我的脸往后拉,令我看上去迷人得不可思议”

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是“我得了一种睡眠障碍症,它也许会杀了我或其他某个人”,从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作者是如何用“高兴死了”的方式来消解或降低痛苦。

这个故事记录的是一次“从一开始就令人窘迫不安”的睡眠测试——医院在黑暗小巷的尽头,我被摄像机、检测仪环绕,鼻子里插着氧气管、手指上贴着感应仪、头皮上粘着监测脑波的电极,隔壁是会尖叫会梦游的病人,然后检测结果是我几乎患上了所有的睡眠障碍症。这绝对不是一件“高兴”的事,但作者对此大加调侃。

比如电极

电线的重量把我的脸往后拉,就好像一个小型脸部提拉器,令我看上去迷人得不可思议

比如病症

我患上了几乎所有的睡眠障碍症,除了一种我想患却没患上的——一种会在睡眠中暂停呼吸的疾病。他们会给得了这种病的人戴上一个能够把氧气输送到鼻孔的头盔。我想要一个这种头盔。迈克尔·杰克逊为了抵抗衰老,睡在充满氧气的房间里,这种做法对他非常有效,而我很肯定,这种头盔就是一个缩小版的氧气房。

记得之前看《三傻大闹宝莱坞》的时候,一个印象深刻的场景就是男主去到他一个贫穷朋友的家里,原本缤纷的画面瞬间变成黑白的配色,再加上哀伤的音乐,另刚刚还乐呵呵的观众瞬间感受到不可抑制的忧郁。这就是描绘方式的力量。而本书的作者则同样利用描绘的力量将电影中的场景描绘反了过来。通过用这种方式描绘世界,她为自己也为看她博文的人获得了快乐和力量。

快乐时刻的承诺

“那些时刻向我承诺:为生活而斗争是值得的。”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痛苦都可以通过语言减轻和消解的,对于无法化解的真实的痛苦与恐惧,她是这样描述的

自残之后

没有黑暗,就没有光明。没有痛苦就没有宽慰。我提醒自己: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能够感受如此巨大的痛苦,以及如此巨大的快乐。我能够抓住每一个快乐的时刻,并活在那些时刻里,……我享有一种特权:我能够意识到,笑声是一种祝福,是一首歌;我能够明白,与我的亲朋好友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刻是值得收藏的无价之宝,因为那些时刻对我而言是一种药物、一种阵痛软膏。那些时刻向我承诺:为生活而斗争是值得的。当我的抑郁症令现实世界扭曲变形并想说服我放弃一切时,那个承诺拉着我渡过难关。

凌晨四点失眠为缓解焦虑症,拖着流血肿痛的脚在雪地散步后

我回过头看着酒店,发现自己一路往市中心走去时留下的脚印很不对称。一只又小又白,闪着亮光,而另一只样子畸形,每个脚跟处都汇集了鲜血。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我人生的隐喻。一边光彩明亮,充满魔力,总能看到事物好的一面,总有好运降临;而另一边浑身是伤,跌跌撞撞,永远跟不上现实的步伐。
这就是我的生活,一半洁白,一半鲜红,我很感激能有这样的生活。
“我来了。”我说。我觉得自己的样子有点愚蠢,犹豫着要不要对他解释几句,但我很快就释然了。我没有办法向这位陌生人解释刚才我的精神疾病如何送给了我一个充满魔力的时刻。

正如作者所言,“高兴死了”并不意味着她已经不再抑郁不再焦虑,而是在心底有了一个储藏室,里面装满了回忆装满了战斗的理由。会不断提醒自己:

“一旦我有力气起床,我会再次让自己疯狂地高兴起来,不仅为了拯救我的人生,更为了构筑我的人生”

这是一本适合在心情沉闷的时候随手翻阅一下的书,也许读完之后你会忽然忘记刚才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如果你还记得,那么就用“高兴死了”的方式描述一下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