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不在我 错不在我 8.0分

执迷不悟者,有你吗?

章述
2018-04-09 22:18:59

美国著名作家斯蒂芬.金有一篇代表作《肖申克的救赎》,讲述的是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银行家安迪被指控枪杀妻子和情夫,在一系列“铁证”面前身陷囹圄,安迪在狱中利用专业知识和顽强意志,最终实现了自我救赎。在安迪的谋杀案中,有一个重要证人——商店职员,他证明安迪买过香烟、啤酒和擦碟纸巾。安迪坦言确实买过香烟、啤酒,但用来掩盖枪声的擦碟纸巾,却是无中生有。空穴来风的事,店员为何能说得言之凿凿?证人并非有意作伪证,他只是在媒体、警察、检查官的一步步诱导下,说出第一个谎言。当他因为证词而成为法庭明星、扬名于公众面前时,他做不到自我揭穿,于是不得不将谎言进行到底,甚至不惜以母亲的名义起誓,恐怕最后连他自己都相信了这份编造的擦碟纸巾的证词。书中不止一次写道:记忆实在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

店员的初衷并非陷害安迪,但他终究还是成了制造安迪冤案的一柄利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错不在我》一书中给出了解释:这是由认知失调引发的自我辩护

...
显示全文

美国著名作家斯蒂芬.金有一篇代表作《肖申克的救赎》,讲述的是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银行家安迪被指控枪杀妻子和情夫,在一系列“铁证”面前身陷囹圄,安迪在狱中利用专业知识和顽强意志,最终实现了自我救赎。在安迪的谋杀案中,有一个重要证人——商店职员,他证明安迪买过香烟、啤酒和擦碟纸巾。安迪坦言确实买过香烟、啤酒,但用来掩盖枪声的擦碟纸巾,却是无中生有。空穴来风的事,店员为何能说得言之凿凿?证人并非有意作伪证,他只是在媒体、警察、检查官的一步步诱导下,说出第一个谎言。当他因为证词而成为法庭明星、扬名于公众面前时,他做不到自我揭穿,于是不得不将谎言进行到底,甚至不惜以母亲的名义起誓,恐怕最后连他自己都相信了这份编造的擦碟纸巾的证词。书中不止一次写道:记忆实在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

店员的初衷并非陷害安迪,但他终究还是成了制造安迪冤案的一柄利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错不在我》一书中给出了解释:这是由认知失调引发的自我辩护。当一个人内心出现两种互相矛盾的认知时,会陷入一种不愉快的心理状态,即认知失调。为了缓解痛苦,人就会不自觉地进行自我辩护,通过自圆其说,将错误的行为合理化。就好比一个正在减肥的人,明知巧克力是减肥的天敌,却奈不住嘴馋,互相矛盾的状态让他陷入痛苦,此时他只要不吃就能解决问题,但他却偏偏选择了一种对他而言更容易实施的错误的行为——拿起了巧克力。他“吃巧克力”的行为与“不能吃巧克力”的见解不一致,为了减少失调、保住自尊,他不得不自欺欺人——不断暗示自己吃一两块巧克力并不会对体重有多大的影响,胖一点说不定对皮肤更好呢!

认知失调理论最初是由费斯汀格提出,后与同事艾略特一起将这一理论加以完善,艾略特正是《错不在我》一书的作者之一。《错不在我》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心理学经典著作,由卡罗尔·塔夫里斯和艾略特·阿伦森共同编写。卡罗尔·塔夫里斯是美国著名的社会心理学家,为《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等出版物撰写心理学专栏文章。艾略特·阿伦森,主要研究社会影响和态度改变、认知失调等,他是唯一一位在研究、教学和写作三方面均获得美国心理学会最高奖的心理学家,代表作还有《社会性动物》。

《错不在我》作为一本心理学著作,不仅指出人们进行自我辩护的缘由是产生了认知失调,更是用大篇幅解析认知失调的表现以及带来的恶劣后果,最后还提出一些应对的小建议。书中没有晦涩的专业术语,反而是全程以屡见不鲜、切合日常的大量案例进行分析,进行思想指导的同时不给读者制造阅读门槛,是一部不容错过的经典作品。《战国策》中有一句名言:“前世之不忘,后事之师。”成功之路都是从失败教训中总结得来,而认知失调却让人在自我辩护中逐渐迷失。通过《错不在我》,我们来看看人是如何一步步开启自我辩护之路的。

我们往往认定自己是个聪明睿智的人,目标坚定不移、行事易如反掌,所以当为了做成某件事而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时,无论事实如何,我们都不会轻易承认这件事竟然毫无价值。我们会努力寻找证据,将认知锁定在目标的积极面,放大优点、忽视缺点,力求证明自己做的事是非常有意义的。就如在世界末日的预言中,为此倾家荡产的人即便在预言失败后仍不愿意接受现实,对末日之言更坚信不疑,而那些没有付出巨大代价的信徒,更容易从无稽的预言中醒悟过来。

我们向来认为自己是个好人,所以当自己做出某种与“好人”相背离的攻击行为时,自我辩护又会粉墨登场。我们不会承认这是自己的过错,认为攻击行为在当时的场合是理所应当的,即便有错,也都是外界因素造成的,甚至会越觉得是对方活该。实在不行,就只能先承认自己的错误,并希望尽快翻篇,当一切从来没发生过。长此以往,攻击-辩护-攻击,陷入恶性循环,以至最后暴力越演越烈。法制日报曾披露,中国2.7亿个家庭中大约有30%存在家庭暴力,政府在15年正式确立《反家庭暴力法》。居高不下的比例让无数专家投身到家暴的研究与应对中,虽然施暴缘由还没有一个统一定论,但施暴者在攻击过后的自我辩护却是毋庸置疑,而且在辩护后的下一次更凶狠的攻击行为也在静待着。家暴不会只发生一次,就是从认知失调引起的自我辩护开始的。

我们都爱以自我为中心,所以当其他人以不同观点出现时,我们一边只想坚守自己的信念,一边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孤行己意,于是只好千方百计寻找坚定该种信念的证据,而对与其持相反观点的证据视而不见,甚至还会刻意贬毁对方,吹毛求疵,歪曲事实。在《肖申克的救赎》中,警察、检察官和陪审团依照自己的经验和技术,都认定安迪是个冷静且残酷的杀人犯,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安迪无法解释和开脱的人证与物证上,而对利于安迪的证据视而不见,以致安迪这起冤假错案直到一个职业小偷托米被关进监狱才算破解了真相。

要承认一句“我错了”实在太难,尤其是过错越大,认知失调程度越深。要跳出自我辩护的恶性怪圈,就要试着做一个批判性思考者,对自己的思维方式进行检视和反思,学会有效批判,做到公正思考。不要让“知错能改”成为一句简简单单的口号,人人都该将其付诸于行动,不做伪记忆的奴隶,只做更好的自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错不在我的更多书评

推荐错不在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