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说说书里那朵”指甲花”

月亮记住了
2018-04-10 看过

《被月光听见》是乔叶的小说集,因为童年也用花染指甲的经历,对一篇《指甲花开》更有感,跟其他故事一样,都关于第三者。

一夫二妻的家族故事,就是《指甲花开》讲述的故事。小姑娘小春家的女人不能染指甲花,她满怀疑惑地私下里违抗,解开了家族尘封之谜:原来,小春的姨妈年轻时因为保证指甲花染指甲的功效,担心自己睡觉时手乱动,她妹妹也就是小春的妈妈出主意把姐姐的手捆在了床栏杆,不料,姨妈因此被到家里帮工、她自己并不中意的未婚夫性侵,被迫嫁过去后常遭虐待。后来,回娘家住的姨妈竟跟小春的爸爸在地里卿卿我我,小春妈妈和姥姥心知肚明,淡然接受。原来,小春的爸爸父亲年轻时本来是跟小春姨妈恋爱……此外,姥姥也不是小春妈妈和姨妈的亲生母亲,姐妹俩都是被她收养的。这个纠葛重重的故事,通过小春视角娓娓道来,因为两代三个女性的宽容和仁爱,几乎没有什么波折就化解了。故事里的指甲花初夏绽放,故事本身却有一股秋日里温和味道,在乡村秋日里的陌上,这样的伦理存在的可能。

乔叶的文风细腻温婉,贴切动人,有种散文韵味。《指甲花开》中描写段落,特好!

“指甲花多好啊。泼皮, 结实,春天撒下种,风风雨雨的就不用再操心, 不几天就出了两芽儿嫩嫩的翠苗儿, 出了苗儿,就一天一个样儿,像女孩子的身子一般, 葱葱茏茏, 苗苗条条地, 就长起来了。等到了初夏, 叶子就抽得细细的,长长的,叶子根儿那里就打起了绿色的小苞, 这时候,就该开花了。一开就是一个长夏, 开起花时,白的,粉的,黄的,紫的,大红的⋯⋯ 对了,还有两样儿女孩子们叫它们花花儿——花的花儿,有点儿绕口,开的是白底儿红晕和红底儿白晕的花,是最名副其实的花。这些花都是好看的。当然,更好看的,是这些个指甲花开到了女孩子们的指甲上。说来奇怪, 无论什么颜色的指甲花, 染到了女孩子的指甲上,都是一样的红。”

“日子是有脚的。在人身上有脚,在花身上也有。过了立秋, 指甲花明明还艳艳地开着, 那红却成了空的, 染到指甲上怎么都不上色了。然后, 花样子也渐渐地空了, 开得渐少, 渐败。秋分之后就开始打籽儿, 霜降之前,籽儿就一个个结牢实了。指甲花的籽儿也很有趣: 如果不动它们, 它们就严严地裹在一个绿色的圆团籽苞里, 这个籽苞嫩绿嫩绿的, 看起来像没开的花苞。采的时候, 要格外小心地从籽苞根儿处下手, 连带整个籽苞都采下来, 这样就省事了。如果稍一粗鲁, 触到了苞身, 那可就难收拾了。籽苞在你触到的一瞬间便会爆裂开来, 如一枚小小的炮弹, 炸出了无数的籽儿。有的籽儿落到地上, 有的籽儿落到花枝上,有的籽儿则落到你的手里和衣服上, 而那张包着籽儿的嫩绿皮儿呢, 也顿时蜷缩起来, 如同一颗瘪了气的心。”

美甲以外,指甲花还可以治病。它性味甘、温、微苦,有微毒。立体丰富的指甲花,带着温度和性格——像有些女人还有她们的爱情。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