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从来就只是巧言令色而已?

生气
2018-04-11 10:13:37

第一、语言不仅仅承担记述的功能,也承担施行的功能。李国华的“都是因为你太美了”、“我是爱你的”,这些话的目的不是为了记录,而是为了表演(即施事)或是哄骗(即施效)。

第二、言语作为行为,是受语境支配和约束的。房思琪的“对不起”和“不行,我不会”,都是受到“学生面对老师”时的语境支配的。

了解这些,就可以解释很多令人困惑的言说,和尤其令人困惑的言说者。我们很难禁止和批判一种目的,除非它成为行为或者言说;于是联想、象征、譬喻被发明了出来,语言从此成了危险。

而我们真正能做的,就是改变房思琪们的语境,改变李国华们的语境。#Me too是一种语境,沈阳和徐刚也代表了一种语境。奇葩大会是一种语境,奇葩大会被下架也是一种语境。但归根结底,我们每个人就是所谓的语境本身。我们的一句话,或沉默,都有重量。

艺术如果有巧言令色的成分,那么最巧言令色的当然是天才和大师们,这不值得惊讶,because they can. 因为他们的语言最有效。反而拒绝一个便利的语境,才是他们最大的困难以及可能的高贵所在。

所以所以如何鉴别巧言令色?大概是,诚实而真诚的艺术,来自一个人尽管总在构建中但却相对稳定的信念和态度,不会因为方便或实惠,就轻易自我反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