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兄弟 8.5分

撑住这宏大题材

一芥大梦
2018-04-11 14:03:47

中国当代作家,文革是他们绕不开的时代背景。前有陈忠实先生锥心泣血写下的垫棺材之作《白鹿原》,但也不是重在时代,而是时代背景下的民族历史,于是在高度上就比格非,余华高出一筹,后有拿下诺贝尔文学奖的魔幻现实主义《生死疲劳》,但莫言笔调一气呵成,写下光怪陆离的同时也会让人对生活有所感悟,再不成,也有笔调强劲真诚的张炜,拿出极力探索中国人精神困境的《古船》。

但余华的《兄弟》是这样的,“上半部是一个文革的故事,下半部是现在的故事。”也就是说,余华用40万字的篇幅企图囊括中国四十年的历史,而这四十年中的变革浮沉,别的国家要用几百年的时间才能做到。他相较于同代当代作家来说,将叙事的视角拉的更大,想要表达的东西更多,就像李光头手里那张地图上的小圆点一样,现实在他手里变成一个个点,他所做的,只是将其中的点串联起来,呈现出一个残酷的,荒谬的当代中国。

这样的拉大难免就会力不从心,上下部俨然是两个时代,上部即使冷酷无情,也有温暖的兄弟情在,下部夸张戏谑,经济快速发展导致的畸形社会,呈现出来却只有精神的荒芜。

这不是余华的困境,这是我们每个人的困境,余华只是以冷幽默的叙事视角呈现出

...
显示全文

中国当代作家,文革是他们绕不开的时代背景。前有陈忠实先生锥心泣血写下的垫棺材之作《白鹿原》,但也不是重在时代,而是时代背景下的民族历史,于是在高度上就比格非,余华高出一筹,后有拿下诺贝尔文学奖的魔幻现实主义《生死疲劳》,但莫言笔调一气呵成,写下光怪陆离的同时也会让人对生活有所感悟,再不成,也有笔调强劲真诚的张炜,拿出极力探索中国人精神困境的《古船》。

但余华的《兄弟》是这样的,“上半部是一个文革的故事,下半部是现在的故事。”也就是说,余华用40万字的篇幅企图囊括中国四十年的历史,而这四十年中的变革浮沉,别的国家要用几百年的时间才能做到。他相较于同代当代作家来说,将叙事的视角拉的更大,想要表达的东西更多,就像李光头手里那张地图上的小圆点一样,现实在他手里变成一个个点,他所做的,只是将其中的点串联起来,呈现出一个残酷的,荒谬的当代中国。

这样的拉大难免就会力不从心,上下部俨然是两个时代,上部即使冷酷无情,也有温暖的兄弟情在,下部夸张戏谑,经济快速发展导致的畸形社会,呈现出来却只有精神的荒芜。

这不是余华的困境,这是我们每个人的困境,余华只是以冷幽默的叙事视角呈现出来。暴富之后的王冰棍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厌倦了整日无所事事地游荡,厌倦了办公室生活;余拔牙放弃了自己的手艺,环游世界,最终也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满世界地参加游行,沉浸在自己的政治梦里;关剪刀在海南岛尝尽辛酸,受尽折磨,反而比其他人更平静坦然地接受生活;宋钢汲汲求成,在外面忍着耻辱和剧痛做了隆胸手术,只为让林红过上好生活,却不及兄弟一句及时的“你还好吗?”

这种荒芜让我们不知道他要寄予什么。即便没有这样的纵向比较,就相较于自己10年前的作品而言,《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比《兄弟》在这种宏大叙事上更有代表性,富贵经受接二连三的悲剧,但仍然可以为了活着而活下去,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东西活下去,许三观更甚,这种宏大的时代背景简直是一笔带过,但却藏匿于人生的酸甜苦辣,人物的笑嗔怒骂中,哪怕是在恐怖可怕的时代里,依旧能够感受余华笔下的老道温情。但是《兄弟》里两个时代是分裂的,暴虐之后的伤痛没有人看见,社会和人都没有缓和地就那么成长起来了。

他只剩冷眼残酷地写。李光头是滑稽的,宋钢是软弱善良的,宋凡平是正直的,但他的死却是最残忍的。兄弟间最重要的女人林红,是那种最普通最平凡的女性,她们胸无大志,见异思迁,除了漂亮一无是处。她们是下了工叽叽喳喳走出针织厂的少女,也是数十年如一日被生活磨掉光泽的中年妇女,更可以是在情欲来临时抛掉一切的愚蠢女人。林红们才是时代下最可怜和最无辜的那一批人,年轻时选了最爱的,最爱的成了最窝囊的,悔不当初错过了最有钱的,转而投奔那个最有钱的。这样的故事情节,可能是那个时代最普通的三角故事了,我在冯巩早年演的电影里也看到过。

即便时代是混乱的,但也不是无迹可寻,他想连接起两个时代,但是却没有撑住这宏大题材。在厕所里偷看女人屁股这一情节在《在细雨中呼喊》也有出现,给宋凡平送饭这一情节和许三观给媳妇送饭也颇为相似,虽然都是作者自己的创作,但是重复一个题材或者是情节,都是作者退步的表现。语言上见仁见智,我觉得一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