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s and Lovers

飘摇回雪
2018-04-11 09:56:05

2018.02.11 星期日

《儿子与情人》 Sons and Lovers

D. H. Lawrence

张禹九 译

对于译文的态度,我一开始是敬畏的。因为似乎译文都是要和大部头联系在一起的。小时候走过的路,长大了会觉得似乎没有那么远。小时候读过的大部头,似乎也不再需要熬灯守夜看完。译文的文字有一种特质,非常显眼。那是一种与配音的外国电影不一样的翻译腔。带着一种能够把你的思维脱离周遭的疏离感,同时还有一种隐隐的高级感。所以我应该是曾喜爱过译著的吧,或者说曾认为阅读译著是一种超然的象征。

对译著的冷落开始于我对一般阅读的冷落。大约是高中后,我对名著就没什么兴趣了。我觉得名著所讲的故事离我太远,那种不够质朴的文风也使我反感。那个时候也正好是我的叛逆期,所以一些“好学生”的所作所为,被我认为是束缚了我。有那么几年吧,乃至一直到大学毕业,我的阅读停滞不前。学习了翻译之后,一种新的想法把我和译文推得越老越远。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一方面,我了解了翻译者的辛苦,如何传词达意,如何遣词造句无不耗费心力。一方面,我产生了一种对于原语原文的一种崇拜。这种思想影响到了现在。我仍然认为如果有渠道能

...
显示全文

2018.02.11 星期日

《儿子与情人》 Sons and Lovers

D. H. Lawrence

张禹九 译

对于译文的态度,我一开始是敬畏的。因为似乎译文都是要和大部头联系在一起的。小时候走过的路,长大了会觉得似乎没有那么远。小时候读过的大部头,似乎也不再需要熬灯守夜看完。译文的文字有一种特质,非常显眼。那是一种与配音的外国电影不一样的翻译腔。带着一种能够把你的思维脱离周遭的疏离感,同时还有一种隐隐的高级感。所以我应该是曾喜爱过译著的吧,或者说曾认为阅读译著是一种超然的象征。

对译著的冷落开始于我对一般阅读的冷落。大约是高中后,我对名著就没什么兴趣了。我觉得名著所讲的故事离我太远,那种不够质朴的文风也使我反感。那个时候也正好是我的叛逆期,所以一些“好学生”的所作所为,被我认为是束缚了我。有那么几年吧,乃至一直到大学毕业,我的阅读停滞不前。学习了翻译之后,一种新的想法把我和译文推得越老越远。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一方面,我了解了翻译者的辛苦,如何传词达意,如何遣词造句无不耗费心力。一方面,我产生了一种对于原语原文的一种崇拜。这种思想影响到了现在。我仍然认为如果有渠道能够读到原文,应该去读原文。这样能够与作者更为亲近。

读完了这本书,我的一些想法改变了。甚至我读书的模式也有了些变化。我不再执拗于人名、风景等的描写。这会拖慢阅读速度,而且把大脑里有限的空间迅速占用。我仍不能完全抛开细节,所以阅读速度仍未达到自己理想的速度,不过比以前有所改观。另者,对于译文,我开始重新审视它的独特美感。我能够更加体会译者的一些功夫。有时,揣摩原文也是一个有趣的游戏,让阅读充满兴味。

我惊讶于自己内心世界的丰富,以前那些描写心理的细节对我来说是种累赘。但现在,我更能从字里行间的微妙感受作者,感受书中的人物。每当与人物有所共鸣,我的内心都会有种满足感,或者epiphany。这是阅读者的幸福!

再来说说这本书吧。一开始我能读下去,是因为莫雷尔家的境遇能够唤起我的同感,以及并不遥远的对于我自己家庭生活的一些回忆。感觉似乎是我的情感也有了一个排泄的通道,能够随着莫雷尔太太起伏。然后,我又成了保罗,我不如他那么敏感,脆弱,至少我自己这么觉得。二十五岁的保罗,在女人间周旋,最终一无所获,走向未知。而我呢?我的感情生活是否更加荒凉?我该高兴还是悲伤?

我惊讶于人能在一瞬间迸发出的情感,竟会如此矛盾而又和谐在一起。劳伦斯的风格或许就是如此,人物说的一句话背后那种感情的流动与冲撞像是流淌在地下的暗河,波涛汹涌,湿润冰凉,深不可测而转瞬即逝。我不认为现实中的人,或者现在的人内心会有这么细腻。想想我自己,多少年的粗糙!是家庭教育的影响吧,或者我自己在外所接触的一种浮躁。好久没有这么审视内心和周遭,我感到了一种焕然一新的喜悦!

On the train from Marseille to Strasbourg.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儿子与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儿子与情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