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ubtle feeling:比我成功的人都是傻子

乔乔
2018-04-10 15:14:09

我不得不觉得自己在某些特征上与伊拉斯谟十分相似,因为过于理性与怀疑并且缺乏激情,从而不可能喜欢或坚持任何主义。可是拥有伊拉斯谟这种理性、温和的人真的在少数?不可忽视的直觉告诉我,尽管充满激情与热爱的人很多,但能把激情与生命力量转化为旺盛创作欲望力量仍旧稀缺,这是属于革命者的,还有用生命搞艺术的狂热分子的力量。

赞美这样旺盛生命激情的各类文艺作品多如牛毛,小说的主人公往往就先决性的被赋予了这样的品质。这使得那一部极度理性因而不会采取任何过激行动(这一部分人和发自内心的投机分子往往分不清)人显得多少有些可悲。因为看了昨日的世界,所以能理解茨威格在战时与伊拉斯谟相似的心境,他显然想为伊拉斯谟,以及所有被自己认为完全不重要的政治斗裹挟的人正名。但且不论伊拉斯谟在现在不如高举宗教改革大旗的马丁路德那样声名远扬,即便他在当时德高望重,也是因为他的才气和博学而并不是因为他的中庸和理性。那么一群既不愿意take sides的缺乏激情的并且还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的人士真的能够被正名吗?虽然我希望如此,但内心里仍旧不免鄙视自己,仿佛从性情上低人一筹。

但是我又想起另外一种来自妥斯妥耶夫斯基《地下室手记》的

...
显示全文

我不得不觉得自己在某些特征上与伊拉斯谟十分相似,因为过于理性与怀疑并且缺乏激情,从而不可能喜欢或坚持任何主义。可是拥有伊拉斯谟这种理性、温和的人真的在少数?不可忽视的直觉告诉我,尽管充满激情与热爱的人很多,但能把激情与生命力量转化为旺盛创作欲望力量仍旧稀缺,这是属于革命者的,还有用生命搞艺术的狂热分子的力量。

赞美这样旺盛生命激情的各类文艺作品多如牛毛,小说的主人公往往就先决性的被赋予了这样的品质。这使得那一部极度理性因而不会采取任何过激行动(这一部分人和发自内心的投机分子往往分不清)人显得多少有些可悲。因为看了昨日的世界,所以能理解茨威格在战时与伊拉斯谟相似的心境,他显然想为伊拉斯谟,以及所有被自己认为完全不重要的政治斗裹挟的人正名。但且不论伊拉斯谟在现在不如高举宗教改革大旗的马丁路德那样声名远扬,即便他在当时德高望重,也是因为他的才气和博学而并不是因为他的中庸和理性。那么一群既不愿意take sides的缺乏激情的并且还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的人士真的能够被正名吗?虽然我希望如此,但内心里仍旧不免鄙视自己,仿佛从性情上低人一筹。

但是我又想起另外一种来自妥斯妥耶夫斯基《地下室手记》的声音,愚蠢稚拙的相信才会使人身居高位,真正聪明的人总是一事无成(I mean, 世俗上,不能建立什么商业帝国)。所以有的时候不免要拿这种口吻来安慰自己,废柴又怎么样呢?至少比成功人士聪明。但这样的声音终究因为不够简单深刻,不能喊的响亮,而不登大雅之堂。不论文学还是现实几乎从来不对缺乏狂热激情外显正义的人抱有善意,因为完全的自由主义一点也不浪漫,自由主义者放弃了所有革命友谊与团队归属感,拒绝胡腾时的伊拉斯谟是残忍自私且麻木,可敬又可恨。可是哪怕部分出于怯懦天性也好,因为不够相信,因为不够相信任何一种主义而不能说服自己表态,不能说服自己支持马丁路德激进的改革而将扭曲自己本来的思想,而看似畏缩的游离在斗争之外,茨威格愿意用一本书的长度去表现伊拉斯谟的微妙,而没有任由历史像它常常会做的那样,给一个在战斗面前踟蹰不前的人一个“懦夫”“小人”的标签,真的非常令人感动,真的非常令我这种对任何一种说法或主义缺乏激情,不愿take sides不想让革命的烈火烧到自己身上却只是让一种矫枉过正代替另一种矫枉过正的人感动万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鹿特丹的伊拉斯谟的更多书评

推荐鹿特丹的伊拉斯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