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琪终将走向毁灭,因她心中充满柔情、爱,甚至性”

芥末和三文鱼
2018-04-11 看过

一、活着 小女孩早熟、聪慧,文字美丽而忠实的囚徒。自小便自知其犊羊单纯美好的容貌,但自尊要求她不能以貌独立人群。这样的女孩子,最骄傲于自己的体重和智慧,不能轻易喜欢一个人。 看了林生前的采访,长相与林依晨有六、七分像,成熟的躯体里偶然能发现小女孩的影子,无表情的时候确是带着引人入胜的无知与天真。谈论自己的小说,一字一句缓缓而谈,常引用文豪句段,表达自己看法时又自觉地使用否定的肯定句,显然一颗七窍玲珑心,敏感、自有想法、隐隐骄傲。 就是这样的女孩,尚懵懂时遭遇了不寻常的诱奸,然后教给自己用爱做麻醉剂,用畸恋豢养脓肿的身体。 为什么是李国华,为什么爱李国华。她那么漂亮那么懂自尊的女孩,一开始她以为要活下去,必须得爱他,因为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否则太痛苦。她说要爱就爱了,十二三岁的她和怡婷本就“喜欢”老师,一名语文补习老师,整栋高档住宅楼里排名最高,文采斐斐貌如愁胡,大三十七岁又能如何呢。况且这个李国华,信誓旦旦说爱,“你能责备我的爱吗”,就算可以,“你能责备自己的美吗”。此后常常出现的场景,是他将情话在不同的受奸女学生面前挨个一遍遍练习,最后还是会讲到给她听。如果不是此情此景,每一句话就都美丽真实得令人泫然涕零,但有这些句子、这些一个一个字凑成的音节,时常遭受文字的感动,好像于她也够了。 “你是曹衣带水,我是吴带当风”。在爱里面自以为快乐的思琪,不断快乐,不断噩梦。快乐是她的脸、她的小公寓和小旅馆里的躯体、她和李国华逛展览与寺庙的朝夕,她因此而延续的人生;噩梦是她夜晚的哀哀哭泣、她磨豆的咖啡机、她脱离驱壳的灵魂、她因此而失语的青春。 二、死去 甚至直到最后她执笔书写了自己的故事,也要睁大葡萄眼睛认真地告诉读者:这不是一本控诉之书,这也不是一本愤怒之书。 纯洁如林,她只是说疑惑于“艺术的巧言令色”,不能理解文字的完美为何不代表着人自身性格和品行的完美。思琪也想不通,一个能整篇背完《长恨歌》的人,为什么不能爱。她明明欣赏着他风流的文字造诣,却又要面对和接受其令人作呕的行径。 到头她也不控诉。思琪的确爱了他,所谓爱中的事遑论对错,即便旁人目视心惊她年复一年沉沦、疯癫,即便他的罪行比海底千年岩石更确凿也无数次对自己宽容宽恕不求甚解。但她的自身也因此终走向毁灭,她遭受着世界背面不留情的恐吓威胁不能动弹言语,她必然要绞杀自己的身体来释放灵魂。 林不希望在这本小说里控诉任何罪人,但是她用自己的文字让读者感受不含一丝希望的美(“痛和美都是真实的”),感受美和罪恶如何共存,聆听她的疑问,这就够了。她到头都自尊又温柔,除了自己不曾伤害任何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