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gainst the clouds Men against the clouds 评价人数不足

随手翻译

Radium
2018-04-11 12:16:31

第一章(Chapter 1)

在上海一个闷热的六月夜晚里,围拢着扬子江汽船“宜昌号”上餐饮沙龙厅内两张桌子中的一张,成立了这支西康探险队。

我们有四个人——阿瑟·B·埃蒙斯(三世),泰里斯·摩尔,杰克·西奥多·杨,以及我自己。埃蒙斯和我当时正要离开前往中国内地,所以这是一场送别宴。并且,我们之间的许多讨论会在随后,因为我们的下一次聚会在自此之后很久,并且是在远离此处、汉藏交界地鲜为人知的群山之中。

在那里,在四川巨大的红土盆地和西藏高高的草原之间,矗立着一座有着巨大、白雪皑皑群峰的山脉,其中最高的山峰的木雅贡嘎。[1发音发在“工卡”与“刚卡”之间]那里是我们的乐土,并且我们也已经阅读和学习了我们能找到的关于它的一切。

木雅贡嘎坐落在打箭炉以南大约三十英里的地方,距各条主要的旅行路线有一些距离,这些线路的大部分路段都在深谷之中,而只有当它们爬升上某座山口时,才能斩获对这座山峰的一瞥。因而在晴朗的天气里,旅行者有机会注视一幅无比雄伟壮丽的景象。[2这些数量的描述参阅了一些照片] 更多的时候云遮挡了视线,这些雾气的面纱无疑制造了直到近些年之前的、围绕着木雅贡嘎山迷人的神秘感。

...
显示全文

第一章(Chapter 1)

在上海一个闷热的六月夜晚里,围拢着扬子江汽船“宜昌号”上餐饮沙龙厅内两张桌子中的一张,成立了这支西康探险队。

我们有四个人——阿瑟·B·埃蒙斯(三世),泰里斯·摩尔,杰克·西奥多·杨,以及我自己。埃蒙斯和我当时正要离开前往中国内地,所以这是一场送别宴。并且,我们之间的许多讨论会在随后,因为我们的下一次聚会在自此之后很久,并且是在远离此处、汉藏交界地鲜为人知的群山之中。

在那里,在四川巨大的红土盆地和西藏高高的草原之间,矗立着一座有着巨大、白雪皑皑群峰的山脉,其中最高的山峰的木雅贡嘎。[1发音发在“工卡”与“刚卡”之间]那里是我们的乐土,并且我们也已经阅读和学习了我们能找到的关于它的一切。

木雅贡嘎坐落在打箭炉以南大约三十英里的地方,距各条主要的旅行路线有一些距离,这些线路的大部分路段都在深谷之中,而只有当它们爬升上某座山口时,才能斩获对这座山峰的一瞥。因而在晴朗的天气里,旅行者有机会注视一幅无比雄伟壮丽的景象。[2这些数量的描述参阅了一些照片] 更多的时候云遮挡了视线,这些雾气的面纱无疑制造了直到近些年之前的、围绕着木雅贡嘎山迷人的神秘感。

对于这座山的第一次科学的勘察作出于1879年,由Count Bela Szechenyi的探险所作出。他以“波 · 昆卡”的称呼提到了这座山。并且,基于自西北35英里远的松沟或银官寨的远眺,他记录下它的海拔为7600米(24396英尺)。尽管这一信息某种意义上为它带来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但这种神秘没能阻止这个数字的再次下降;并且我们在这一地区最新的一些地图上发现它们完全忽略了这座山,要么就把略去海拔高度的它标在了错误的位置上。尽管木雅贡嘎曾经很多次地被传教士们看到还被其他的旅行者们记录下来,但在一个白人真正抵达它的脚下之前,其间整整过去了半个世纪。这里提到的这趟旅行是在1929年由约瑟夫洛克所作的,他拜访了山脚下的藏族喇嘛寺并且收集回了一些壮丽的照片。[3“木雅贡嘎的荣耀”,《国家地理杂志》,卷58, 1930年,第385页] 基于他的观测,山的高度被估算为了25600英尺。在1926年成都的华西协和大学的一些职员尝试过一次对此山的近距离测量,但他们的测量结果从未最终公布。

