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吕月月的女子

私大叔
2018-04-11 15:30:37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我能遭遇一段不食人间烟火的爱情,我也幻想我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事》里的角色,不是薛宇,也不是潘小伟,我就是我,认识了吕月月,我们互相心跳于对方的出现,然后牵子之手与子携老制造我们的浪漫以及我们的童话爱情。

《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海岩的作品。

爱情加案件,再加上金钱,我以为,这无非是“海”式手法又一次粉墨登场而已,所以,只是粗粗浏览了一通,并不舍得把银子从自己紧巴巴的腰包里掏出来为海岩的作品增加发行量。

可是,小说里那个叫吕月月的女子还是把我“勾引”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像吕月月这样的女子,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存在吗?

我竟然回答不出。

我可以回答的是,吕月月“勾引”我的,不是她悲凉的命运,而是她的不彻底。

吕月月爱得并不彻底,她不像潘小伟,“如果你欺骗我,这世界就没什么值得可惜的东西了。”这是在街心公园和吕月月见面时潘小伟说的话,潘小伟是个爱情至上的男子,当他最后发现吕月月欺骗了他时,他选择了饮弹自尽。

吕月月在爱情上的不彻底,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她少女时代受到校长的性骚扰,这给她带来在男女情感方面的心理障碍。而小说最后伍队长用“善变”这样的字眼对吕月月做出评价,这是我无法同意的,我真想问问伍队长:你凭什么这样武断?

想起电影《铁达尼号》的一个画面,ROSE已经上了救生船,却在救生船下落到一半时又爬上铁达尼号,她舍不得JACK,JACK发狂般地跑下船舱找ROSE,他几乎是用歇斯底里的喊叫对ROSE说:“ROSE,你真傻…”这个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珍藏,因为真正的爱情,正是这样的生死相许啊。

当爱情与物欲缠绕在一起时,吕月月就是想彻底地爱一回,也难了,生死相许这一说在吕月月身上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可能发生。吕月月在潘小伟面前,是遇到了她幻想中让她心动的爱情,“他(潘小伟)好像一团火!他那时的每句话,每个表情,都让我像燃烧起来一样浑身发热。”可是这份如火的爱情,却在最后关头被击打得支离破碎,爱情没了,潘小伟死了,吕月月沦落了。

或许,这才是现实吧。

而偏偏,吕月月是个喜欢在幻想中生活的女子,当她的幻想破灭以后,她又陷进了对金钱的热爱之中,她想过母以子贵的上等人生活。这样的想法当然很现实,可是却没有安全感,她从此陷入黑帮家族的内讧,最终葬送性命。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我能遭遇一段不食人间烟火的爱情,我也幻想我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事》里的角色,不是薛宇,也不是潘小伟,我就是我,认识了吕月月,我们互相心跳于对方的出现,然后牵子之手与子携老制造我们的浪漫以及我们的童话爱情。

这样的幻想极不现实,因为我生活在一个相对平静而且封闭的环境,遇上吕月月这样的女子,得用“奇迹”来解释。我的理性告诉我,如果让我邂逅吕月月,假使我腰缠万贯,我会很认真地对她说:我爱你!假使我一无所有,像薛宇那样平凡,我会对她说:祝你幸福!然后我带着些许失落而无奈的心境,远远地欣赏她的喜怒哀乐。

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可是,故事里的事,有时却也不是是与不是可说得清的,那个叫吕月月的女子,我无法去评断她的是与不是。

可能吧,其实人的一生是没有是与不是的,所有的是与不是,都是事后诸葛的评断,可以增加人生的经验,却无法决定人生下一次的抉择。

当吕月月决定远走香港,去过她想要的好日子时,我以为我会心痛,因为她的这一决定,会大大降低她在我心中的形象,可是很奇怪,我竟然无动于衷,甚至对海岩给她泼的那瓢冷水耿耿于怀,海岩有什么资格对吕月月泼冷水,顶多,他只可以建议吕月月三思而行。

我问自己,我不是被吕月月“勾引”着吗,那为什么对她这次将葬送她性命的决定无动于衷呢?难道是她在旁人眼中曾经并不光彩的过去误导着我吗?

我可以一千次地申辩说不是,我之所以无动于衷,是因为我无法给吕月月她想要的“好日子”,而吕月月是注定不甘寂寞于在为一日三餐的奔波中终其一生的。

我告诉自己,与其为一个“勾引”着你的人心痛,倒不如抽身退步,让自己麻木着装出冷冷的表情面对。

后来,吕月月死了,横尸香港街头。

我合上书店那本被我翻得有些变形的小说,在营业员有些冷漠的眼光下,怅然走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