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历史》之从神话到历史

野原新之助
2018-04-10 13:13:48

张光直在《中国青铜时代》中写道:“在中国早期的历史上,夏商周三代显然是有关键性的一段:中国文字记载的信史是在这一段时间里开始的,中国这个国家是在这一段时期里形成的,整个中国历史时代的许多文物制度的基础是在这个时期里奠定的。”陈舜臣著《中国的历史》就是从这里讲起。

周以前的历史既复杂又简单。其复杂之处在于,时间跨度很长而资料太少,不可能弄清楚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而简单之处在于,其距离现在十分遥远,不必像编年史一样弄清楚每年每月发生了什么。我们只需要梳理脉络,得其大概即可。

夏王朝以前是五帝,五帝之前的历史有两种写法。第一种是神话的,始于盘古开天地,到伏羲、女娲、神农为“三皇”;第二种是考古的,有伏羲氏、燧人氏、有巢氏、神农氏等等。神农即炎帝,黄帝在阪泉之野打败神农氏的后裔,又在涿鹿之野打败了蚩尤,成为部落首领。后传位于帝颛顼、帝喾、尧、舜,是为五帝。

禹治水有功,舜让位于禹;禹让位于大臣益,益让位于启(禹的儿子),到桀亡国共十七王十三代约472年。夏亡,殷取而代之,从汤立国到帝辛亡国共三十王十七代约496年。殷亡,周取而代之。

神话与历史

中国的历史从神话开始,除

...
显示全文

张光直在《中国青铜时代》中写道:“在中国早期的历史上,夏商周三代显然是有关键性的一段:中国文字记载的信史是在这一段时间里开始的,中国这个国家是在这一段时期里形成的,整个中国历史时代的许多文物制度的基础是在这个时期里奠定的。”陈舜臣著《中国的历史》就是从这里讲起。

周以前的历史既复杂又简单。其复杂之处在于,时间跨度很长而资料太少,不可能弄清楚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而简单之处在于,其距离现在十分遥远,不必像编年史一样弄清楚每年每月发生了什么。我们只需要梳理脉络,得其大概即可。

夏王朝以前是五帝,五帝之前的历史有两种写法。第一种是神话的,始于盘古开天地,到伏羲、女娲、神农为“三皇”;第二种是考古的,有伏羲氏、燧人氏、有巢氏、神农氏等等。神农即炎帝,黄帝在阪泉之野打败神农氏的后裔,又在涿鹿之野打败了蚩尤,成为部落首领。后传位于帝颛顼、帝喾、尧、舜,是为五帝。

禹治水有功,舜让位于禹;禹让位于大臣益,益让位于启(禹的儿子),到桀亡国共十七王十三代约472年。夏亡,殷取而代之,从汤立国到帝辛亡国共三十王十七代约496年。殷亡,周取而代之。

神话与历史

中国的历史从神话开始,除了盘古开天辟地是纯粹的神话,之后的三皇五帝都介于神话与历史之间。一般而言神话具有较强的目的性,用来构建民族、国家和皇室的起源;西方与日本的神话均保持首位一致性,中国则经常重复和碎片化。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太古时期多个政权并立,每个政权都有各自的创世神话,这些神话加以杂糅时不能很好地纳入同一体系,因此出现重复;改朝换代时也会有意地修改,但原始的版本仍保留在先民心中。另外由于文字和书写不发达,后世抄写时也会有选择地简省。

尽管神话只能片段地反映历史,也成为解读历史的重要参考。但神话毕竟不等于历史,因此在写历史和读历史的过程中必须甄别真伪。司马迁在创作《史记》的时候是从《五帝本纪》开始,他舍去“三皇”,很可能就是认为后者是神话而不是历史;即使是五帝,他也要“择其言尤雅者”,去掉荒诞无稽的记述。

神话的情节经常有自相矛盾之处。比如女娲是抟土造人的造物主,而女娲又是人首蛇“身”,那么女娲的身体是谁创造的呢?再如尧时射落九个太阳的羿,又出现在四代以后的夏朝,并夺去了大禹之孙太康的政权。

“矛盾”一词出自《韩非子》,楚国商人推销无比锋利的矛和无比坚固的盾,却无法回答“矛刺盾”的问题。韩非子的本意是在讽刺儒家的尧舜,尧舜皆圣王,舜为尧臣子时,解决了农民的土地纷争、渔民的渔场纠纷以及工匠的产品粗制滥造等问题——如果尧真的是圣人,为什么还会有如此多的纠纷?

