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全三册) 聊斋志异(全三册) 评价人数不足

断袖——黄九郎:爱你就把你掰直

东海小龙女
2018-04-10 15:26:19

黄九郎是只公狐狸,还是只断袖的公狐狸。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聊斋》多狐仙妖鬼,情爱缠绵者皆为女郎。

黄九郎在其中,可说是异类。

先讲下故事内容。


1

话说苔溪何子萧是个断袖,有天倚门而立,见一少年走过,清秀高雅,十分俊美,何子萧便神魂颠倒起来,直勾勾盯着少年的身影,直到再也看不见才回过神来。

哎呀,忘了问人家姓名住址了。

这个少年便是黄九郎。

2

茫茫人海如何寻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大概只有在初遇的地方日日等待了。

老何十分幸运,第二天傍晚就等到了九郎,连忙上去搭讪,也不管人家情愿不愿意,生拉硬拽就把九郎拖到了自个家中,跟拐卖人口似的。

也就九郎是只狐狸精,不识人心险恶,换成个人,早将老何揍了。

九郎被莫名其妙拖进了屋里,任老何苦苦挽留,也只略坐就走了。

于是第二日老何又站在门口苦等,有一天黄昏,果然又将九郎等到了。这次九郎没有抗拒,很爽快地跟着老何进家喝酒聊天。

老何:美人你贵姓芳名?

九郎:免贵姓黄,排行第九,人称九郎。

老何:你多次经过我家门口

...
显示全文

黄九郎是只公狐狸,还是只断袖的公狐狸。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聊斋》多狐仙妖鬼,情爱缠绵者皆为女郎。

黄九郎在其中,可说是异类。

先讲下故事内容。


1

话说苔溪何子萧是个断袖,有天倚门而立,见一少年走过,清秀高雅,十分俊美,何子萧便神魂颠倒起来,直勾勾盯着少年的身影,直到再也看不见才回过神来。

哎呀,忘了问人家姓名住址了。

这个少年便是黄九郎。

2

茫茫人海如何寻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大概只有在初遇的地方日日等待了。

老何十分幸运,第二天傍晚就等到了九郎,连忙上去搭讪,也不管人家情愿不愿意,生拉硬拽就把九郎拖到了自个家中,跟拐卖人口似的。

也就九郎是只狐狸精,不识人心险恶,换成个人,早将老何揍了。

九郎被莫名其妙拖进了屋里,任老何苦苦挽留,也只略坐就走了。

于是第二日老何又站在门口苦等,有一天黄昏,果然又将九郎等到了。这次九郎没有抗拒,很爽快地跟着老何进家喝酒聊天。

老何:美人你贵姓芳名?

九郎:免贵姓黄,排行第九,人称九郎。

老何:你多次经过我家门口是为什么呀?(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九郎:我妈经常生病,现在住在她娘家,我是要去探望。

老何:哦。

聊了会儿天,喝了几杯酒之后,九郎提出要走。好不容易送上门的肉,哪能轻易放走?老何就一把抓住九郎胳膊,另一头已经把门闩插上了。

正常人遇到这种事大概会生气、甩手、受辱似的大骂,然后摔门而出。九郎毕竟是只狐狸精,又好脾气,仅仅是满脸通红、含羞面壁而已。

二人又说了会儿话。正是一片残阳铺水中,今晚要与你相拥。

老何:好兄弟当同床共枕,一起睡吧。

九郎:不了,我睡相不好。

老何:天晚了,路不好走,还是睡吧。

九郎:那好吧。

吹了蜡烛后,老何就不规矩了。又搂又亲,被九郎一把推开:我以为你只是个文青,不想却是个禽兽,真是看错你了!终于摔门而去。

3

老何吓坏了,担心再也见不到九郎,日日苦闷。可是没过几天,九郎又来了。老何连忙截住他,赔笑道歉,又把九郎拖进了屋里。

到了晚上老何再次邀九郎同床,说这次自己一定老实睡觉,再不糊涂了。九郎再次答应跟老何一起睡。

可没多大会儿,老何又开始动手动脚,不断哀求。

九郎:我对你一片真心,铭感五内,二人相亲相爱,又何必做这种事?

老何:我不唐突你,只搂搂你就好了。

九郎就让老何搂了。等九郎睡着,老何欲火焚身到底忍耐不住,对九郎行了禽兽之举。九郎睡得估计是太沉了,待老何完事才惊醒,看老何一脸满足,九郎一腔怒火,抱衣服跑了。

4

九郎走后,老何觉得再也见不到他了,郁郁寡欢,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日渐衰弱憔悴。

但是老天十分眷顾老何。没多久,九郎又从老何门口经过,被老何的书童拉进屋见老何。

九郎:你怎么会消瘦至此?

