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咏叹调

R郭郭
2018-04-10 看过

文/R郭郭

“他明白了世上最重要和最智慧的表达方式,也就是人类都能理解的语言,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巴西作家保罗·柯艾略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借由牧羊少年圣地亚哥的思想,用这句话阐明了爱情的要义。虽然“爱情”这个因子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占据的地位,不是那么的重要,但在保罗·柯艾略的这本小说——《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中,保罗·柯艾略对于爱情的理解,是那么的深刻和睿智。

《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的开篇,保罗·柯艾略用诗人般灵性的语言叙说着主人公派拉那悲伤的心情。派拉是一个小镇少女,一直谨慎、敏感而又脆弱地躲在自己的保护壳中,直到那个已经离开小镇的他,用七天的时间,带着派拉重新冲出心灵的樊笼,勇敢地承认自己内心的感受,忠诚地又一次寻找到自己的信仰,两个中断了十二年未见面的年轻人互诉衷肠,彼此信任、携手并肩迎接属于他们的未知世界。保罗·柯艾略对于爱情有着自己的坚持和看法,时间和空间的隔离并没有阻挡两个相爱的年轻人走在一起,即使是万能的上帝也没有权利剥夺人们对于爱情的追求,我想保罗·柯艾略用哲学家般的思考,引发了一场关于人生、定位、理想与爱情的讨论。

无论是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还是《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中,保罗·柯艾略绝对是十分虔诚的宗教教徒,他能够非常自然地把自己对于宗教的理解,以及人们对于宗教信仰的困顿融入到这两本小说中,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这本书中,时不时存在着的“上帝的预兆”和“马克图布”;在《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一书中,保罗·柯艾略则以日记体的形式,用七天的时间描绘了派拉重新找到信仰并获得爱情的经历,“七天”——也是上帝造物所花费的时间,这应该是保罗·柯艾略精心的安排。保罗·柯艾略在《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中,即便虔诚,依然持有保留意见,表现出对于上帝性别的不同意见,崇拜但不盲目,这在我看来是十分具有独立精神的一个观点。

保罗·柯艾略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被大家喻为经典之作,不仅在于牧羊少年圣地亚哥能打破一个人的地域限制、智识、经验去追求人生,还能突破人们自身的局限性去追求理想,在这一路寻宝的过程中,最后还能够找到令人羡慕的爱情。在那样的一本寓意深刻的小说中,每个人都能在这本书的各种人物设定上多多少少寻得一点自己的影子,平凡的生活中,谁都渴望一点冲动和激情,但不是谁都可以走出自己熟悉的地方去做被大多数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或许我们可能是那个水晶店的店主、那个抢劫人的愚蠢强盗,或者是那一群只需要水和草的低头绵羊,山就在那一头,可是我们知道,自己永远踏不出那一步。

如果说《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这本书非要与《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媲美的话,他们相同的地方都在于,教导人们勇敢突破自身的局限,看清楚自我的真正需求,无论是在寻宝还是找寻爱情的途中,信仰很重要,宗教信仰可能只是指引人生的教科书,但人生信仰才是支持人们找寻到生活中“爱”的方向盘。

以爱的名义遵从内心,以爱的名义追寻信仰,以爱的名义讨论性灵的生活,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流淌着一条彼德拉河,“假若我能将心撕成碎片,投入湍急的流水,那么,我的痛苦与渴望就能了结,而我终能将一切遗忘。”保罗·柯艾略只是借由派拉的身份,在彼德拉河畔吟唱了一曲关于爱的咏叹调:低喃、悠婉、欢颂与祝福。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