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你是否也想写点东西?

秋秋的无尽夏
2018-04-10 03:49:45

承认自己想写点东西是一件很难的事吗?在我看来,确实是的。三四年前我也是一个文字编辑的狂热爱好者,甚至强迫自己稍微有一点感触或者看到一点“文笔优美”的词句就要记录下来,摘录到每月发表在空间的日志里。后来突然重读那些零零碎碎的文章时,只感觉到了矫情。继而永久关闭了这些文章的阅读权限,指望着他们慢慢腐烂掉,然后看过这些文字的人全部忘掉我曾经的“青春疼痛文学爱好者”人设。也就是这样,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兴许但凡是个爱读书的普通人,也可能有过想要创作的念头,但最终因为某些原因而作罢,我大概就是其中的一员,所以当我在考研之后逐渐开始萌生转行的念头时,村上的这本书竟然成为了我的指路灯(惊恐脸)?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一千个小说家也是有一千种生活方式的吧。说实话我没有真正完整读过村上先生的小说(抱歉),但是我却抱着村上先生的诸多零散的随笔散文读的津津有问,比如读了《跑步》我就天天去夜跑,虽然只坚持了两三个月,读了《国境》我就天天盼望着也能旅个游写个文,尽管读《小说家》的初衷是为了学着写点可持续性阅读的东西,至少不是三五年后再读时起一身鸡皮疙瘩的那种,但也确实不能否认我开始盼望着成为一个作家这件事。比起生活规律,严于律己的村上先生,我大概很可能就是那种有井喷潜力但最终销声匿迹的“作家”吧,尽管我心中暗暗决定改改自己的习惯(开玩笑的)。

言归正传,这本书的排版思路很明确,开始是村上先生对小说家的直观描述,通过讲两个男人爬山的故事来解释小说家的思维方式,村上先生用了一个很有趣的词来形容‘脑子不太好使’的那种,就是小说家的特质。其实在我看来,适合做小说家的人并非真的“脑子不好使”,而是能够沉下心稳得住的人。你想想啊,写小说,少说也要几万字,多则无上限,需要庞大的逻辑架构,对人物的刻画和故事情节的交待更是需要耐心和意志力,需要花很大功夫,对于那种三心二意,容易受到打扰,也容易分心的人(我)来说,确实是一种煎熬,更谈不上在快乐中创作,多半也都是在拖延和催稿中创作。

紧接着,村上先生终于写到了他刚成为小说家那会儿,受到很多非议,在我看来大概是被嫉妒吧,虽然村上先生没直接说,但他估计也是这么想。这一章节让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的人创作的可以流传千古,有的人(我)的文章保质期只有三两年。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小说家的,尽管好像大家都能写点什么,但是质量却参差不齐。简单来说就是,读书少啊。村上先生从小就爱好读书,高中就开始阅览欧洲古典文学。那时候他也没有急着写点什么,直到29岁看棒球比赛的那一天,积累了十几年的灵感开始慢慢倾泻,在此后几十年里一直不曾间断。多读书啊,不读书还写小说的朋友们(我)可怜可怜你们朋友圈的读者们吧,他们就是单纯想刷个朋友圈而已。持之以恒地读书,就算成为小说家以后也不曾间断的读书活动,将为小说的创作提供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似乎大家对于花边新闻的兴趣远远高于作品本身,所以尽管很多人都拿村上先生没拿过诺贝尔文学奖之类的开玩笑,其实这些人(还是我)里面真正读过村上先生小说作品的少之又少。村上先生也勇敢回应了文学奖这件事,原话是“最重要的是有好的读者。不管是什么样的文学奖、勋章或者善意的书评,都比不上自掏腰包买我的书的读者更有实质意义。”信不信由你咯!如果是郭敬明韩寒这么说我可能会觉得他虚伪,但是对于天天长跑和听爵士乐,年年参加马拉松,几乎不出席大大小小的见面会,有时间就看书写作和翻译的村上春树,这话可能确实是他的心声吧。还记得两年前的芥川奖获奖作品的人,还记得三年前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人,世上只怕不会太多。你自己记不记得?假如一部作品果真优秀,经历了适当的时间磨炼之后,人们就会永远把它留存在记忆中。所以文学奖的梗,一般玩玩就好,但如果总是有人反反复复拿出来开玩笑,还是该义正严辞地请他多读读书的好。

对于小说的原创性,该写点什么,为谁写作,如何提高视野,如何把握时间以及写小说时应该同时坚持锻炼这些建议,村上先生都非常仔细和全面地讲解了一番,想写小说的人(我)需要多多留意。

最后,我也想得到一个像河合先生一样的知己,懂怎么倾听也无需多言,给我一些鼓励,让我再坚定自己的决心,不要再动摇。

夏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