老何: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九郎:我不是不想跟你同床,只是怕伤害你。

老何:被你伤害,我甘之如饴。

九郎:既然你喜欢,那我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

老何的病很快好了,心满意足地跟九郎滚了床单。

滚完后,九郎说:想求你点事。

老何:无论何事,我定当赴汤蹈火。

九郎:我妈经常心痛,需要齐野王太医的先天丹可以治,你跟他有交情,给我求几颗呗。

老何第二天就去求药,晚上交给九郎。九郎很高兴,老何也很高兴,又要跟九郎滚床单。

谁知九郎这次拒绝了老何。

九郎:先别跟我纠缠了,我会给你找个美人,胜过我百倍。

老何:什么人?(什么人能胜过你?)

九郎:我有个表妹,貌美无双,你如果愿意,我给你做媒。

老何不再说话。

九郎也不再解释,拿了药就走了。

5

过了三天,九郎又来找老何。

老何:你怎么这时候才来,害我好苦。

九郎:我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才疏远你,既然你不体谅我这片苦心,以后不要后悔就好。

从此,九郎跟老何夜夜欢会。

而老何每隔三天就去求一次药。

王太医觉得很奇怪,我这个药从来没有吃过三服还不好的。但还是给老何包了药,还一次性给了三服,顺手给老何诊脉,吓了一跳:你有鬼脉,病在少阴(下半身),再不治疗就要死了。

老何回来说嘴给九郎听。

九郎倒是痛快,并未隐瞒:真是个厉害的医生啊。实话跟你说吧,我是一只狐狸,跟你交欢对你是不利的。

老何还不相信,给九郎药的时候每次都不给足数,担心九郎不跟自己好了。

过了不久,老何果然重病。九郎时常来照顾,但是,没过多久,老何还是死了。九郎痛哭一场,离开了。

事情并没有在这里结束。

6

老何有一个翰林同学,翰林年轻时跟一个谋反的侯王有交往。翰林的死对头秦藩搜罗了翰林跟谋反侯王的书信,威胁翰林。翰林恐惧而死。

可是过了一宿,翰林忽然又活了,醒来后说自己是何子萧。

原来老何借尸还魂了!

老何还魂后,又跑回自己家中。但是秦藩哪肯放过他,就跟老何勒索,要一千两银子。老何十分愁闷。

这时九郎来了,老何惊喜非常。又想跟九郎滚床单。

九郎:你难道有三条命吗?

老何:我真后悔活在世上,还不如死了。

老何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对九郎用强,只是跟他说了翰林遭遇的倒霉事。

九郎想了想,又提到他的表妹:三娘又漂亮又聪明又有谋略,估计能给你想出解决办法。

老何为了小命,同意了。

于是两个合计了一番,给三娘设了一计。

7

三娘骑驴而来,老何一看,果然美不胜收。不自觉就直了。

九郎把三娘请进屋里后,让老何偷偷把驴放跑,这样三娘就走不成了。

三娘无计可施,终于在老何的软硬兼施之下,与老何滚了床单。

得到美姬,由弯变直,老何还是愁啊。秦藩还在那儿呢,自己这好日子能持续多久。

三娘一听,乐了。九郎啊九郎,你无情,就休怪我无义了。

三娘:就这事让你发愁啊,简单,我家九儿一个人就能搞定了。

原来那秦藩跟老何一样,是个断袖。三娘的主意就是把九郎献给秦藩,让他日日欢愉,不日自然就一命呜呼。

老何直了以后,对九郎不再有那么大的执念,自己的小命要紧,就把三娘的毒计跟九郎说了。

九郎当然为难,这时三娘就哭:当时是谁设计让我嫁给郎君的,如果郎君死了,我不就守寡么?我不管不管,你必须救郎君。

九郎不得已,就答应了三娘的请求。

8

秦藩设宴,九郎扮成美少女献舞,轻松俘虏了秦藩,从此他们二人日日不离,夜夜交颈。

秦藩知道九郎是老何送的,自然就不再找老何的麻烦。

半年后,秦藩生病将死,九郎就把他的家产运到了老何家。又是建造房屋,又是畜养仆婢,车骄出入,十分豪华。

从此以后,大家一起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黄九郎》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结局是坏人逞恶而死,老何遭受一番磨难,最终得到财富美人。

老何虽是主角,但实在不能说是好人,他先垂涎九郎,再强逼三娘,其实都很为人不耻。无奈主角光环太大,终究成就了他个人的大团圆。

至于九郎,蒲松龄对九郎倒不见有批判之意,从后来的故事发展,我们也不难看出,看似是老何一步步将九郎哄上床榻,不如说是九郎在制造机会,一次次接近老何。应为他要让老何求药,他要救母亲。

九郎其实一早就知道老何的德行,一次次推迟,也有欲拒还迎的意思。

九郎本身也是矛盾的。他通过肉体的交换让老何求药,但同时也担忧着老何的身体。他一次次告诫老何,不要追求一时鱼水之欢,枉顾性命,只是老何不听。

老何其实明白九郎内心的小九九,知道九郎在利用他。但是老何不过一介庸人,只图快活,哪顾生死?便是王太医不断告诫,他也充耳不闻。为了长久将九郎留在他的床榻,采用不给九郎足数药的办法。最终病重,一命呜呼。

不知当老何病重的时候,他是否已经相信九郎就是狐狸精,是否后悔?

