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汉字大乾坤

星空
2018-04-10 22:36:20

汉语是联合国六大工作语言之一,也是占世界人口接近20%的中国的绝对优势语言。但汉字的难学、不容易掌握也是出了名的。学习方面的困难虽然很多,但汉字的构成仍自有一种规律性在其中——掌握了窍门,由难到易也就顺理成章。对于幼儿来说,面对琳琅满目的汉字,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学习方式,才能在一种轻松、愉悦的学习氛围中达到预期效果,确实需要动点儿脑筋。由专职童书创作的诗人、作家林世仁完成的《字的小诗》系列,就作出了一种有益的探索。在书中,作者通过自己丰富的想象力,为每一个汉字都加上了一层“光泽”。根据汉字创作的一首首小诗,不仅仅有诗的韵味、意境,不仅仅有故事的有趣、好玩,还能帮助孩子们在不知不觉中对汉字应该怎么写以及它的结构有了深刻的印象,从而方便了后续的学习。

汉字的总数究竟有多少,目前尚无定论。但确凿的一点在于,常用汉字的数量是有限的。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在1988年1月26

...
显示全文

汉语是联合国六大工作语言之一,也是占世界人口接近20%的中国的绝对优势语言。但汉字的难学、不容易掌握也是出了名的。学习方面的困难虽然很多,但汉字的构成仍自有一种规律性在其中——掌握了窍门,由难到易也就顺理成章。对于幼儿来说,面对琳琅满目的汉字,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学习方式,才能在一种轻松、愉悦的学习氛围中达到预期效果,确实需要动点儿脑筋。由专职童书创作的诗人、作家林世仁完成的《字的小诗》系列,就作出了一种有益的探索。在书中,作者通过自己丰富的想象力,为每一个汉字都加上了一层“光泽”。根据汉字创作的一首首小诗,不仅仅有诗的韵味、意境,不仅仅有故事的有趣、好玩,还能帮助孩子们在不知不觉中对汉字应该怎么写以及它的结构有了深刻的印象,从而方便了后续的学习。

汉字的总数究竟有多少,目前尚无定论。但确凿的一点在于,常用汉字的数量是有限的。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在1988年1月26日发布的《现代汉语常用字表》中,分为常用字(2500字)和次常用字(1000字)两个部分。根据抽样检测,2500个常用字的覆盖率达到了97.97%,而1000个次常用字的覆盖率达到了1.51%,3500字的合计覆盖率达到99.48%,基本能够满足需要。那么,这3500个字,又具有什么样的造字、用字规律呢?汉代学者把汉字的构成和使用方式归纳成六种类型,即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总称六书,这是采用了许慎的名称、班固的次序。

事实上,商代的甲骨文已经是相当成熟的文字系统,在此之前汉字肯定还有一段较长时间的发展史。“六书”是古人解说汉字的结构和使用方法而归纳出来的六种条例。许慎在其著作《说文解字》中对“六书”下了定义:象形者,画成其事,随体诘诎,日月是也;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见意,上下是也;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撝,武信是也;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假借者,本无其字,依声讬事,令长是也。

但孩子们对汉字的学习、掌握,却需要更为轻便、有效的方式。对此,林世仁在《字的小诗》中提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以《字的小诗·字字小宇宙》为例,70多个主题字通过57首精心创作的童诗进行了演绎,把一个个对于孩子们来说需要识字、练习、巩固记忆的汉字,转化成为一篇篇具备有趣场景的故事,品味故事的过程就是学习汉字的过程,从而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

比如对于“旦”“日”“月”“星”“山”“水”“雨”这些所谓“向大自然借来的字”——其实也就是象形字——童诗就是根据字形与实际之间的区别与变形来创造的。比如,作者打趣说,“旦”是太阳在滑溜溜板;而“日”之所以方方长长,而不是实际中的圆圆亮亮,就是因为它“也怕老师”,走进了方格簿里就“不敢乱动”了!这些理由当然不是实情,却非常形象、生动而有趣,孩子们读着这一首首小诗,对相关汉字的印象就更为深刻,想要写错都不是那么容易了!

除去童诗,每介绍一个字或者一组字,作者都以拟人化的手写,为那个字或者一组字说出了它们的“悄悄话”,确实能够让孩子们再次大笑一阵,于笑声中却更为轻松愉悦地掌握了汉字的结构与意义。

“六书”揭示了汉字的构成和使用方式,而林世仁在《字的小诗》中,则根据字的结构或含义发挥想象,创作出一首首小诗,以一种发散性思维的方式,让每一个读者——不仅仅是孩子们——深切地感受到了汉字的神奇与美丽,确实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字的小诗·字字小宇宙的更多书评

推荐字的小诗·字字小宇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