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曲 小夜曲 7.9分

不论下雨或晴天 评价

Unstoppable
2018-04-10 09:06:02

城市中的孤独者 名义上的朋友关系,却夹杂着无法理解、自说自话、主观意志、自私自利、情绪化波动的水分,让这种联系变得虚无渺茫,沦为冰冷的工具关系。 制造狗味的秘密烹调、拆解沙发等行动指示,是查理借着动物的捣蛋的把戏来发泄自己对生活的厌倦,是查理借助“我”发泄愤怒和沮丧。当然这种宣泄中的快感对城市的孤独人来说是共通的,不仅是主导者的,体验者的,也是观看者的,所以才有查理、我的疯狂和埃米利的异常平静与入迷观看。他却将不对等的无理要求完全咬定这是对“我”的帮助,并且一意孤行地要求别人对自己的遵从和配合,甚至爆粗口“他妈的什么朋友”。对于朋友的选择是为了利用孤独者的零余属性,是为了反衬自己。甚至要求朋友不提出自己对音乐的任何看法。朋友变成了一种工具,这是面向实际生活的解决方式的为己所用。 查理与“我”关于第三者的争论是电话中的自说自话,对第三者话题的态度的转变是突然的,查理认为他爱慕的年轻牙医是逝去的理想主义,或许这种理想主义一直被他的实用功利主义埋没,但是他希望借助他人(年轻女性)把关在心中的自我释放出来,从这一方面来说。情人也是一种工具,这是面向与外界无法沟通而渴求安放灵魂的漂泊。 在夫

...
显示全文

城市中的孤独者 名义上的朋友关系,却夹杂着无法理解、自说自话、主观意志、自私自利、情绪化波动的水分,让这种联系变得虚无渺茫,沦为冰冷的工具关系。 制造狗味的秘密烹调、拆解沙发等行动指示,是查理借着动物的捣蛋的把戏来发泄自己对生活的厌倦,是查理借助“我”发泄愤怒和沮丧。当然这种宣泄中的快感对城市的孤独人来说是共通的,不仅是主导者的,体验者的,也是观看者的,所以才有查理、我的疯狂和埃米利的异常平静与入迷观看。他却将不对等的无理要求完全咬定这是对“我”的帮助,并且一意孤行地要求别人对自己的遵从和配合,甚至爆粗口“他妈的什么朋友”。对于朋友的选择是为了利用孤独者的零余属性,是为了反衬自己。甚至要求朋友不提出自己对音乐的任何看法。朋友变成了一种工具,这是面向实际生活的解决方式的为己所用。 查理与“我”关于第三者的争论是电话中的自说自话,对第三者话题的态度的转变是突然的,查理认为他爱慕的年轻牙医是逝去的理想主义,或许这种理想主义一直被他的实用功利主义埋没,但是他希望借助他人(年轻女性)把关在心中的自我释放出来,从这一方面来说。情人也是一种工具,这是面向与外界无法沟通而渴求安放灵魂的漂泊。 在夫妻间接交流的过程中,“我”被尴尬利用,并且夫妻俩态度的切换十分迅速。在“我”独自一室时,与二人的电话沟通更是模糊而充斥着主观意念、主观控制的,电话中的欺骗让“我”在提早回来的埃米利面前尽显丑态,充分显示人与人的不信任;当窥见小本子上记载的他人内心真正的想法的时候,“我”才看到自己在他人眼里真正是一个无用的负担;但是 和埃米利有着共同的听歌跳舞喜好的雷,让她想要在这次旧友陪伴中得到青春年代爱好和记忆的重温。这里“我”,作为回忆担当又沦为埃米利短暂脱离无聊现实的工具,在音乐舞蹈中,两人从一团糟的房屋中得到暂时的抽离。结尾尽显“我”的无所谓和对现实的逃避,有着无力面向现实的苍白和麻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夜曲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夜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