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8.7分

再也回不来的黄金时代

冷漠市民二郭头
2018-04-11 看过

《黄金时代》里有不少情节提到性,王小波自己说他觉得这样写可能会招致非议,也有媚俗的嫌疑,但他就这么自然的写出来了。

他作为一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在六七十年代遭遇文化大革命,在一个传统和谈性色变的时代能这么直白的写出来,倒也很符合他坦诚的性格。

不过和他自己说的一样,在无性的时代性就是生活的主题,就像在饥饿的时代吃就是生活的主题。他其实更想表现的是人们的生存状态。

陈清扬因为无法证明自己不是破鞋,就真的和王二发生关系让自己成为破鞋。召开的批判他们的斗争大会,怎么写都不满意的交代材料,陈清扬说,人活在世上,就是不停地忍受摧残,一直到死。她在和王二做的时候依旧感觉寂寞空虚,却在他把她扛起来打了她两下屁股时感受到了爱情。王小波说他写的是黑色幽默,读者看他的书是会笑的。他的文笔确实幽默风趣,但我想到那个场景写着写着就开始觉得无奈。

二十年后陈清扬和王二再次重逢又敦了一次他们的“伟大友谊”,故事的结尾却是“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她”。

我在想,我们有时候对待另外一个人的感情可能不是友情,也不是爱情,只不过因为我们急于找到一个可能是和自己一队的人好让自己不显得那么孤单。可能《黄金时代》里他们的性是一种媒介,做得越多,越传达出他们的空虚和想逃离这种被压制但又无法反抗的生活。

无论处于什么时代,被生活摧残似乎是一个不变的宿命。生活已经这么艰难,如果找到一个人能和你一起并肩作战,第一反应抓住Ta是人的本能。

而当生活逐渐好转,转身相忘于江湖也是一个常见的事。我可能还需要你,只是没那么需要了。不是所有的事都必须有个结果,重要的是在一个晚上,我独自喝着酒,想到艰难时我们曾经的互相扶持会嘴角上扬。不必去探求这中间有没有友谊或者有没有爱,发生过就接受,接受了再放手。

毕竟啊,人们在脆弱时会把感情看的太重,感性大于理性,误以为对方是自己的唯一。而当生活的磨难再次来临,我们又会把感情寄托在另一个更能扶持自己的人身上。能自己扛过去生活磨难的人是强大的,但太少了。

什么都是会变的,唯一不变的是曾经那些已经成为过客的人的陪伴,如果Ta能一直在,我更愿意说这是一件运气好的事。

时光一去不复返,拥有的时候一起顽强对抗生活,在不幸中找快乐就对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黄金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