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 8.6分

梁文道评析黄锦树的《马华文学》

Ледокол
2018-04-11 12:33:49

梁文道:非常有名的印度小说家他自己是一个用英语来列作一个小说家,那么他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好,他说英语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对它声称拥有所有权了。意思也就是说,今天的英国人、美国人、加拿大人都不能够出来说我们觉得英语该怎么样、怎么样,什么叫做正统,什么叫做规范,为什么?既然这个语言已经成为国际语言,既然出现了那么多从印度来的人,从加勒比海来的人,从非洲来的人,从亚洲各地来的人,用英语能够写出那么好的文学作品的时候,你英国人、美国人还凭什么声称自己才拥有一个正统跟正中的地位。

其实同样的现象,会不会也发生在我们中文身上呢?我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一位我非常欣赏的马来西亚作家跟学者叫做黄锦树,他写的一本早期的一个文集,叫《马华文学》,内在中国语言与文学史。那么黄锦树他一个非常好的学者,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小说家,现在已经移居台湾,那么这是他早期在马来西亚的时候,在当地出版的一本文集,那么里面谈到很多马来西亚华人文学的东西,但是里面其中有两篇文章很符合我们之前在谈的语言的问题,可以拿来一起并读一下,这里面就谈到一个,我们昨天也谈过的,一个很关键的一个现代语言发展的一个现象,就是言文分离的重新合并的问题。

我们要知道中国古代,我们各省的人,都在说不同的方言,我们对着日本人或者朝鲜人的时候,大家说的话都是彼此听不懂,我们用什么来沟通呢?就是文字。那么这个文字它是一套书面语,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文言文,那么这套书面语是彻底跟我们日常口语分开的,这个就叫做言文分离。

其实在很多不同的语言里面,都有同样的现象,但中文特别的地方,就是的文字是象形的,它不表音。所以它特别能够脱离的真实的言语说话的环境,然后,但是即使如此,在先秦两汉时代,黄锦树认为汉语仍然不断的吸收口语,真正言文分离原则的确立,是在魏晋南北朝。他就依据学者郭少虞,对中国文学史的分析去说,这个魏晋南北朝,骈文兴起了,这是个词赋时代。这个时代,使文学逐渐走上文字型的途径,跟语言型的文学不相一致,也就是说他追求一种美文,在文字上追求一种极致的变化跟表现,让他越来越脱离日常口语。那么至此之后,中国文学史上就不断反复见到这两种运动的颠覆。

你一说要复古,其实复的就是先秦之古,也就是说,希望找会口语的力量。要不然的话,你就是尊重这个文章,上面的言词的表现。所以从这里看,白话文运动是什么?白话文运动就是要求这个言文分离的状态的结束。“我手写我口”让我们写出来的那套文字,跟我们说话是重新结合为一体。可是问题很快就出现了,就在于你要我手写我口,要写的是哪个口呢?是北京人的口,还是我们广东人的口,还是四川人的口,还是安徽人的口。这你会发现各地的方言都不一样,那我们是不是全部都用我们的方言把它改成文字,来书写出来呢?

当然不是,所以白话文虽然说是我手写我口,其实它仍然是一套书面语,而且经过后来的发展,(五四)以来的发展,我们现在的白话文已经出现越来越多,一种纯书面的写作方式,是跟日常口语是截然不同的。然后黄锦树又在这里面提到,汉族的共同语,或称为华语,这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叫法。把中文叫做华语,把汉语叫做华语。因为他要区别出这是他在马来族的国家,统治的国家里面,他们要认为自己是华人的话,就说的是华语,那这个华语大陆叫普通话,台湾叫做国语。

它有一个特别的身份、认同的问题在里面,我们看这里面他怎么讲。他说在现实环境里面,马来西亚这个社会,他主要流行各种的华人社学各种方言,有广东话、有闽南话、有潮州话、有海南话。那么这些话呢,要不就是很难书面化,要不就是书面化之后,没办法跟人沟通。那么所以对他们来讲,使用这个书面语的华文,就像我刚才所描述的,就是以前我们中国人,用的文言文来写作一样。假如一个现代作家,他把白话文当成像古人写文言文一样去写的话,会写出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我们看看,这里面他就说到,作为一个以汉字书写的创作者,如果身在中国大陆或者台湾,这种选择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如果身在海外,而且置身于华人被视为少数族裔,而且被压抑的国度,像马来西亚这样的话,这种选择对他们来讲就是一种获得,他必须好好珍惜。因此马来西亚出现了一批很奇特,而且非常优秀的华文小说家。

这些人他们特别强调文字里面的中华性,例如说,现在旅居台湾的有名的作家李永平。他说读了多年的外文,我自认为得到一个宝贵的收获,外文的教育培养我判别语言的能力,什么是中文,什么是英文,我不能忍受恶性西化的中文,文化以及语言上的买办作风最是亵渎,而我们社会买办实在太多了,他要要求保证中文的纯正性。而这种纯正性的追求,跟他在写作里面的展现出来的表现,是会让两岸所有的作家都感到吓一跳的。为什么好像我们大陆作家、台湾作家,自己都不大要求这种纯正性,而是一个马华作家要求这种纯正性呢?那是因为他把华文,一种书面上的一种文字,当成了是他寄托中华性的一种追求的表现。

那么王安忆他又引述黄锦树,引述王安忆在90年代写过篇文章,比较大陆跟台湾的小说。他说大陆的小说语言,是口语化的。这个口语,带有极强的地域特征,因而更加方言化或俗语化,而台湾小说的语言,这是汉语的技术化,也就是语文化或者书面化。这个讲法也很有趣,因为台湾作家有很多母语是闽南话,所以他在写中文的时候,写出来的那个感觉,也是一个他觉得完全是在写文言文一样,一个特别特别书面的一个语言,那么这种书面语言风格,到了马华作家张贵兴的手上,就变得非常非常的夸张了。

转自:http://phtv.ifeng.com/program/kjbfz/200903/0307_1699_1049505.shtml?from=groupmessage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雨的更多书评

推荐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