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遇见吗

夏学杰
2018-04-11 14:49:43

一位男同学向我倾诉:“我大概是患上了爱无力症吧。我谈的这些对象,我感觉都差不多,没有让我来电的。我一直在考虑,如果我不爱对方,我跟她结婚是不是不道德?”我说:“或许你还没遇见你的那一位吧?”他说:“都三十多岁了。难道不曾我要五六十岁遇见呀?”我说:“也不是没有这可能。”同学气得朝我扔东西。

  一位女同事醉后吐真言:“以前同学说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当时我很不服气。直到遇见那样一个人,我才明白电视剧里的电闪雷鸣的爱情是有的。以前是别人对我好,我才开始喜欢别人,从没有无条件地爱过一个人。只可惜爱情来得太不是时候,都到中年了。罢了!罢了!”

  爱情,是不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呢?

  毕淑敏有一本散文集就叫《今世的五百次回眸》,她在文中写道:“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顿生气馁,这辈子是没有指望了,和谁路遇和谁接踵,和谁相亲和谁反目,都是命定,挣扎不出。”不过,我正想听听毕淑敏分析缘分是否天注定,她又大笔一转,说眺望高山,凝望绿色去了。

  后来我在集子中一篇名为《一见钟情还是按图索骥》的文章中找了些许解答。毕淑敏说,把恋爱做一个最简单的分类

...
显示全文

一位男同学向我倾诉:“我大概是患上了爱无力症吧。我谈的这些对象,我感觉都差不多,没有让我来电的。我一直在考虑,如果我不爱对方,我跟她结婚是不是不道德?”我说:“或许你还没遇见你的那一位吧?”他说:“都三十多岁了。难道不曾我要五六十岁遇见呀?”我说:“也不是没有这可能。”同学气得朝我扔东西。

  一位女同事醉后吐真言:“以前同学说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当时我很不服气。直到遇见那样一个人,我才明白电视剧里的电闪雷鸣的爱情是有的。以前是别人对我好,我才开始喜欢别人,从没有无条件地爱过一个人。只可惜爱情来得太不是时候,都到中年了。罢了!罢了!”

  爱情,是不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呢?

  毕淑敏有一本散文集就叫《今世的五百次回眸》,她在文中写道:“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顿生气馁,这辈子是没有指望了,和谁路遇和谁接踵,和谁相亲和谁反目,都是命定,挣扎不出。”不过,我正想听听毕淑敏分析缘分是否天注定,她又大笔一转,说眺望高山,凝望绿色去了。

  后来我在集子中一篇名为《一见钟情还是按图索骥》的文章中找了些许解答。毕淑敏说,把恋爱做一个最简单的分类——那就是一见钟情或是日久生情。她又说,世界上完全丧失前兆的一见钟情是没有的。人们对于自己伴侣的设计,有着奥妙的先入为主的轨迹。它不但存在于我们的理智当中,也潜伏在不曾察觉的潜意识当中。也许你从来没有在纸上列出过你对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但这并不证明你是彻头彻尾的一张白纸,并不等于你对与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完全没有过自己独特的思考和认真的设计……纯粹的爱情白纸是没有的,在看似空无一物的卷宗中,有铅笔用虚线打下的草稿。在某个特定的时辰,某一个特定的形象恰好嵌入了这个无形的标准之中,一见钟情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它变成了工笔重彩描绘的现实。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按图索骥。

  此外,毕淑敏还从科学角度探讨了一见钟情问题。“据科学家研究,主管嗅觉的脑细胞是十分古老的,动物们就是凭着独特的气味来分辨是否同类还是敌人,当然,也包括了择偶。在我们每个人的双眼之间、头骨内部与脑底结构中,生长着大约500万个以上的嗅觉细胞。这些细胞和脑部正中央的下丘脑相紧密联系。而下丘脑控制着人的恐惧和悲欢等种种情感,当然了,它也支配着情欲。因此,味道有时在不知不觉中会强烈地扰动着我们关于爱情的判断。”这种分析更令人耳目一新。

  在我看来,或许真的有那种命定。有的彼此碰头的时间恰好,然后顺理成章地结婚,一生幸福。但是,有的碰头没在对的时间里,或早已错过,或来得太迟,留下一生的痛楚和遗憾。

  当然,爱情不只是找对人。即便遇到对的人,也不能一劳永逸。正像毕淑敏的发问:“爱是一时一事还是一生一世?爱是一锤定音,还是守护白头? 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还是勤勉呵护日积月累? 爱是变数还是常数?爱是概率还是守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今世的五百次回眸.毕淑敏文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