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的孤独者:漂泊于轮回

Unstoppable
2018-04-10 09:09:27

漂泊: 我、吟子、妈妈都是无根的漂泊者,她们是一个孤独女性、城市孤独人生命中不同年龄段的分解和写照。“我”正处于在平淡循环的生活和寡味趋同的感情经历(与藤田和平阳没有激情的相遇、在爱情中自己的自卑与沉默、沦陷于琐碎日常而疑似因第三者猝然冷却、转变的感情)、背负着巨大心理压力和生活压力的异乡都市人;吟子是体会了人世百态生活表面消沉不再追逐欲望,但实际上却时而有着对青春和对热烈的渴求(与方介的稳定恋爱、偷用我的化妆品、化浓妆跳舞演出等)的老年都市孤独者;妈妈是赴中国重新结婚在中日辗转的无乡愁的中年孤独者,但还有在追求现世享受。 没有刻骨铭心的亲密关系 滑冰场男友的淡漠……; 仿佛社会伦理网络下的名义的亲情:与母亲相见时母女的相互揣度和自我保留,母亲对我的刻意弥补、长大相遇后对于母亲“涂指甲油”这一生活习惯的改变,甚至都无法诉诸口头交流,我在母亲面前是自卑的…… 轮回: 三个主要的女性形象以及春夏秋冬的轮回,便是孤独者日常程式,而她们会在“冬”逝去后,“迎接春天”,正如我在失去藤田之后,又都市式偶遇恋爱了新的男朋友,以电车上的都市速度,在吟子房子的景观闪现后告别了自己过去这一段寄宿生活,驶向

...
显示全文

漂泊: 我、吟子、妈妈都是无根的漂泊者,她们是一个孤独女性、城市孤独人生命中不同年龄段的分解和写照。“我”正处于在平淡循环的生活和寡味趋同的感情经历(与藤田和平阳没有激情的相遇、在爱情中自己的自卑与沉默、沦陷于琐碎日常而疑似因第三者猝然冷却、转变的感情)、背负着巨大心理压力和生活压力的异乡都市人;吟子是体会了人世百态生活表面消沉不再追逐欲望,但实际上却时而有着对青春和对热烈的渴求(与方介的稳定恋爱、偷用我的化妆品、化浓妆跳舞演出等)的老年都市孤独者;妈妈是赴中国重新结婚在中日辗转的无乡愁的中年孤独者,但还有在追求现世享受。 没有刻骨铭心的亲密关系 滑冰场男友的淡漠……; 仿佛社会伦理网络下的名义的亲情:与母亲相见时母女的相互揣度和自我保留,母亲对我的刻意弥补、长大相遇后对于母亲“涂指甲油”这一生活习惯的改变,甚至都无法诉诸口头交流,我在母亲面前是自卑的…… 轮回: 三个主要的女性形象以及春夏秋冬的轮回,便是孤独者日常程式,而她们会在“冬”逝去后,“迎接春天”,正如我在失去藤田之后,又都市式偶遇恋爱了新的男朋友,以电车上的都市速度,在吟子房子的景观闪现后告别了自己过去这一段寄宿生活,驶向约会地点。但是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在一段一段的感情经历后,“我”逐渐学会了非竭力地恋爱与平静生活,趋向吟子,但是这种源自人普遍的对爱的渴望 而产生的感伤与空虚,是陪伴人一生的,就像我们在吟子苍老与活力并存的生命状态中呈现的一样,挣扎在充斥着“噪音、猫毛、霉菌”(象征层叠记忆)的生命孤独之中。 小说中都市意象是带着死亡气息的: 门楣上的死去的罗基们的肖像:象征着一个都市人的邂逅,生命中路过的人恋爱中的人都是相似的(和“我”的两段失恋经历与分手结合起来),最终留下的不是烙印是淡影,很快就会被下一个人替代。 同性质的,还有我初到吟子家偷偷拿去的俄罗斯套娃:一个人平淡循环的生活状态。 那些我曾经好奇的老物件“套娃、绿平绒小盒子、掉了脑袋的木偶”更是都市人孤独傀儡、空虚、封闭心理状态的写照。 这种死亡气息中的亮色是“电车”: 第一次出现是在“春”章节中我和藤田恋爱后在我的屋子里隔窗看飞逝的电车,喧闹闪逝的电车景观承载着我这个年轻人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和寡味生活的厌弃,结尾也是乘坐电车驶向新生活与爱情,所以电车是与吟子凝滞的生活调性的强烈对比,它也表现着一个青年孤独的生命旅人的都市生活节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好天气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好天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