陈舜臣认为,儒家的圣人只有舜一个人,尧不过是起衬托作用:尧命令鲧治水而失败,舜推荐禹治水而成功;尧乃黄帝后代,舜出身贫寒,后者更符合古人对圣贤的预期。尧与舜未必是历史中真实存在的人物,很有可能是后人塑造,因为《诗经》中有禹而无尧舜;但尧舜的出现应当在儒家之前,因为孔子对二人笃信不疑。

夏商周

夏、商、周这三个王朝都建立在黄河边上,夏在中游,商在下游,周在上游,分别成为文明的创建者。夏的始祖是禹、商的始祖是契、周的始祖是后稷,三人曾一同治水,他们的后裔分别成为夏商周三个王朝的创建者。

这三个王朝的历史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桀与纣是齐名的暴君,桀讨伐有施氏得到美女妹喜,纣讨伐有苏氏得到美女妲己;妹喜与妲己不仅读音相似,结局也相似,后世也一同被归为亡国的“祸水”。周幽王宠溺褒姒,为求每人一笑不惜“烽火戏诸侯”,也是西周灭亡的原因。

商与周建国的历程也非常相似。桀抓捕汤于夏台,后释放,汤夺取政权;纣囚禁文王于羑里,后赦免,文王之子武王夺取政权。商夺取政权依靠贤相伊尹,周夺取政权依靠尚父吕望。汤与文王都是至德之人,汤的仁德惠及禽兽,文王的仁德使纣王的军队纷纷倒戈。(但无论是前朝的暴虐还是后朝的仁德,都存在相当的水分。)

这几段历史实在太过相似,因此经常有人怀疑是一分为二的故事。有人据此推断,夏王朝并没有真实存在过。历史学家也的确拿不出公认的直接的证据,最接近的是河南、山西发现的二里头遗址,但没有文字记载,只能靠推测。在20世纪初发现甲骨文之前,商朝的真实性也一度受到怀疑。

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通过甲骨文能够大致判断商朝的历史,发现与司马迁在《殷本纪》中的记述惊人地吻合,这极大增强了《史记》的可信度,因此《夏本纪》也同样值得相信。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没有明确的证据,我们仍然可以相信夏王朝存在过。

甲骨文发掘史

1899年,王懿荣任国子监祭酒(相当于国立大学校长),刘鹗(即《老残游记》的作者)为其幕僚,两人均对金石学有研究。王懿荣患有疟疾,当时没有奎宁,人们相信龙骨可以治疗,王家下人从药店买来龙骨,刘鹗偶然发现上面刻有看似文字的图案。刘鹗将其告诉王懿荣,两人开始研究,这就是甲骨文。几乎同一年,湖北巡抚端方也发现了甲骨文。北京的刘鹗与湖北的端方分购买甲骨片,并收集了大量文字。甲骨也就从药材变成了古董,时人争相收购,其中也出现了造假和毁坏。

药材商为了保守“龙骨”的秘密,谎称龟板出土于河南汤阴,但其真实的产地是河南安阳的小屯村。罗振玉于1910年确定了这个消息,但由于辛亥革命及后来的长期战乱,现场调查很晚才开始。1928年,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在此发掘,并确认这里就是商朝首都的遗址,殷墟。除了大量的甲骨片,人们还发觉了巨大的陵墓,其中有精致的玉器、青铜器等随葬品。

商朝出现青铜器,而且是“突然”出现非常精致的青铜器。之所以说“突然”,是因为商朝的青铜器几乎没有成熟的过程,它从一开始就非常成熟,人们据此推论,商王朝是西方民族入侵后建立起来的征服王朝,青铜器的制作技术就是由此而引进。这种观点未必准确,一个更可能的理由是,商朝迁都安阳小屯村之前曾多次改变首都,此时已是青铜文化比较繁荣的时候。商朝的青铜器在中国历史上是最发达的,之后的周王朝尽管数量更多,但水平却远远不如。商朝的青铜器主要用于祭祀,较少用于战争(武器)和农业(农具),而战国以后才开始出现铜镜。

商朝的高水平文字也是“突然”出现的。这些文字刻在甲骨上,因此较多地保存下来,今天我们很难看得到《史记》乃至唐代的文字真迹。可以说,选择甲骨刻字是中国文化与中国历史的幸运。甲骨文距离今天大约有三千年历史,今天的文字仍然可以和甲骨文翻译对照,是不是意味着今人与古人仍然息息相通呢,我们又是否可以从正在阅读的文字中感觉到历史的厚重呢?所以,陈舜臣说:古代史不仅仅是古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的历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的历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