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猿 裸猿 8.6分

无毛猴

ztl
2018-04-10 15:59:47

莫里斯说,现代人类自以为自己很高雅,其实内在不过是个无毛猴。这句话“高雅的人类”自然不爱听,人们跳出来反对这种生物还原主义。如果我们留神看,就会发现,那些喜欢用各种新词、大词的人,往往是不学无术的伪装者。莫里斯不是生物还原主义,他不断谈到基因的灵活性,虽然他注意到这种灵活性很有限;他也谈到人类文化对人类来说巨大的影响,只是他注意到人自身的生物性在和文化抵触时对文化存在一种阻碍。从这个意义上讲,莫里斯虽然在强调人类的生物基础,但是他依然注意到,这是个复杂的话题,包含了多种元素。

有些时候,或许是知识有限,或许是思考有限,有些人往往只看到复杂话题中的某些问题,然后就开始扣帽子、搞批判。

比如,有人以为,莫里斯是搞文化沙文主义和种族沙文主义。但是从这本《裸猿》中,实在难以看出来莫里斯哪里有沙文主义。莫里斯说,很多人类学家研究那些土著部落,以之为纠正现代社会问题的良药,这是一种错误。土著部落文化是失败了、出了差错的社会,止步不前,阻碍人类探索和了解世界的天性和努力。这很难说是什么文化沙文主义。假如一个社会比另一个社会发达,我们指着不发达的社会说,这个社会落后,就不能说是沙文

...
显示全文

莫里斯说,现代人类自以为自己很高雅,其实内在不过是个无毛猴。这句话“高雅的人类”自然不爱听,人们跳出来反对这种生物还原主义。如果我们留神看,就会发现,那些喜欢用各种新词、大词的人,往往是不学无术的伪装者。莫里斯不是生物还原主义,他不断谈到基因的灵活性,虽然他注意到这种灵活性很有限;他也谈到人类文化对人类来说巨大的影响,只是他注意到人自身的生物性在和文化抵触时对文化存在一种阻碍。从这个意义上讲,莫里斯虽然在强调人类的生物基础,但是他依然注意到,这是个复杂的话题,包含了多种元素。

有些时候,或许是知识有限,或许是思考有限,有些人往往只看到复杂话题中的某些问题,然后就开始扣帽子、搞批判。

比如,有人以为,莫里斯是搞文化沙文主义和种族沙文主义。但是从这本《裸猿》中,实在难以看出来莫里斯哪里有沙文主义。莫里斯说,很多人类学家研究那些土著部落,以之为纠正现代社会问题的良药,这是一种错误。土著部落文化是失败了、出了差错的社会,止步不前,阻碍人类探索和了解世界的天性和努力。这很难说是什么文化沙文主义。假如一个社会比另一个社会发达,我们指着不发达的社会说,这个社会落后,就不能说是沙文主义。今天,我们在现代社会中,指着土著部落说,他们文化落后,也不能说就是沙文主义。虽然我不赞同说土著部落是失败了或出了差错的社会,而是说这些社会并不具备发展出更高级文化的条件而已。在这些部落中,依然存在着对世界的了解和探索,而我们现代社会中也不是人人都有这种探索之心;在原始部落中,也有一些对应现代社会中的科学家或思想家的人物,他们对于探索世界有着同样强烈的兴趣,马林诺夫斯基在《巫术、神话和宗教》中曾经提及。但即使如此,依然不能说莫里斯是沙文主义。

这些都是线性考虑问题所致,无论是人们批评莫里斯还原主义,还是沙文主义。有些时候,考虑问题的人是受到背后某种动机或心理的推动。比如,当人们感觉莫里斯的观点破坏了他们“高雅”的自我人类形象,或者触动了他们对所有存在蛛丝马迹可以被理解为“高人一等”的调子的言论的警惕之心,未免不会忽略掉他所说的对还是不对,转而攻击起莫里斯的“态度”来。当然,不能苛求人类,人类的智力毕竟是有限的,就像我们现在看亚里士多德这种哲学家中的哲学家、牛人中的牛人,依然不能理解为何他竟然对女性有这种歧视的态度。当莫里斯说,人类幼儿期的时间太长,导致女性被困在居住地,而形成男女两性的分工。为了防止男性出去打猎被其他雄性入侵驻地,于是跟女性形成一种爱情纽带来构成一种稳定的关系,并通过一夫一妻制来实现雄性之间的合作,减少竞争。这就是一种尝试把许多信息编织起来自圆其说的做法,但是由于缺少一个核心机制,导致存在很多漏洞。我记得在某本书中,或许是在Steven Pinker的书里曾经提到,当两只鸟共建一只鸟巢时,那么雄鸟外出,雌鸟在窝内,那么雄鸟就偷机会出去其他雄鸟外出的鸟窝里找别人的雌鸟猎艳;然而,这个时候,它必须承担自己鸟窝里的雌鸟跟别的雄鸟风流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雄鸟是赚了还是赔了?很难讲。所以,对于雄鸟来说,是出轨还是不出轨,这是个问题。莫里斯说,男女通过爱情纽带结合成稳定一夫一妻关系的这个改造,人类从未彻底完成。这个说法就是错误的。他以为存在一种简单的一夫一妻结构来实现一种大家获益的稳定结构,其实并不是这样的,真正的获益最大化不仅不会是一夫一妻制,而且是situational的。获益计算本身很复杂,但是人类考虑问题往往不能全面而有很多误解。就如同我们误以为大脑重代表智商高,而不明白为何人类进化史上存在一个大脑重量减轻的阶段。李德利给出了一个理由,说这是因为小头能够抑制攻击性而提高合作,一个培育狐狸的实验显示温顺的狐狸最终头部变小,和狗的形态类似。以及,很多人以为,男根越大女性越能满足,但是《人类的性存在》反驳了这种流行的谬误,实际上男性生殖器大小并不影响女性高潮的获得。

莫里斯在此强调的是人身上的动物本能影响非常之大。我以为他的说法非常的正确。我记得在William Calvin的书中引用Humphrey的话说,即使是人类探索真理的渴求、寻求美的动力,也都是一种自然的驱动。或许这句话让人有点沮丧。人,至少有些人,希望寻求一种更高尚的价值或意义。然而即使这种希望本身,也是一种生物本能促发的,就使得这种寻求本身也岌岌可危。但是实际上这个结是可以解开的。关键在于,我们可以从一种本能出发,这没问题。一旦理性能够认可,那么这种本能出发的需求或动力也就不再有什么问题,甚至还可以被鼓励和放大。之所以要关注人自身上的各种动物本能,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正如古希腊人所说,我们不仅要了解自己,还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自己的生活做一番检视和选择。我们不该任由自己的生物本性来推动我们度过我们的一生,我们应该通过理性来选择一种生活。莫里斯说,城市是群集刺激的中心。实际上,人类的技术和发明,许多也用来为人类自身提供各种刺激,这些刺激,也多半作用在人类自身的动物性上。比如现在各种虚拟直播间里各种女主播的性刺激,以及各种在线游戏给人们提供虚拟的快感,都是典型的例子。甚至,就如莫里斯所谈及的人类对动物的喜爱和厌恶,一些审美上的表现和道德上的表现,也都是人类自身动物本性被激发所导致的结果。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必须更加努力,寻求更多的理性和更少的本能。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裸猿的更多书评

推荐裸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