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还是那个现场吗?

猜猜.
2018-04-10 10:16:51

由于《解剖师》的缘故,让我关注这位名不经传的作家宇尘,尽管他构筑的是悬念,但是在严密的推理下悬念只不是障眼法,或者从本质上说,我们并不具备成为一位探长的潜质。 重返现场,仅仅从字面上理解,就很惊悚。现场感是小说中不可或缺的,必须有生活的痕迹,不似诗歌,一群疯子在那时自说自话,以为自己写的都是上帝的语言,实则还是鬼王的符号。而现场感,最怕的就是你在不该有的细节上胡作非为地任由细节在生长,甚至以细节代替了全局,让你我觉得是意识流。现场如此重要,我们重返时,还是其本来面目吗? 重返,还是那个现场吗?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追随宇尘的笔触,发现作为一位探长,除了坚强的心脏外,可以处变不惊,还应该有丰富的见识,能够在细节上更胜一筹的观察力,但如果认为这就是探长的全部,那几乎是误打误撞的,从宇尘的笔下我们就见到了没有一位好的配角,或者说是助手,对于主人公的性格养成、塑造都是无能为力的。 陆小棠临危受命,很多小说都意在设计这样的情节,为什么临危呢?死者已经停止了呼吸,对于生者还会有威胁吗,有!因为在凶手没有被发现的时候,还会出现更多的死者,甚至在一个机缘巧合的设计中,探长倒会

...
显示全文

由于《解剖师》的缘故,让我关注这位名不经传的作家宇尘,尽管他构筑的是悬念,但是在严密的推理下悬念只不是障眼法,或者从本质上说,我们并不具备成为一位探长的潜质。 重返现场,仅仅从字面上理解,就很惊悚。现场感是小说中不可或缺的,必须有生活的痕迹,不似诗歌,一群疯子在那时自说自话,以为自己写的都是上帝的语言,实则还是鬼王的符号。而现场感,最怕的就是你在不该有的细节上胡作非为地任由细节在生长,甚至以细节代替了全局,让你我觉得是意识流。现场如此重要,我们重返时,还是其本来面目吗? 重返,还是那个现场吗?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追随宇尘的笔触,发现作为一位探长,除了坚强的心脏外,可以处变不惊,还应该有丰富的见识,能够在细节上更胜一筹的观察力,但如果认为这就是探长的全部,那几乎是误打误撞的,从宇尘的笔下我们就见到了没有一位好的配角,或者说是助手,对于主人公的性格养成、塑造都是无能为力的。 陆小棠临危受命,很多小说都意在设计这样的情节,为什么临危呢?死者已经停止了呼吸,对于生者还会有威胁吗,有!因为在凶手没有被发现的时候,还会出现更多的死者,甚至在一个机缘巧合的设计中,探长倒会首当其冲,与其说是为了别人、为了社会,不如说是为了探长本人,更严重的说为了探长的亲朋好友,当然,陆小棠是否有这样的觉悟,我们并无法从书中得知,只知道没有一个好的伙伴,就会有一位猪一样的队友,通过性格、表现出来的只是为人处世的方法,对称之下,慕容雨川真的是奇葩,他做的是与探案、破案无关的事情,而是假借着正义行着自己的私心杂念而已。 我不知道宇尘为什么要反衬,只是读到了此部书的后几则时,才能恍然大悟,破案并不是头等大事,在破案中识别自我的局限才是极其重要的,通常而言的知己知彼,我们更侧重于对彼的情报获知与分析,而对自我却陷入了先入为主的误区,你只是片面地夸大了自己的长处与优点,却忽视在阴暗之处你的短处和缺点就会成为犯罪嫌疑人的把柄,甚至因此毁灭了一位天才似的探长。此种 假设一举扭转了我们长期以来的神化,特别是对正义者的神化,相反,只有在宇尘的这种笔法下,我们才知道社会并不会因为精英的存在而更加安全,精英本身如果是泥菩萨的话,再多的唐三藏也无法取回真经。 连环案是这类小说比较擅长的桥段,宇尘在继承这一传统时,却处处埋下了伏笔,好比让读者带着冲锋枪,需要穿越无穷无尽的雷区,我们倒下并不是因为敌人猛烈的炮火,而是因为我们无以克服的麻痹,犯了很多阴沟里翻船的事情,这诚然是对人,而不是对某一位两位精英的提醒,此书的最大意味或许在此处得到了浓墨般地展开。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重返现场.救赎者》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