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自己是个好人,却不擅长做人

呵呵好吗
2018-04-10 看过

15年前的愚人节,张国荣让中国大部分人深刻的认识到了“抑郁症”有多可怕——即使拥有绝世男颜,即使功成名就,即使千万人爱他捧他,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死亡比活着更容易。

2016年一部《一念无明》,曾志伟和余文乐饰演的一对父子,把普通家庭对抗躁郁症的爱与包容透过屏幕让观众潸然泪下。

而本书的作者,除了这几年曝光率颇高的抑郁症、躁郁症这些疾病,还患有多种精神疾病,没错,犯罪类影视作品经常借用的人格分裂症她也不幸罹患,并且是自小便与这些疾病一同生活、成长。

在大多数人看来(包括我),如作者这般的典型“精神病患者”,就应该送到精神病院去好好治疗、好好看押起来,这样对她对周围的人都要好很多。

然而,事实是,大部分患有此类疾病的人,并没有攻击他人的倾向,大多数情绪崩溃的时候,也不过是像《一念无明》里余文乐饰演的阿东那样,在便利店哭着吃巧克力而已。可是对于“正常人”来说,这些可以统称为“疯子”的苦难患者,都是很可怕的存在,是恶魔的化身,所以都应该关起来,与“正常人”的社会隔离开来。

非常庆幸作者拥有一对打心底里不认为她是“疯子”的父母,拥有一个不会歧视她的妹妹,最幸福的,是有一名无限包容她的丈夫维克托。所以才有了今天这本书的存在。

通过书中篇章内作者对自我的描述,在外形上,她只是一张有着大众脸,其中一只耳朵畸形,身材壮实的普通女人,与美女可以说是毫无干系。

不过若论内在的话,那可不得了,作者拥有全世界最美的骨骼——既然她自己这么说,那肯定是真的吧。而除这副最美骨骼外,作者还有着一个极其有趣的灵魂。读完此书,我真是非常想结交这样一个妙人啊。脑洞大到珍妮这等程度的人,平生尚未见第二人。虽然有时她的脑洞会开得不合时宜,比如在餐桌上讨论如何吃人脚,或是在自己的税务会计师一本正经给她算账的时候讨论自己的精神疾病和把黄金换成蜘蛛付账的可能性。

要对作者用一句话概括的话,就是虽无好看的皮囊,却有精彩纷呈的灵魂。

珍妮的丈夫维克托也是个非常伟大的男人,是的,我用了“伟大”这个词形容他。用作者自己的话说,维克托有着无限量的耐性,作者没说的是,维克托对她的爱,比对她的耐性更宽广深沉。

维克托有时候会和珍妮吵架,大部分原因是珍妮的思维模式实在太过清奇,而且吵架最终几乎都是以珍妮的“无理取闹”或者“神游天外”告终。可是一本书看完,除了大部分时候珍妮的奇特言行让维克托很无奈稍微有点失去耐心之外,这个男人几乎是完美的。

他会在珍妮自残的时候撬开浴室的门安抚她,他可以忍受珍妮情绪低靡的时期连续几周不下床,他可以对珍妮离奇到离谱的言行予以接受(虽然无法真正理解),他会在珍妮突然情绪崩溃的时候,带上女儿飞到她所在的城市,陪着她窝在沙发上安安静静的看垃圾剧。

最令人感动的,是珍妮说出“如果没有我,你这辈子会过得轻松很多”这种话的时候,维克托认真想了想后,说了一句“也许会更轻松,但不会更好”。

我不知道需要多么爱一个人,才能默默包容、陪伴她,走过17年的婚姻生活,而且对她的爱丝毫无减。

珍妮的父亲出现的次数不多,却也是个非常有趣的人。他喜欢做动物标本,按珍妮的话说,就是从马路上捡回被碾碎的尸体,在它们彻底腐烂之前把它们做成标本。他虽然从未在言语上露骨的表达过对珍妮的爱,可行动上无疑是非常爱这个女儿的。何况对于一个能够随意在捕鱼船船底的血水中睡觉的大老粗,要他说一些肉麻的话也太难为他了。

珍妮的母亲,是一个从未认为自己女儿是个“疯子”的人,她只是觉得珍妮和别人有些不一样。在珍妮强行辩论自己确实是个“疯子”后,她母亲也只是略带无奈的说,“也许疯子并不是个坏词”。

可以说,珍妮这个重度精神病患者,拥有一个完美的家庭环境,大家都是她脆弱时刻的港湾,让她能在从黑暗世界走到阳光下的时候,获得更多的温暖。而当她龟缩到属于自己的黑暗当中去的时候,这些爱着她的人们,也会伸出一只手牢牢的攥着她,让她不会永恒的沉沦在黑暗当中。


其实这些年来,发现许多人都有着抑郁倾向,在情绪崩溃的时刻,正常人和抑郁症患者可以说是毫无区别。因为某些原因,我也曾极其颓丧过一段时间,那时候,我的好朋友们也只是默默的陪伴着我。他们对我没有任何要求,没有说什么让我振作起来、好好生活之类的废话,只是在我想喝酒的时候陪我喝酒,在我不想见人的时候不打扰我。偶尔会轻轻敲一下我的龟壳,问我想不想吃点好东西。

现在想来,我这些朋友挺有当抑郁症患者心理治愈师的潜质的。

对于情绪处于极度低估期从而导致行为都出现反常的人来说,默默的陪伴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没有自残倾向,想干啥就让他们干去吧。而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通过和我认识的唯一一名多年抑郁症患者的聊天了解到,把抑郁症当做一种生理性疾病去对待是最好的办法。

就像这本书里写的,人们从不会因为某位癌症患者积极吃药、理疗化疗失败后说是癌症患者本身不够努力才导致治疗失败的,同理,对一名抑郁症患者说什么“只要想办法开心起来就好了”之类的话,是最无用的。他们也知道自己这样子不对,他们也想像普通人一样看到一则短笑话就哈哈大笑,可是他们真的做不到。

如果没有办法当一个无声的陪伴者,那么请不要轻易靠近一名抑郁症患者。在想帮助这些患者之前,先好好考虑一下,自己是否能无条件的包容他们的一些“极其反常”的行为。

这个世上真正“疯”到必须关在精神病院的人并不太多,患有抑郁症之类心理疾病的人,却远远超出人们的估算,有此类倾向的人,那简直可以说每个人在某段时期都会有。

所以,请把你身边那些“有点特别”的人当作普通人对待,因为“这个世上最平凡的就是与众不同,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不管出身如何,不管看上去是否过得光鲜亮丽,都请善待那些抑郁症患者——刻薄的话,就不要再说了。

我们都是一个好人,也几乎都不擅长做人。希望这个世界能多一些“维克托”,希望那些在阳光下行走的人们,都能伸出一只手,陪伴身边那些在黑暗中行走的人一起前行。

当他们走出黑暗,迎向清晰的未来的那一刻,会露出最美的笑脸对你说:“嘿,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