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历史把一把成本脉

夏学杰
2018-04-10 19:09:44

         给历史把一把成本脉 夏学杰     “钱乃万事之神灵”,这是欧洲的一句谚语,中国人也有类似的观念,中国人认为,世间万事,细究起来背后都有一个“钱”字。如果用这样的视角透视历史,又会得出怎么样的结论呢? 《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就是一本用金钱解析中国古代历史的书。作者郭建龙曾担任过经济类报纸的记者,他以财经的视角梳理了一遍中国古代史。郭建龙说:“如果要了解现代,必须了解历史。但自古及今,中国历史已经被污染太久,淹没在层层迷雾之中,而市场上流行的说书人式的历史书中,又只会写王侯将相钩心斗角,却对于背后推动历史的真实力量一无所知。” 根据制度和财政的传承性,本书将中国集权时代分为三大周期。第一个周期始于秦汉,结束于南朝。这个周期的制度基础是官僚制度上以中央集权制为主,却仍然残存着一定的诸侯制,经济上实行土地私有制,财政税收最初以土地税为主,并逐渐开辟出国有企业、金融垄断,甚至卖官鬻爵等新财源供皇帝挥霍。第二周期从北魏开始,结束于南宋。其制度特征是较为完善的中央集权制和科举制,经济上采用土地公有制,税收上实行较为复杂的租庸调制,并辅以政府机关自我经营的财政收入体制。第

...
显示全文

         给历史把一把成本脉 夏学杰     “钱乃万事之神灵”,这是欧洲的一句谚语,中国人也有类似的观念,中国人认为,世间万事,细究起来背后都有一个“钱”字。如果用这样的视角透视历史,又会得出怎么样的结论呢? 《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就是一本用金钱解析中国古代历史的书。作者郭建龙曾担任过经济类报纸的记者,他以财经的视角梳理了一遍中国古代史。郭建龙说:“如果要了解现代,必须了解历史。但自古及今,中国历史已经被污染太久,淹没在层层迷雾之中,而市场上流行的说书人式的历史书中,又只会写王侯将相钩心斗角,却对于背后推动历史的真实力量一无所知。” 根据制度和财政的传承性,本书将中国集权时代分为三大周期。第一个周期始于秦汉,结束于南朝。这个周期的制度基础是官僚制度上以中央集权制为主,却仍然残存着一定的诸侯制,经济上实行土地私有制,财政税收最初以土地税为主,并逐渐开辟出国有企业、金融垄断,甚至卖官鬻爵等新财源供皇帝挥霍。第二周期从北魏开始,结束于南宋。其制度特征是较为完善的中央集权制和科举制,经济上采用土地公有制,税收上实行较为复杂的租庸调制,并辅以政府机关自我经营的财政收入体制。第三周期从辽金出现萌芽,在元代继续发展,到了明清两代,则形成了稳定的模式。其特征是土地制度重回私有制,官僚制度上建立起了具有无限控制力的集权模式,并依靠封锁人们的求知欲,形成了巨大的稳定性。这个周期在财政上是保守的,以土地税为主,并逐渐放弃了不稳定的纸币体系,回归更加原始的货币制度。   本书认为,秦国之所以能够统一六国,是因为秦围绕着战争建设了一套高效的财政机器,从民间经济抽血养战。然而,各国都有变法,为何秦能一家独大?这是由于秦国的政治更为简单,国君的支配力更强,集权程度更高,商鞅在政治制度上进行了最根本的变革,将秦国打造成一台完美的战争机器,将每一个人都纳入到国家体系之中,让每一个人都为战争出力。那秦朝又死于什么原因呢?如今有学者认为秦朝死于疆域太大,没能实施有效的行政管理。本书认为,六国灭亡后,制度惯性让秦政府无法重构财政,导致财政机器沿着惯性继续抽血,民间经济无法重建,最终崩塌。本书对秦亡原因的解析比较新颖,虽说对部分细节我持保留态度,但绝大部分比较有说服力,至少比贾谊的秦仁义不施而亡国来得靠谱。   历史并不陈旧,没有如读者想象得那么遥远,正如福克纳所言:“过去从没有死去,它甚至都没有过去。”总有人说,古代史以及古代思想都落伍了,因为那是农耕文明的产物,早已与现代的工业文明脱节了。郭建龙写道:“这本叫作《盐铁论》的书让现代人也意识到,古代和现代的相似性比人们所能够想象到的还要多,而现代几乎所有的问题,都在两千年前有了折射。”人类的进步,是远没有一些人想象中那么乐观的。美国学者威尔?杜兰特说:“若以国家、道德和宗教兴亡的全貌为背景,‘进步’的观念本身就是可疑的。但是,进步难道只是每一代自诩‘现代’的人,徒劳无益、习惯性的吹嘘吗?从历史的过程中,我们认为,人类的本性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所有的技术成就,都不得不被看成是用新方法完成旧目标——取得财货,追求异性(或者同性),在竞争中取胜,发动战争。”   读完各朝代的财政办法,你会发现,没有一种财政制度是完全高效且无害的。世上恐怕没有一种用之四海皆为准的办法,正如史学家沈刚伯所言:“自从孔德以后,想把历史变成物理、化学的定律一样,但历史思想与数理思想不同,想把个人的看法写成不变的定律,这是害人的。”选择必有放弃,放弃必有代价。社会是动态的,制度建设不可能一劳永逸,只能因时因地做出适宜的选择,然后该转向时,能够勇敢转向,只是船大调头难,制度走到后期往往陷入死循环。不要拿历史人物当傻子看待,他们大都也是人精,换做你,你未必能比他们做得更好。读者之所以觉得历史人物比较蠢,不过是因读者是事后诸葛亮,再有就是旁观者清而已。作家王小妮说:“任何个人,对于下一秒钟他将面对什么,都茫然不知,遍看天下,无一例外。”就本质而言,每个人都属于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王朝的兴衰、战争的胜负,都归结于财政问题的好坏,就不免陷入卖什么吆喝什么的偏执之中。比如托克维尔悖论——革命在苛政较轻的地方发生、繁荣加速革命到来,这个用经济账又如何能解释得通呢?此外,历史还有一定的偶然性问题。政治稳定,是各种力量博弈的暂时结果,虽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政治问题离不开经济基础,但经济不是唯一一个决定力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