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市场观念走进大众生活

夏学杰
2018-04-10 19:08:26

        让市场观念走进大众生活   夏学杰   高考过后,我帮亲戚家的孩子填报志愿,发现如今的孩子普遍喜欢选择跟财经相关的学校和专业,比如金融、会计、财政学、国际贸易等。大概是以为跟财经沾边,将来就容易赚钱吧?去年本地一位考了六百一十分的文科生,填报了一个连211都不是的财经学校,竟然六个专业志愿都没录上,最后被调剂到旅游管理。一般985院校都能去的分数,落得个被普通本科的非热门专业录取,这位女生十分懊火,后来复读了。由此可见,当下财经有多么抢手。当然,很多考生也是瞎报,因为他们有的恐怕压根就不懂财经到底学的是什么,将来又有什么用处,不过是顾名思义,或跟风罢了,无论家长还是考生,大抵如此。   一位年轻人以几近挑衅的语气问台湾经济学家熊秉元:“经济学是西方发展出来的东西,对我们中国人有什么用?中国人不要经济学也活了五千年,何必要拾人牙慧地唯别人马首是瞻?”熊秉元事后思考了几个回答方案,其中之一是“过去在农业社会里,大部分的人主要是顺着春夏秋冬、周而复始的四时变化,然后遵循着祖先流传下来的传统智慧和风俗习惯来因应就可以了。可是,在现代社会里,大家都要面对过去所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问题