大概是不后悔的吧。

在老何重生为翰林之后,见到九郎的第一件事仍旧是求欢。直到九郎告诫“你难道有三条命么?”才让老何心有余悸,不再只图快活,开始担忧起生死。

老何对九郎到底有无真情呢?大概是有那么一点吧。毕竟床单滚多了,总能滚出些感情的。但是这点感情,远远不足以让老何豁出性命。

老何第一次的死,究竟不是为情而死,是为欲而死。

传说说的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的不后悔,不过是享受肉欲之后的不悔罢了。

所以重生后的老何,才惜命起来。甚至亲手将九郎送到秦藩的床帏之中。

至于九郎,他对老何大概歉疚和报恩吧。

他为了救母不得已跟老何滚床单,最终害死老何性命,是心存歉疚。

在得知老何重生,他第一时间赶来,甚至为了老何安全的肉欲享受,将三娘送到老何手中,将他生生掰直。为了报答老何第一世的赠药之恩,甚至委身秦藩。

对三娘呢。其实一开始九郎不设计,而是与三娘沟通商量,未必不成。但是九郎却完全未征询三娘的意见,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逼三娘就范。对三娘他大概也有歉疚吧,所以最后把大把的财富用到老何身上,给了三娘富足安稳的生活。

纵观九郎的种种行为,先是救母亲,再是救老何,其实很少顾虑自己。他的行为种种,大概是出于他本身的善良吧,虽然他的行事并不好用是非来判断。

对比九郎跟老何,真正是妖鬼有义,人心叵测。

故事的结尾,蒲松龄写了这样一段判词,原文是这样的:

男女居室,为夫妇之大伦;燥湿互通,乃阴阳之正窍。迎风侍月,尚有荡检之讥;断袖分桃,难免掩鼻之丑。人必力士,鸟道乃敢生开;洞非桃源,渔篙宁许误入?今某从下流而忘返,舍正路而不由。云雨未兴,辄尔上下其手;阴阳反背,居然表里为奸。华池置无用之乡,谬说老僧入定;蛮洞乃不毛之地,遂使眇帅称戈。系赤兔于辕门,如将射戟;探大弓于国库,直欲斩关。或是监内黄,访知交于昨夜;分明王家朱李,索钻报于来生。彼黑松林戎马顿来,固相安矣;设黄龙府潮水忽至,何以御之?宜断其钻刺之根,兼塞其送迎之路。

大致意思就是说,男女器官干湿不同,是阴阳相配的正常通道。未婚通奸已是放荡,搞同性恋的简直是畜生,鸡奸丑行,真令人恶心。试想,男男之间正行事呢,忽然大便来了怎么办?所以那些搞同性恋的,就应该把他们前面阉割,后面堵住。

这样一个让人先是捧腹,继而唏嘘感叹的故事,这段判词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作为结尾,在现代人看来,着实如痔疮一般。

当然这也不能怪蒲松龄没有包容的修养,毕竟现代的同性行为,也遭到很多人的批判,遑论受传统毒瘤思想影响的大清文人。

在清朝的志怪小说里,相比于《阅微草堂笔记》,其实《聊斋志异》是不怎么说教的,这一点也是《聊斋》更受读者欢迎的原因之一。

但是黄九郎篇最后的这大段议论,言语不可谓不刻薄恶毒,大概蒲松龄真的对同性行为深恶痛绝。

不管怎么说,黄九郎篇在《聊斋志异》里都是十分优秀、令人深刻的一篇。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弱点,也看到了狐仙的仗义,还有何子萧在肉欲与生命之间的精神折磨,以及九郎在母亲与杀生之间的道德挣扎。

翰林一家自是可怜的,至于恶有恶报的秦藩,已是老生常谈。

而三娘用现代的三观来看,不过是成全九郎情义与何子萧生命的一个牺牲品,她最后的幸福不过是当时女性的认命与妥协,以至于他最后对九郎的反击,也不过是为了就自己的丈夫。这是时代的悲剧,再用现代的女权思想去分析大清的女性地位,就是耍流氓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聊斋志异(全三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