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就是披着强奸犯外衣的巧言令色。

kuaneos
2018-04-09 23:32:14

思琪在被强暴后甚至告诉自己要爱上他,“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她实在太小了。文学不能拯救她,刘墉和影剧版不能拯救她,她宁愿自己从来没读过书。他太俗太脏太恶心了,他连掩饰都懒得,这么俗这么脏这么恶心的他说这件事之于他是《红楼梦》的“娇喘微微”,是《楚辞》是《史记》是《庄子》,他让她明白“文学是对着五十岁的妻和十五岁的情人可以背同一首情诗”,文学就是披着强奸犯外衣的巧言令色。长达五年的凌迟一刀刀把她的痛苦、犹疑、沉默给剖开,她没有感到明晰,反而更加混乱孤独,没有实感。他从最开始就把新生的她残忍地撕裂开,把她复制成赝品,把她从她分裂成房思琪和李怡婷,打破阻断了她们成为伊纹的可能性,她的人生从那一点出现拐点,开始歪斜。李国华摧毁了她对文学的思想,对性和爱情的想象,五年里的分分秒秒思琪都被逼仄在六楼、小旅馆、小公寓,身体在成长,灵魂被套上枷锁。金色的电梯门,摇晃的水晶灯,漂亮的长毛地毯,在手心硌出白印的钥匙,五种不同的饮料,她的时间被折叠在这些物体之间进行往返跑。她不是没有在自寻出路,她在拿莎士比亚擦掉自己的同时也用书写找回主导权,但她太困惑了,受到质疑的文学完全没有办法支撑她,书中展

...
显示全文

思琪在被强暴后甚至告诉自己要爱上他,“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她实在太小了。文学不能拯救她,刘墉和影剧版不能拯救她,她宁愿自己从来没读过书。他太俗太脏太恶心了,他连掩饰都懒得,这么俗这么脏这么恶心的他说这件事之于他是《红楼梦》的“娇喘微微”,是《楚辞》是《史记》是《庄子》,他让她明白“文学是对着五十岁的妻和十五岁的情人可以背同一首情诗”,文学就是披着强奸犯外衣的巧言令色。长达五年的凌迟一刀刀把她的痛苦、犹疑、沉默给剖开,她没有感到明晰,反而更加混乱孤独,没有实感。他从最开始就把新生的她残忍地撕裂开,把她复制成赝品,把她从她分裂成房思琪和李怡婷,打破阻断了她们成为伊纹的可能性,她的人生从那一点出现拐点,开始歪斜。李国华摧毁了她对文学的思想,对性和爱情的想象,五年里的分分秒秒思琪都被逼仄在六楼、小旅馆、小公寓,身体在成长,灵魂被套上枷锁。金色的电梯门,摇晃的水晶灯,漂亮的长毛地毯,在手心硌出白印的钥匙,五种不同的饮料,她的时间被折叠在这些物体之间进行往返跑。她不是没有在自寻出路,她在拿莎士比亚擦掉自己的同时也用书写找回主导权,但她太困惑了,受到质疑的文学完全没有办法支撑她,书中展现出来世界的伤痛总是没有存在的实感的,她被生活中的事实袭击后就困在自己的井里,四壁光滑,即使头顶有亮光也无从着力攀爬。五年来赵飞燕的温柔乡,蔡元培和周峻,成语词典里的千夫所指,这些通通化作绳索套在思琪的脖颈,慢慢收紧,一点点勒话至她窒息。有些痛苦是毁灭性的,是不能被和解、被原谅的,正面思考留给的是媚俗无知的人,对文学信仰的崩塌和对命运的失望逼迫她看到世界的背面。思琪在日记里写:“其实我第一次想到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人生如衣物,如此容易被剥夺。”她从一开始就已经被他杀死了。

我从每一个字里都能读到林奕含沉默的呼救,可是来不及了。心痛和惋惜几乎把我冲垮了。

有些东西看完风过无痕,在你心里留不下一点涟漪,有些则像潮落后的海滩,划痕被抚平、海水渗入脚印,整个世界沉寂如同新生。但只有你知道,潮湿的一层浮沙下,有一颗贝壳深嵌在沙砾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