...
显示全文

        让市场观念走进大众生活   夏学杰   高考过后,我帮亲戚家的孩子填报志愿,发现如今的孩子普遍喜欢选择跟财经相关的学校和专业,比如金融、会计、财政学、国际贸易等。大概是以为跟财经沾边,将来就容易赚钱吧?去年本地一位考了六百一十分的文科生,填报了一个连211都不是的财经学校,竟然六个专业志愿都没录上,最后被调剂到旅游管理。一般985院校都能去的分数,落得个被普通本科的非热门专业录取,这位女生十分懊火,后来复读了。由此可见,当下财经有多么抢手。当然,很多考生也是瞎报,因为他们有的恐怕压根就不懂财经到底学的是什么,将来又有什么用处,不过是顾名思义,或跟风罢了,无论家长还是考生,大抵如此。   一位年轻人以几近挑衅的语气问台湾经济学家熊秉元:“经济学是西方发展出来的东西,对我们中国人有什么用?中国人不要经济学也活了五千年,何必要拾人牙慧地唯别人马首是瞻?”熊秉元事后思考了几个回答方案,其中之一是“过去在农业社会里,大部分的人主要是顺着春夏秋冬、周而复始的四时变化,然后遵循着祖先流传下来的传统智慧和风俗习惯来因应就可以了。可是,在现代社会里,大家都要面对过去所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问题:要就业还是要继续求学?要不要让孩子去补习?要住市区还是郊区?在处理这些问题时,传统智慧和风俗习惯几乎帮不上忙。如果我们能根据一套前后一致、合情合理的思考方式来因应,显然要比靠直觉率性而为好得多。经济学是一种世界观,是一种看事情很基本的方法,如果能有一些经济学的基本训练,当然有助于面对日新月异的时空变化。”时代不同了,人们面对的问题的多样性以及复杂程度也不能同日而语,人们应该以更加科学的方法面对之。这是熊秉元一再强调的。熊秉元,在台大经济系暨研究所任教二十余年, 主要研究领域为法律经济学和经济学方法论。他一直致力于经济学思维在华人世界的普及与推广,自任教大陆高校以来,在教授经济学课程的同时,着力经济学思维的培养。讲授对象不仅包括高校以及研究机构的学生,还包括各地公检法机关的一线工作人员,以及各行各业的企业家。他还应邀到一所小学与五六年级的小朋友谈经济学。事后,他还一本正经地总结教小朋友经济学的原因,“了解经济活动的基本特质,进可以追求福祉,退可以自保避祸。”他认为,经济分析强而有力,如果社会大众能像经济学家般地思维,那么决策质量将会提升,社会的福祉也将水涨船高。   《生活的经济解释》是熊秉元的最新经济散文集,全书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看经济、读社会、谈政治、说法律。念兹在兹,本书继续其一贯的情怀:向大众普及经济学,用经济学分析世事,为经济学入门搭建桥梁。熊秉元自言:“在浸淫经济学多年之后,我认为对商品、市场、金钱、买卖等的研究只是经济学的一小部分,以经济学的分析方法探讨政治、社会、法律等领域,已经卓然有成。所以,在本质上,经济学其实是一种分析方法——一种‘看事情的角度’——而不是一般人所认为,狭隘的‘选择的科学’。而且,追根究底,经济学的核心是一个‘比较’的概念:人的世界里,没有‘绝对’;任何事物的意义都是在环境里相关条件的衬托和对照之下,才具有内涵。”在华语散文界,他与著名的经济散文学家张五常并称,作品被知名文化评论家南方朔誉为“熊氏散文”。   在熊氏笔下,读者会看到一些常识,甚至道义,是经不起经济学的推敲的。经验不一定都可靠,约定俗成中也藏着偏见和谬误。如作者认为“多多”不一定“益善”。他曾问儿子:如果你开个面包店,那么卖10种面包好,还是卖100种面包好?他儿子的回答是:100种!他分析:做100种面包好是好,可是程序复杂,费时费力。同样,卖100种面包,消费者面对太多选择,瞻前顾后,也是耗时耗力。作者进一步阐述:男子十项、女子五项是奥运会的重头戏之一。如果改为男子二十项、女子十项,还是有人会参加,有人会拿金牌。可是为什么不多多益善呢?哲学家休谟说:人是情感、情绪的动物!可作者认为,人的情绪是受理性控制的。其理由是被父母师长责备时,有人会回嘴或怒目以对,可对上司或面试的主考官,就少有人会直接宣泄心中不满的情绪了。可见,对于情绪的运用,是有规则可循的。喜怒哀乐的逻辑,就是简单的成本效益。对上司、主考官、指导教授发怒的成本高而效益低,因此不值得这么做。俗语说:老百姓心中有杆秤。老百姓为人处世时通常是要算成本账的。如人们自我形象的运用,就受到成本效益的节制。当维持(或放弃)自我形象的成本低时,人多半会照自己心中的形象取舍;当这种成本上升时,也会放弃平时自持的自我形象。此外,他还认为经济条件关乎人的思想观念。面对公交车上的人不给老弱病残者让座问题,熊秉元是这样思考的:当自己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时,不会有心思气力去注意别人,更遑论关心别人。同样的道理,只有当自己的生活已经温饱舒适,自己觉得有尊严时,才有余力将心比心,关心别人的尊严。   为了应付日益增加的未婚少女怀孕生产的问题,美国科罗拉多州一个小镇里的妇幼医院推出一种措施:只要这些未成年少女保证过去一周里没有怀孕,她们就可以得七块钱的现金。对于此种政策,我想,很多人会以道德大棒来呵斥之,看看熊秉元是如何用经济学分析的:就观念上来说,以金钱作为诱因来诱发“好的行为”并没有什么不对。市场里的千千万万种商品,就是由金钱这种利润动机所诱发而呈现出来的。在过去的农业社会里,人所能生产创造出来的资源非常有限,因此,在分配和运用这些资源时,往往不是借着市场机能而是诉诸伦常关系。而在物质条件愈来愈丰沛的当下环境里,以道德规范来影响和调节行为的重要性逐渐降低。代之而起的,是以其他的指标(包括金钱上的考虑)作为取舍行为的参考。他并不纠结于社会道德水准是否滑坡,甚至并不以为如此之做法值得大惊小怪。“这是一种趋势,值得注意,但不一定值得嗟叹。”熊秉元甚至还搬出《道德经》里的话来佐证,老子的《道德经》里有一段话是:“智慧出,有大伪。”这句话的大意是人的心思非常机灵巧绝,一旦受到刺激或引诱,往往会衍生出和原来恰恰相反的举止。他曾说过:在中国大陆,“向前(钱)看”通常含有贬义和嘲讽的意味;稍稍思索,“向前(钱)看”有非常积极和正面的含意!   王国维说:“人生过处唯存悔,知识增时只益疑。”熊秉元颇为较真,他认为“资源有限,欲望无穷”这句《经济学》教课书上的话纯属以讹传讹、积非成是,他的理由是“资源的稀缺性是重点,欲望无穷并不相关”,他为了修改这句话做了多次“无果”的抗争。   熊氏指出,传统智慧里存在反智成分。传统智慧有时会彼此抵触,让人无所适从。如“吃亏就是占便宜”是传统智慧,“马善被人骑”也是传统智慧。一些智慧虽然代代相传,可是却经不起放大镜的检验。善有善报、只要付出就有收获等,其实都是信念,而未必是事实。但是,却都为一般人所信奉,并且据以自处行事。作者进而大胆地说道:推展到极致,即使是科学上所认定的“事实”,也只是大多数科学家共同接受、不挑战、没有异议而已——哥白尼、牛顿、爱因斯坦,都是众所周知的例子!   此书有经济、有法律、有政治,亦不乏人情。说理、说情,但不说教。人是应该积极进取并保持理性的,多读书,多思考,不人云亦云,才能不浑浑噩噩。正如笛卡尔所言:在我们的一生中,哪怕只有一次,我们是不是可以对一切稍稍感到怀疑的东西都一律加以怀疑呢?因为我们从小到大,在没有充分运用自己的理性之前,就已经先行接受了各种各样的意见、看法、传统与习俗;那么当我们有一天想到应该从自己的思维出发时,是不是应该对以前所接受的一切统统加以怀疑呢?熊秉元说:“重要的不是我,而是展现出来的世界观。”   正如有读者对熊氏散文的评价,好则好矣,但是太过于琐碎,太过生活化了一些。在路边小店里吃一碗牛肉面,他会思考,为什么这碗牛肉面没有以前吃起来那么香了。听一位女生讲,在校门口遇见乞丐会慷慨解囊,但遇到卖口香糖的残疾人却会犹豫要不要给钱,他会陷入沉思。马夫对外地游客收费高,他反思“差别取价”的背后问题。他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思考,用经济学换算生活难题,于司空见惯处挖掘被遮蔽掉的价值和真理,他笔下的材料处处可见他的生活和工作,或者是身边事和新闻事件等。香港《明报》评论认为“熊秉元选择了最平实的角度,将生活中的大小事,以经济学的视角层层拆解,对准普罗大众的需要。”他常说的一句话是,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经济学只是为人们开启了一扇看人生看世界的窗而已,而多一个视角,就多一分理性,多一分公正。世界越来越趋向多元化,我们看世界的方法也该与时俱进。但,经济学虽说在认识上有让人醍醐灌顶之惊喜,可并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比如说欠债的不愿意还钱这个问题吧,熊秉元说来说去,依然让我觉得如在雾中。一会说:借与还,是主客易位,取舍不同,情境不同了;一会又说:借钱和还钱时的心理状态,正反映了生物原始的本能。可这些又于讨回欠债或是避免借钱给他人有何帮助呢?可见,面对这样一个普遍的经济问题,经济学家也是束手无策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活的经济解释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活的经济解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