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的是红豆,他偏说这是“相思”

wendy
2018-04-09 20:44:14

最近被好多高校教授的所作所为刷了屏,有的性侵自己的学生,有的奴役自己的学生,有的欺骗自己的学生,导致的后果就是自杀、自杀、自杀。学生死了,教授们却继续逍遥自在。

微风和煦,暖暖拂过,掉落了一片叶子。

那么,应该责怪风吗?还是怪叶子太过脆弱?

前两天刚看完台湾女作家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房思琪十三岁的时候和家人一起住在高雄市一栋华美的公寓楼里,她家境富裕、聪明漂亮,从小做着一个文学的梦。

公寓楼里还住着她最好的朋友,她们家境相当、年龄相仿、兴趣相投,就像一对双胞胎一样,只是房思琪要漂亮一些。

楼上的钱先生娶了媳妇,新娘美丽动人、热爱文学,她就像长大后的房思琪。

这本书的主角是三位女性:房思琪、不漂亮的房思琪、长大版的房思琪。

那么多的相同点让她们经常聚到一起看书、看电影,谈书、谈电影。那时候的日子啊,美妙得不像话。

这本书里有两位男性:李国华老师和钱先生。

李国华老师是教授文学的,腹有诗书,谈吐高明。

而钱先生和他正相反,他是对文学不太感冒

...
显示全文

最近被好多高校教授的所作所为刷了屏,有的性侵自己的学生,有的奴役自己的学生,有的欺骗自己的学生,导致的后果就是自杀、自杀、自杀。学生死了,教授们却继续逍遥自在。

微风和煦,暖暖拂过,掉落了一片叶子。

那么,应该责怪风吗?还是怪叶子太过脆弱?

前两天刚看完台湾女作家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房思琪十三岁的时候和家人一起住在高雄市一栋华美的公寓楼里,她家境富裕、聪明漂亮,从小做着一个文学的梦。

公寓楼里还住着她最好的朋友,她们家境相当、年龄相仿、兴趣相投,就像一对双胞胎一样,只是房思琪要漂亮一些。

楼上的钱先生娶了媳妇,新娘美丽动人、热爱文学,她就像长大后的房思琪。

这本书的主角是三位女性:房思琪、不漂亮的房思琪、长大版的房思琪。

那么多的相同点让她们经常聚到一起看书、看电影,谈书、谈电影。那时候的日子啊,美妙得不像话。

这本书里有两位男性:李国华老师和钱先生。

李国华老师是教授文学的,腹有诗书,谈吐高明。

而钱先生和他正相反,他是对文学不太感冒的商人。

李老师搬来了这栋楼以后,立刻做了两个十三岁女孩的作文老师。

而钱先生婚后经常出门谈生意,喝了很多酒之后回家。

为人师表的李老师早就看中了美丽的房思琪,他用最美丽的文字向她表露了爱意然后性侵了她。

喝醉酒后就失去理性的钱先生经常将自己老婆打得遍体鳞伤,酒醒之后又总是追悔莫及。

房思琪狠狠受了伤害,“长大版房思琪”也受了伤害。

然而她们的结局是截然相反。

李老师对房思琪说:“为了你,我是千夫所指”“你是美丽的青花瓷器”“我在爱情里是怀才不遇”……

于是受了伤害的房思琪就跟自己说要爱老师,因为能背下整首《长恨歌》的人一定不是坏人,因为只有爱老师,他对她的所作所为才会是美好的,她,还是那个值得别人去爱的干净女孩。

十三岁的房思琪碰到了一只大她三十七岁的老狐狸,从此将错就错,沉沦五年,直到渐渐长大的自己对心中笃定的一切产生怀疑,直到她对本就不是爱的爱产生厌恶,直到老狐狸露出了变态的本相。

她疯了。

而经商的钱先生呢,他不会说那么诗情画意的话,“长大版房思琪”一忍再忍后终于给了自己机会,逃出了他的魔爪。

那么,在这个故事里该背锅的貌似是“文学”。

文学是由真心而发,所以李老师说的情话都是真的,这是房思琪的执念。

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所以能说出那么美妙文字的人怎么可能是邪恶的呢?

书里的三个“房思琪”都是做着文学梦的女孩,也是纯真无比的女孩,所以她们从自己身上相信了文学的无害。

我也相信文学的无害,热爱美、追求美的人不应该有一颗被腐蚀的心灵。

你见了一地的残花,他却说这是“落红有情”。

你看到的是红豆,他偏说这是“相思”。

你说爱,他说“要低到尘埃,再从尘埃里开出一朵花来”。

这么美的文字,这么美的心,怎么可能作假?要是这样也可以作假,那就太令人绝望了!

李国华老师的“花言巧语”在一开始也绝不是花言巧语,他也曾经是某个热爱文学的青涩少年。

也许在某一个浅浅的阴天,他从一本书里猛得抬起头,刚好看到某个少女低眉的一笑。红红的脸颊,如晨起的霞光;洁白的牙齿,如天上的云朵。

于是他就呆住了,然后感叹到“为了你,就算千夫所指也甘愿”。

那是少年的情之所钟,纯白得一丝不染。

他也没有想到,一场社会的荡涤,会让自己变成一个世故的、虚伪的、猥琐的、恶心的老流氓。

不是他的心不真,而是他的心不够坚强,他没有抵御住岁月的诱惑。面目全非的他,仍然记得这些美好的文字,仍然记得造词造句的技巧,而那些年的真心早已被腐蚀得漆黑,恶臭连连。

所以房思琪听到的所有话都是真的,这些情话没有骗她,话里的真情没有骗她,骗她的是老去的腐朽了的李国华。

文学没有辜负她,文学只不过是有了时间差。

如果房思琪穿越时空,和年轻的李国华四目相对,那才是真心不负真心。

房思琪疯了,

“长大版房思琪”逃了,

“不漂亮的房思琪”成为故事里的幸存者。

我们都是“不漂亮的房思琪”,逃过了“小时候的补习老师”、“大学里的流氓教授”(打个比方哈,我小时候没补习过,大学里的班主任特别特别温暖真挚)。

我们都是幸存者,但我们仍然要相信,文学的真,它可能被利用,但一定真实存在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