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玩骰子?

Winnetou
2018-04-10 12:44:44

读《世界级阴谋》,从作者对阴谋论的论述中,觉得他混淆了两种类型的“阴谋论”:一是别有用心者将揭露真相的努力统统斥之为“阴谋论”,借以嘲弄和抵消揭秘所带来的影响,这使得“阴谋论”的提法也成了一种阴谋;另一种是二元对立模式下的冷战思维的产物,它需要炮制和夸张外在的动摇共同体的阴谋和威胁来强化和统一共同体的意志。

汉娜•阿伦特在《极权主义起源》中把阴谋论看作是是极权主义产生的基石,“因为以假设性的阴谋论来解释事件会把大众聚集在一起,消除他们的疑惧,将他们引入极权主义的逻辑中”,这可以看做是后一种“阴谋论”。作者引用阿伦特的话,认为大众宁愿相信想象,被那些“既具有普遍性,也具有自身严密性的阴谋论所吸引”,其“对现实性的逃离是其对不能尽情生活和无法继续生存的这个世界的鞭挞,而人们“总需要不断将混乱和偶发的状况转化成一种具有相对一致性的图解中”。无疑,人性具有逃避自由等诸多弱点,但利用人性弱点对大众进行操控,以实现一己之私则是阴谋者的伎俩。可叹的是,作者的混淆回避了公众获取真相的知情权,掩盖了阴谋操纵者可以利用人性的弱点,设计和改造世界的现实,却只将矛头对准被蒙蔽的大众上,这好像是《彼

...
显示全文

读《世界级阴谋》,从作者对阴谋论的论述中,觉得他混淆了两种类型的“阴谋论”:一是别有用心者将揭露真相的努力统统斥之为“阴谋论”,借以嘲弄和抵消揭秘所带来的影响,这使得“阴谋论”的提法也成了一种阴谋;另一种是二元对立模式下的冷战思维的产物,它需要炮制和夸张外在的动摇共同体的阴谋和威胁来强化和统一共同体的意志。

汉娜•阿伦特在《极权主义起源》中把阴谋论看作是是极权主义产生的基石,“因为以假设性的阴谋论来解释事件会把大众聚集在一起,消除他们的疑惧,将他们引入极权主义的逻辑中”,这可以看做是后一种“阴谋论”。作者引用阿伦特的话,认为大众宁愿相信想象,被那些“既具有普遍性,也具有自身严密性的阴谋论所吸引”,其“对现实性的逃离是其对不能尽情生活和无法继续生存的这个世界的鞭挞,而人们“总需要不断将混乱和偶发的状况转化成一种具有相对一致性的图解中”。无疑,人性具有逃避自由等诸多弱点,但利用人性弱点对大众进行操控,以实现一己之私则是阴谋者的伎俩。可叹的是,作者的混淆回避了公众获取真相的知情权,掩盖了阴谋操纵者可以利用人性的弱点,设计和改造世界的现实,却只将矛头对准被蒙蔽的大众上,这好像是《彼德伯格俱乐部》中提到的“塔维斯托克研究院的策略”(见该书P.67)。

阿伦特对大众的批判可谓与法兰克福学派的口径一致,但我更对造成大众逃离现实性的原因充满着疑问。什么是现实性?如果它是虚幻的、炮制出来的,为什么不逃离?而且,当偶发的巧合越来越多,为什么不会有因果律,不会存在精心的设计和操控?

作者在引用诺姆•乔姆斯基的话来驳斥阴谋论时加剧了我的疑问。乔姆斯基的话是这样的:“‘阴谋论’已经成为智慧的代名词,是当人们不想让你对真正发生的事进行思考时通常会说的话。”乔姆斯基谴责阴谋论的拥护者篡改历史和事实,蒙蔽公众或只想找个替死鬼。可是,什么是“真正发生的事”呢?人们对此知道多少?有无知情权?人们是否不得不借助解密的信息才能真正思考、说话,否则就是被愚弄,被错误导向,被引入偏见?让我尤其惊讶的是,这位鼎鼎大名的学者竟然也从事着秘密的职业,我从丹尼尔•伊斯图林在《彼德伯格俱乐部俱乐部》的揭秘中得知,乔姆斯基与这个操纵世界的影子集团有着密切的关联,为该组织下属的政策研究院工作(见该书P.64),他的学术研究远非那么单纯。

作者承认,“当阴谋论的证据被视为妄想症的表现而遭到怀疑时,则也可能存在着真正的阴谋”,这恰好用来显示乔姆斯基的潜台词。可是,从历史学的视角来看待阴谋论,似乎阴谋论根本上不了历史台面一样,但是,没有共济会干预的近代史,会是近代史吗?从学术的近现代建制来看,很难发现没有共济会的影子,何新通过对希腊历史的考据,发现其中的疑窦丛丛,脱不了共济会的干系。即便不考虑共济会,只从走出神话的二元对立的历史视角来看待学术的演变,也能推断推动历史趋向的背后,总有矛盾双方的力量在消长,不过,反者道之动,在二元对立的格局中,没有真正的赢者。大道为公,天道的法则岂是少部分人所能臆测?又岂是阴谋论者所能左右?

卡尔•波普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反对用阴谋的标尺来分析历史的方法,因为他相信,阴谋家并不总能预定结局,所以很少能从其阴谋中获益,因为意料不到的节外生枝难以避免。但是,卡尔•波普是否低估了人类被操控的弱点,低估了操纵、设计者的能力?更忽略了,慈悲和爱的力量远远大于自我的偏狭与执着,不要忘了,依从佛教逻辑,偶然性是不存在的,一切皆有因果。

这是否喻示着宇宙时间亦有它自己的目标?命运有它自己的方向?正如每个人有其天命一样,因为我们没有读懂上帝给我们每个人的密码,于是,最大的阴谋家好像就是上帝了。与之相比,其他所有的阴谋者若玩得成功,也不过是他的影子而已。

谁在玩骰子?对表象的追问让我们可以从中去探寻真理,由下贯通形上,走上一条开悟的道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级阴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级阴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