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鸡蛋和高墙的对抗中,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

骚客
2018-04-11 02:43:24

昨天看完了《刺杀骑士团长》,各种感受似乎是在发酵。露西说,她其实没有看懂深层次的意义。我倒是觉得,追求意义是我们从小被教育到根深蒂固的理念,似乎没有意义,就没有价值。看不懂意义,似乎过程也就白费了,但事实并非如此。

阅读书籍还好,大部分还可以抒发论点和心情,歌曲也好,可以托住情感。绘画呢,似乎就没有那么的指向清晰了,那现代艺术就更加的含混不清了。所以,我们思维到了现代艺术博物馆往往就成了无法嵌入的异端。

现代作家似乎都要不经意的路过存在主义,村上在这篇小说中第一次引入了画家这个职业,绘画中的那内容在我看来多少有点存在主义。画中的人物完成,或者是人生的被完成。这其实是作者在之前的小说中所没有提到的?村上已经是念过60,思考人生是否完成这个命题也是自然而然的。

其实,村上小说主人公的任何职业,不管务虚还是务实,都是那么的飘逸,似乎没有一点点被世俗牵挂的沉重。就算是勉强为生的兼职教师,似乎也能摆脱掉世俗生活的烦恼。把简单的日常生活的消耗变得诗意朦胧。这样写,似乎是不够”深刻“,但别人口中的深刻也绝不是小说家村上所追求的目标。

前两年,跟露西木头一起狂热的阅读《1Q8

...
显示全文

昨天看完了《刺杀骑士团长》,各种感受似乎是在发酵。露西说,她其实没有看懂深层次的意义。我倒是觉得,追求意义是我们从小被教育到根深蒂固的理念,似乎没有意义,就没有价值。看不懂意义,似乎过程也就白费了,但事实并非如此。

阅读书籍还好,大部分还可以抒发论点和心情,歌曲也好,可以托住情感。绘画呢,似乎就没有那么的指向清晰了,那现代艺术就更加的含混不清了。所以,我们思维到了现代艺术博物馆往往就成了无法嵌入的异端。

现代作家似乎都要不经意的路过存在主义,村上在这篇小说中第一次引入了画家这个职业,绘画中的那内容在我看来多少有点存在主义。画中的人物完成,或者是人生的被完成。这其实是作者在之前的小说中所没有提到的?村上已经是念过60,思考人生是否完成这个命题也是自然而然的。

其实,村上小说主人公的任何职业,不管务虚还是务实,都是那么的飘逸,似乎没有一点点被世俗牵挂的沉重。就算是勉强为生的兼职教师,似乎也能摆脱掉世俗生活的烦恼。把简单的日常生活的消耗变得诗意朦胧。这样写,似乎是不够”深刻“,但别人口中的深刻也绝不是小说家村上所追求的目标。

前两年,跟露西木头一起狂热的阅读《1Q84》,每到周末时光还相互交流,被文中的想象力所震撼,庞大的叙事主题所折服。另外,那是我也很沉醉于村上的细节性描写,对于日常生活的写生一般的描绘(如做饭和性爱)都让我着迷,都似乎是加上一层日式小清新的滤镜。

这次阅读,有一种特别大的反差,那就是我似乎不再向往村上主人公那种孑然一身,无牵无挂的生活方式了。曾经在30岁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提到自己过的好的时候如同村上的主人公一般,而过的不好的时候像卡佛小说中的人物。但现在,似乎不再那么向往了他小说中的人物了。

生活的重,责任,痛苦都是不可逃避的。如果追求意义是我们观念中根深蒂固的第一法则的话,那么二元辩证则是我们世界观中无法逃脱的第二法则吧。我们下意识的总会觉得,要想享受,则必须要受苦。人生不能只有轻,也应该有重。老天没有侥幸可言。这样的高大全的道德意识,让我们捆绑住放纵的神经,时时刻刻都在自省。

村上小说的主人公永远是那么的淡然,似乎在性格中不存在嫉妒,也不焦虑,似乎对于钱的渴望也很少。负面的情绪是也是那么淡淡的哀伤,最多就是被逼到绝境之后的愤怒。这样的人生是写实的吗?或许本来就是作家自身一种追求的状态。或许这样的状态跟当下的现实生活的反差,才显得迷人吧。

伟大的文学家都有风格,自我重复我并不介意。小说中美好的句子仍然随时可见。尤其是那些比喻,精巧美好极了——而比喻则是可以超越翻译而存在的。因为阅读的是电子版,所以无法马上摘抄其中精华,但是还是偶尔记得几句,比方说,描述他跟他前妻干巴巴的对话,如同盛夏里滴到干涸的土地上,马上就干了。

村上对于自己的私生活一直不愿多谈。但我隐约的觉得是有抑郁倾向,在伟大的艺术家中,这样的倾向并不少见。在他一贯的写作主题中,反对高墙一般的体制是恒久的,另一个主题,则是对抗如影随形的内心的幽暗和恐惧。这条线,在《挪威的森林》中是明线,直子身患抑郁症而死。到了后期,就越来越隐喻,在《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中,则是用地下的巨大阴影来体现。本书中,主人公害怕逼仄的空间,被狭促的环境所压迫,也是这样内心幽暗的体现。让我想起了JK罗琳中的摄魂怪一样,也是内心无限深渊的幽暗的物化。

但小说的高潮部分还是非常的震撼人心的。突破自己的人生的格局和界限,一生淡然无欲无求的主人公为了救少女,毅然的投身无知的幽暗世界,不能不赞美。事实上,村上的小说的高潮都有这样的,挑战人生的极限,看清生死界限的举动。这样的英雄主义的主人公性质的描写,真是又古典又给力,可能跟作者早期研读经典戏剧有关。

最后还是说一下翻译,网上对于林少华的赞美和批判都不少。我觉得如果不懂原文,还是没有资格谈。虽然我自己在阅读的时候,也经常想:我读的句子是村上的还是林少华的。《1Q84》不是林翻译的,但仍然有着抓住我的村上的独特的影子,那甚至是我最喜欢的一本村上作品,这说明村上的文字是具有穿透力的,不论译者如何的方式进行修饰。但坦白从行文风格来讲,林是稍微有些矫饰。

此处想起了另一个我喜欢的作家,马尔克斯。西班牙语的小说,我倒是看得懂原文,但是还是对翻译家敬佩不已。我想如果读者看得懂原文的话,就不会对翻译如此评头论足了。翻译确实太累,不仅仅是理解,还有重塑和再创造的过程,语言本身蕴含的信息千差万别,大部分翻译家已经是译出了绝大部分精华,虽然也有部分地方觉得并不苟同。

七七八八扯了这么多,毕竟是从小看到大的作家,一不小心就大发评论和抒情。我曾经说过,只要村上还在写小说,阿莫多瓦还在拍电影,这个世界就值得期待。这句话,仍然可以一说再说。

PS, 村上的那句名言,在鸡蛋和高墙的对抗中,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在如今这个时代背景下更加弥足珍贵。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