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和悖论

磨子桥王祖贤
2018-04-11 10:12:57

克尔凯郭尔写下这篇不长的文章,主体是探讨圣经亚伯拉罕献祭儿子的故事。 故事梗概是:亚伯拉罕100岁和妻子撒拉终于老来得子 以撒 非常珍贵,在以撒30岁之时,亚伯拉罕听到上帝之言,带着儿子走了三天三夜去到摩利亚山,上帝说,现在你要杀死你的儿子来证明你对我的信仰,亚伯拉罕毫不犹豫磨刀向子,关键之时,上帝用一头山羊替代了儿子。

这个故事本意在说亚伯拉罕对于上帝的无限无可挑剔的信仰,但是细思之后让人充满不安和恐惧。

首先,从亚伯拉罕的角度来看,他第一是个父亲,一个宣称以撒是我最爱的儿子的父亲,所以悬置信仰价值,这就是违反伦理道德的残忍杀子事件。再者,他又是一个虔诚信仰的子民,他在献祭那一刻,不可能内在心想“上帝一定会最后打住他的想法,他既然能为我老年送子,也可以让他死而复生。”但凡有这种想法,哪怕一丝一毫也是不忠诚,他只是个信徒,追寻自己的信仰。他也不可能在行动上进行抵抗或者求情,或者欺瞒上帝直接用山羊替代,以赎回儿子。单看伦理,他是垂垂老矣的父亲,充满慈爱,老来得子,欢欣鼓舞。单看信仰,他是虔诚的信徒,为忠守信仰,单枪匹马。但是,这不是单独的事件,而是信仰和伦理的叠加,当信仰和伦理叠加冲突的时候,那你,那亚伯拉罕,又是什么?孤胆悲剧英雄?还是信仰的骑士?所以,有没有对上帝的绝对义务?也存不存在合乎伦理的神学怀疑?

再看,上帝。上帝一直是正义,信仰,正确行动的化身,子民按着上帝的指引最终可及迦南美地。但是,这一次,亚伯拉罕所面对的上帝,只是想要证明信仰的绝对性,所以上帝之所言就是绝对正确且必须执行的么?克尔凯郭尔为了理清这个问题,在文中举例阿伽门农为了战役和城廓的安危不惜献出最美丽的小女儿以求得凯旋。但是这个例子也终于被他自己所否认。因为阿伽门农献祭为了胜利,为了普天下百姓,为了大义,为了大家,所以阿伽门农的牺牲是存在意义的,因此他是悲剧的英雄。但是亚伯拉罕能换来什么呢?绝对的信仰?或是永不可解释的孤独?所以,当人们为悲剧英雄摇旗呐喊,流芳千古的时候,信仰的骑士背负绝对的沉默独自游走在荒野,不求理解,在无限之中做永恒弃绝的运动。

最后,看一看亚伯拉罕的妻子和最爱的儿子以撒。书中描述,当这一幕高潮落幕,以撒便和亚伯拉罕回家了,还依然过着以往的生活,即使妻子撒拉也知道他曾带着儿子献祭这件事。生活在以撒和撒拉的“不追究”之中趋向了荒诞。信仰便就此成为了悖论。

个体性融于普遍性之中,但在某个节点上,当个体性陷于沉默且抛弃普遍性,追求信仰的完善,生活便走向荒诞,信仰变得悖论,而个体性在那刻走向更高处,超越了可以解释的普遍。

但愿我们一生不会荒诞,也不要以信仰之名追逐人生的至高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恐惧与颤栗的更多书评

推荐恐惧与颤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