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之猫的文本,因一点“正常”的价值而被捧上圣坛

东海小龙女
2018-04-10 15:31:07

刷完了,出版和翻译都是无与伦比的草率,大概是怕拖久热点就过了,首印30万也不是那么好卖的。

语句有很多地方不通的,看到一百多页的时候尤其还是一目十行的情况下就发现七个校对错误,注释性的括号也让阅读很不流畅,还有不懂为什么文字下面要加点,实在看不出意义何在。就出版而言,质量很不合格的。

再说内容方面,作者一方面在寻求作品上的突破和改变,所以加了些悬疑色彩,但是这本小说却完全不能称之为悬疑小说,因为串联行文的线索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线索,而是所谓隐喻比喻双重隐喻所化的人,最关键的收尾我以为自己在看网络玄幻。另一方面作者又不想放弃以前积累的文青读者,情感一如既往地矫情。

全文一共三条线,我和老婆,免色和真理惠,以及雨田一家,这三条线单拎出来是这样的。第一条线:老婆给我戴绿帽然后提出离婚,我搬到山里,期间得知老婆怀孕,但是算算老婆怀孕的日子,那时候我正在外面穷游,所以从生物学意义上来说,这肯定不是我的孩子。但是老婆说了,她一直跟小三避孕,所以应该不是小三的孩子。主角掐指一算,这天不正是自己在梦里跟老婆滚床单的日子么?!!这孩子还真有可能是我的!!于是这孩子的父亲就成了薛定谔

...
显示全文

刷完了,出版和翻译都是无与伦比的草率,大概是怕拖久热点就过了,首印30万也不是那么好卖的。

语句有很多地方不通的,看到一百多页的时候尤其还是一目十行的情况下就发现七个校对错误,注释性的括号也让阅读很不流畅,还有不懂为什么文字下面要加点,实在看不出意义何在。就出版而言,质量很不合格的。

再说内容方面,作者一方面在寻求作品上的突破和改变,所以加了些悬疑色彩,但是这本小说却完全不能称之为悬疑小说,因为串联行文的线索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线索,而是所谓隐喻比喻双重隐喻所化的人,最关键的收尾我以为自己在看网络玄幻。另一方面作者又不想放弃以前积累的文青读者,情感一如既往地矫情。

全文一共三条线,我和老婆,免色和真理惠,以及雨田一家,这三条线单拎出来是这样的。第一条线:老婆给我戴绿帽然后提出离婚,我搬到山里,期间得知老婆怀孕,但是算算老婆怀孕的日子,那时候我正在外面穷游,所以从生物学意义上来说,这肯定不是我的孩子。但是老婆说了,她一直跟小三避孕,所以应该不是小三的孩子。主角掐指一算,这天不正是自己在梦里跟老婆滚床单的日子么?!!这孩子还真有可能是我的!!于是这孩子的父亲就成了薛定谔的猫。由于提出离婚的老婆不愿意跟小三结婚,所以选择跟主角复婚,而头顶一片草原的主角就这么接受了,嗯,养着从生物意义肯定不是自己的闺女而在法律意义和理念意义上可能是自己闺女的闺女,接受了婚内出轨还怀孕的老婆。无比伟大的主角!第一条线终。

第二条线:二战时的雨田具彦在维也纳跟女盆友一起谋划刺杀纳粹高官但谋划泄露,雨田被遣返日本,回日本后就模仿《唐璜》的情节画了一副叫《刺杀骑士团长》,但是这副画一直被锁在阁楼,直到现在被我发现。于是我就开启了寻找名画家雨田隐秘之作的真相之路。至于我找到了没?按照这本书的尿性,当然没找到啊。但是我找到了雨田的心愿!!刺杀骑士团长!然后我就在将死的雨田病床前,亲手刺杀了理念化成的骑士团长,雨田心愿了结。没看错,就是理念化成的跟画中一样的骑士团长,就是这么魔幻。至于为什么骑士团长会出现,作者在文中解释了,这叫隐喻,继而提出了一个被人提过无数遍的哲学命题,我们生活的世界是真实的世界么。可以说无比烂俗了。而我杀了骑士团长之后就消失了,没错,医院病房的地板上出现一个洞,我进入洞里消失了!!消失了!!消失了!!等我被人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回到山里的家中,穿过那个洞之后,过去了三天,我三天后直接从医院病房到了家,时间和空间就这么没了!!牛逼吧!

再说第三天线,超级神秘大土豪免色一直觉得自己有个可能是自己女儿的女儿,这个少女叫真理惠。免色认为真理惠可能是自己的女儿。为什么呢?因为真理惠她妈最后一次跟免色滚床单之后两个月跟别的男人结婚了,七个月后真理惠出生了。但是免色并不想确认真理惠到底是不是真的是自己女儿,只是通过我渐渐跟真理惠接触,从而泡到了真理惠的监护人,也就是真理惠的姑妈,之后两家人就这么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关系。

好了,小说就此结束。至于骑士团长啊无面人啊长面人啊这些魔幻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作者从侧面说了,我这是部隐喻的作品。😂

很多人说这部书很有意义,因为一个日本作者承认了南京大屠杀。

是的,书面提到过“南京攻城战”,也提到了那场惨无人道的屠戮。书中提到屠杀的数字,说到底是10万还是40万并不清楚,当然就跟着这本书的尿性一样,作者也没有心思去说清。

当然讨论南京这段沉重的历史并不是这本书的重点,半页纸的叙述终归是为了塑造人物。毕竟就小说作品而言,所有的背景都是为人物和故事服务的,这实在没有什么特殊,更称不上意义。

就侧面承认大屠杀这一点而言,实在不能掩盖行文上的不足。

大屠杀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就摆在那里,我们痛斥否认历史罪行的行为,却渐渐地把一些人的否认当成了正常。难道承认这段历史不才是最正常不过的么?

大众就是容易这样,不正常的事情见多了,就把不正常当正常,把正常当非同寻常。

这难道不才是真正不正常的地方么?

同胞们看着你呢。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