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得起检验的,何止是文物?

Winnetou
2018-04-10 22:15:06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那个艰难岁月,我们无疑在文学上失去了沈从文,却在文物研究上意外地收获了沈从文。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建国后当代史,便不难明白,与沈从文同时代的文人除了帮忙和帮闲,能秉持独立立场的人有几何?在连沉默的权利都能剥夺的年代,如何说真话?何能如萨特所言的介入式写作?沈从文从文学创作向考古研究的转向,不能不说有其自知之明之处,否则,我们便很难收获其在文物研究上的累累果实,而多了像老舍、曹禺、巴金等人在创作上的滑坡以至失语、自戕的遗憾,在文坛系列的悲剧上再添加一个惨淡的注脚。

沈从文的文学世界定格在解放前夕,在巨变的前夜,他便开始转行文物,激流勇退,退而结网。好在他有着文史相平行的爱好,转向时并不生涩,文物反而成了他在那个非常时期的慰藉。从这本书里,你可以了解沈从文先生从事文物研究的缘起,感受一个人的才性在文物中的沉淀,既有在现实中不得舒展才情的无奈,又有文物的残片在特殊年代里重被拾掇的欣慰。在感叹文物经年却又易碎的命运时,你也会不得不感叹一位文坛巨匠也像文物一样被轻忽被颠倒的遭际,感叹其大好韶光在一个荒谬岁月里被浪费和闲置,甚至被无端打扰和扭曲的命运,好在其对文化坚守的情

...
显示全文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那个艰难岁月,我们无疑在文学上失去了沈从文,却在文物研究上意外地收获了沈从文。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建国后当代史,便不难明白,与沈从文同时代的文人除了帮忙和帮闲,能秉持独立立场的人有几何?在连沉默的权利都能剥夺的年代,如何说真话?何能如萨特所言的介入式写作?沈从文从文学创作向考古研究的转向,不能不说有其自知之明之处,否则,我们便很难收获其在文物研究上的累累果实,而多了像老舍、曹禺、巴金等人在创作上的滑坡以至失语、自戕的遗憾,在文坛系列的悲剧上再添加一个惨淡的注脚。

沈从文的文学世界定格在解放前夕,在巨变的前夜,他便开始转行文物,激流勇退,退而结网。好在他有着文史相平行的爱好,转向时并不生涩,文物反而成了他在那个非常时期的慰藉。从这本书里,你可以了解沈从文先生从事文物研究的缘起,感受一个人的才性在文物中的沉淀,既有在现实中不得舒展才情的无奈,又有文物的残片在特殊年代里重被拾掇的欣慰。在感叹文物经年却又易碎的命运时,你也会不得不感叹一位文坛巨匠也像文物一样被轻忽被颠倒的遭际,感叹其大好韶光在一个荒谬岁月里被浪费和闲置,甚至被无端打扰和扭曲的命运,好在其对文化坚守的情怀,让他成为“一个无从驯服的斑马”(沈从文自语),随和中见板质,他执拗的书生意气即便被所属领导视为废品收购者,其省吃俭用所购来的文物珍宝居然被当做“内部浪费”来展览,他也依然自得其乐,尽一己之能来挽救文物毁败的命运,让经过历史磨砺的文物“证明艺术的不朽和永生”,就像塑像的残余部分依旧可反映出这塑像、“这人生命的坚实、伟大与美好”。文物“无形中鼓舞人克服一切困难挫折,完成他个人的使命”(P.22页),这正是沈从文自身的当时写照。他之所以有着超越那些指鹿为马的纷繁乱象的自信,除了他不随大流的文化操守,还得益于他深厚的文化沉淀,他自己与他朝夕相处的文物们一样,已经筑起了一座文化博物馆,我们在他写的文字中流连,就像在博物馆里漫步。——拉开历史看,当时那些入时的现象现在看来是多么荒诞,在真实的历史面前,能经得起检验的,何止是文物?人心和人的非凡识见,不仅当时的历史场景中可以照亮当时,甚至可以穿越历史,照亮当下。

在文物研究面前,伟大的文人虽是在以往辉煌褪淡的历史上做些注释,做些提亮历史的工作,但其前仆后继的使命,已让我们幸运地有了历史意识和文化自觉。有时,即便寄情于历史是忘却无奈现实的一种方式,就像鲁迅曾经抄写古碑一样,但至少文物的历史的光彩能够照亮现实的苍白。不过,相对于历史的漫长,人的一生简直就是白驹过隙,从大历史中活过来的文物,见证了多少岁月的沧桑,它以沉着和质朴的生命反衬出现世的浮华与躁动,使接近它的人也多了份历史的厚度和文明的洗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花花朵朵坛坛罐罐的更多书评

推荐花花朵朵坛坛罐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