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读加缪《局外人》《鼠疫》

二马力_D
2018-04-10 11:36:27

每个人的存在,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自我的表象确因人而异。默尔索和雷克斯,基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表象。

默尔索对于人情人性,是一种局外人的淡漠,母亲的死,玛丽的爱,他始终以事外的视角对待。有时,母亲的印象会再次闯入他的记忆,顾念回忆的种种,而生活的改变对他而言,只是习惯的问题,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在我看来都一样”。这既是不在意,也是无能为力。最后他以死亡来与人类群体保持一致,既然生而无不同,那则死而求同。

人之行走于人世间,所求为何?

面对鼠疫,人们从不安到绝望,再到听天由命。当然,也不乏像雷克斯一样选择作战到底的人。从开篇到结尾,人们对于这场灾难的心境变化,跃然纸上,也正表现人性面对苦难的脆弱与坚忍,及苦难过后的强烈再生力。雷克斯既没有塔罗的“英雄主义”,也不怀“圣人情结”,面对鼠疫却不急不躁,不喜不悲,只是坚定履行医者的本分:治病救人。对他而言,鼠疫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小说最后他终于承认自己就是这本书的作者。

而塔罗没有成为圣人,却通过走向死亡找到安宁。正如他说的,人值得赞赏的东西总是多于应该蔑视的东西。相反,歌塔德则是个截然

...
显示全文

每个人的存在,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自我的表象确因人而异。默尔索和雷克斯,基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表象。

默尔索对于人情人性,是一种局外人的淡漠,母亲的死,玛丽的爱,他始终以事外的视角对待。有时,母亲的印象会再次闯入他的记忆,顾念回忆的种种,而生活的改变对他而言,只是习惯的问题,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在我看来都一样”。这既是不在意,也是无能为力。最后他以死亡来与人类群体保持一致,既然生而无不同,那则死而求同。

人之行走于人世间,所求为何?

面对鼠疫,人们从不安到绝望,再到听天由命。当然,也不乏像雷克斯一样选择作战到底的人。从开篇到结尾,人们对于这场灾难的心境变化,跃然纸上,也正表现人性面对苦难的脆弱与坚忍,及苦难过后的强烈再生力。雷克斯既没有塔罗的“英雄主义”,也不怀“圣人情结”,面对鼠疫却不急不躁,不喜不悲,只是坚定履行医者的本分:治病救人。对他而言,鼠疫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小说最后他终于承认自己就是这本书的作者。

而塔罗没有成为圣人,却通过走向死亡找到安宁。正如他说的,人值得赞赏的东西总是多于应该蔑视的东西。相反,歌塔德则是个截然相反的人数,鼠疫来临前每天担心警察上门,紧张到上吊,后来鼠疫来了,他也适应了鼠疫的生活并怡然自得,可是,疫情趋于平息,他反而不安,最后悲剧收场。人性的多面,在不同的角色中淋漓尽致。时间可以让人逐渐接受苦难,人们却始终无法适应生活的每一次转变。

生存的意义,每个人都有一个求索的过程,人们对于存在又付诸不同的行动。或放任,或反抗,或随波逐流,万物秩序的终点无异是死亡,如何立身于声色的现在,确是存在的意义。个体在历史长河的痕迹如沧海一粟,立足自身,确是整个宇宙,一叶可知秋,何况作为一个思想独立的人。字里行间的正能量,正是加缪要诉说的存在主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局外人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 鼠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