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旁观别人的痛苦

友园子
2018-04-10 19:06:03

非常庆幸的一件事是,人只能活一次,却可以常死,常死可以减少很多痛苦,所以还活着的人不一定都是喜欢活着的。 我感到沉重的是,思琪真的有拼命的活下去,她选择了唯一的解决之道,去爱侵犯自己的老师,这样老师对她做什么都是正当的了,否则对于自尊心太强的她来说,这一切太痛苦了。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这种畸形的爱,为了拯救自己逼着爱一个给自己创伤最大的人,为了说服自己发生在身上的一切都有神圣的理由而非悲剧,她杀死之前的自己,以一个死人去爱大她三十七岁的秃顶老男人。被冠以爱情的侵犯就不叫侵犯了,它有了另外的名字,叫做爱。 我恶心的是,像李国华这样的衣冠禽兽不在少数,但对于这类人,我们常把忍耐发挥到极致,让其肆意妄为,让其捅破、刺杀者着一个又一个房思琪。“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 我最恶心的是满腹诗书的李国华对于文学的亵渎和意淫,一边猥亵着十几岁的少女一边引经据典,背着一首又一首情诗,把自己的暴行包装得富丽堂皇,麻醉着受害着的神经。我想,那么喜欢文学的思琪在听到老师说《红楼梦》、《楚辞》、《史记》和《庄子》等一切对他来说只是做的时候的“娇喘微微”这无

...
显示全文

非常庆幸的一件事是,人只能活一次,却可以常死,常死可以减少很多痛苦,所以还活着的人不一定都是喜欢活着的。 我感到沉重的是,思琪真的有拼命的活下去,她选择了唯一的解决之道,去爱侵犯自己的老师,这样老师对她做什么都是正当的了,否则对于自尊心太强的她来说,这一切太痛苦了。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这种畸形的爱,为了拯救自己逼着爱一个给自己创伤最大的人,为了说服自己发生在身上的一切都有神圣的理由而非悲剧,她杀死之前的自己,以一个死人去爱大她三十七岁的秃顶老男人。被冠以爱情的侵犯就不叫侵犯了,它有了另外的名字,叫做爱。 我恶心的是,像李国华这样的衣冠禽兽不在少数,但对于这类人,我们常把忍耐发挥到极致,让其肆意妄为,让其捅破、刺杀者着一个又一个房思琪。“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 我最恶心的是满腹诗书的李国华对于文学的亵渎和意淫,一边猥亵着十几岁的少女一边引经据典,背着一首又一首情诗,把自己的暴行包装得富丽堂皇,麻醉着受害着的神经。我想,那么喜欢文学的思琪在听到老师说《红楼梦》、《楚辞》、《史记》和《庄子》等一切对他来说只是做的时候的“娇喘微微”这无异于把她的心活活地扯下来放在铁板上煎得“滋滋”作响。所以她才会说文学就是对着五十岁的妻和十五岁的情人可以背同一首情诗,她才会觉得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她们;所以林奕含自己才说“文学是徒劳的,且是滑稽的徒劳。写这么多,我不能拯救任何人,甚至不能拯救自己,这么多年,我写这么多,我还不如拿把刀冲进去杀了他。” 在我的认知里,一直坚信着一种观点,那还是小时候看《蜘蛛侠》的时候种下的——“力量愈强,责任愈大。”这就是我为什么那么恶心有知识却思想龌龊的人,我内心深处觉得他们玷污了知识,不管是在哪行哪业,一想到他们体面外表下里里外外都翻滚着蛆虫的肢体我就瞧不起,我甚至无法忍受他们的存在,这是我内心有些偏执且自大的观念,毕竟我自己连体面都算不上。 我心痛的是,李国华从房思琪十三岁开始就把她拉进充满残暴、猥亵的成年老男人的梦魇里,让她无法体会到朝气蓬勃的男生天真而蛮勇的喜欢,她被沾满下水道污渍的藤蔓紧紧裹住,在李国华巨大的阴影下透着十几岁的缝隙冷眼看着校门口男生递送的饮料,饮料袋里的纸条,电影院的约会,暧昧之后的告白,告白之后草地上试探的食指和被红色跑道围起来的像一个绿色宇宙的操场。 有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不总是经历过痛苦才能成为更好的人,有些痛苦就是毁灭性的,我们有权利和痛苦不和解。我只是希望我们不要旁观别人痛苦,不是所有的伤害都能原谅,我希望不管我们多少岁,不要像《嘉年华》里张新新的父母一样最终窝缩进现实生活中讨厌的角色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