即使晚至1930年,关于它的海拔高度也在那部著作——《追寻熊猫的踪迹》中的地图上也有着如此多的推测,西奥多与Kermit罗斯福以大致的三万英尺这样的数字表达了它,并附上了一个问号。他们探险队伍中的赫伯特 · 斯蒂文斯出版了一些对这座山峰出众的素描。在1930年来自广州中山大学的一次探险,由阿诺德海姆(Arnold Heim)率领着对这一地区进行了一次地质学调查,并且还有一次考察由英霍夫教授(Eduard Imhof)完成。他们工作的期间估计伴随着坏天气,不过在他宏伟的、出版在1933年的著作《木雅贡嘎》中,海姆给出了这次研究中确定的主峰高度为7700米(25262英尺),但这也说明这一数字有待重新修订。

在1931年布鲁克 · 多兰与戈登 · 鲍尔斯在这一区域花费了若干个月的时间,前者作为动物学研究的带头人,后者作为民族学研究的带头人。我们在刚到上海的时候已经与他们见过面,并且稍后,在北平,鲍尔斯给了我们许多有价值的信息,并告诉了我们他造访木雅贡嘎山下喇嘛寺的经历。我们得知的越多,我们以第一手角度了解这座山的热情就越高涨——去测量它的高度、探索它的冰川,并且倘若可能的话设法到达它高耸的顶峰。也会有进行收集机会,并且无论我们从这一偏远的地区带回了什么,它们都应该会是很有趣的。

因此,这些,就是1932年这支西康探险队的三个目标:第一,对于木雅贡嘎山及其相邻各山峰的高度做一次精确的测量;第二,如果可能,侦查山体以寻找一条攀登路线来作出第一次攀登;第三,进行对该地区动植生物的小规模收集,特别关注鸟类和大型猎物。

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够从我们过去的经历中找到足够的资格来完成这项计划。埃蒙斯是哈佛的工科学生,曾经攀登过Dolomites和阿尔卑斯,在Cascades,加拿大的落基山中,以及阿拉斯加。他的攀登记录包含了一次胡德山东北坡的首攀。摩尔是哈佛工商管理学院的学生。他的登山记录包括在厄瓜多尔对Sangay的首攀和钦博拉索山的第二次攀登;在阿拉斯加对Bona山的首攀和对Fairweather山的首攀。杰克 · 杨是纽约大学新闻学的学生。他家来自广东,但他生于夏威夷。他曾跟随罗斯福一行在大熊猫那次之后的探险,并将主持我们对于大猎物的收集。我自己是一个机械工程师,Swarthmore学院的一个研究生,并且曾在阿尔卑斯和落基山中攀登过。作为一个业余鸟类学者我尔准备收集鸟类。

这本回顾将由埃蒙斯和我完成。在离开美国之前我们与纽约的美国地理学会主管以赛亚 · 鲍曼博士谈过,并在最终回顾这一工作的过程中,从这一协会的成员O.M.米勒先生那里获得了一些有针对性的指示。

我们没有领队。最初觉得这可能显得队伍有点弱,不过在我们小而默契的团体中,我们发现没有领队无疑是一个优势。我们热切地想要完成所有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并且这样一个有限的人员数量要求每一个成员都发挥他的最佳状态。在一些情况下决策必须由一到两个恰好处在其位的人作出,并在随后受到余下的人的认可。然而重要的事务,只有在完全的讨论后,才会伴随着对每一位成员个人学识恰当的考虑而作出。

最后的几周是忙碌的,但是很多事儿仍然等着被做。然而,打箭炉周围的夏雨将于八月中旬如约而至,且我们的考察必须在那时之前完成。因此,毫无疑问埃蒙斯和我必须立刻出发,留下其他人做一些最终的安排以及设法搞到装备中一些补充的工具。我们的小船将运载我们沿扬子江上行一千五百英里直到重庆。从那里我们将继续前行,可能要直接通过陆路,也可能在部分路段乘船;这决定在我们抵达重庆后再做为好。说来我们是要向西穿过四川的红土大盆地直到雅州,然后翻山越岭去到打箭炉,再向南到我们要去的山。从此时起两个月,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四人将在那个偏远地区的某处再次见面。

后来时间已经不早,也已经到了重聚的时间。我们两个在岸上见到了摩尔和杨,并一同回到了我们挤满了行李、箱子、以及仪器的豪华客舱,我俩感激着我们的伙伴们留在上海以完成后期计划必要准备的志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