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给了我什么 电影给了我什么 评价人数不足

我们拍电影吧

個別電影工作室
2018-04-09 20:33:25

转载自“楚尘文化”

以前,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拍电影,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却不太好意思说。内心的期待总是有的,就是跟一起跋涉的朋友们在某一天,大大方方地说一句:“咱们拍电影吧。”这句话最好是像小巷子里的邻居见面打招呼一样,轻松而日常。我希望,那是一种生活的样子。 2016年的春天,我带着一个剧本正式来到北京。之前都是以北京为中转站,匆匆来去。我认为,拍电影只需要多看电影就够了。后来,意识到看电影是一回事,拍电影是另一回事。 我不清楚如何误打误撞做了导演。很多时候,这段岁月让我感到的神奇程度不比他人小。现在看来,我的作品都是记录每时每刻新看法的载体,像别人写日记,早期短片都有这个成分。 第一部长片完成以后,我觉得时机来了。新剧本充满挑战。忘记在哪家电影公司,自己对公司老总谈论这部电影时的手舞足蹈。记得对方跟我说的那句话,很久没见过我这样的人啦。 电影人不该都是我这样么?后来,我在京城电影圈开始流浪,俨然一个兜售理想的小丑。见各种各样的人,有的是老师介绍,有的是朋友介绍,每个人对电影的意见都很多,每个人都有看似很有道理的荒唐理由。有时

...
显示全文

转载自“楚尘文化”

以前,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拍电影,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却不太好意思说。内心的期待总是有的,就是跟一起跋涉的朋友们在某一天,大大方方地说一句:“咱们拍电影吧。”这句话最好是像小巷子里的邻居见面打招呼一样,轻松而日常。我希望,那是一种生活的样子。 2016年的春天,我带着一个剧本正式来到北京。之前都是以北京为中转站,匆匆来去。我认为,拍电影只需要多看电影就够了。后来,意识到看电影是一回事,拍电影是另一回事。 我不清楚如何误打误撞做了导演。很多时候,这段岁月让我感到的神奇程度不比他人小。现在看来,我的作品都是记录每时每刻新看法的载体,像别人写日记,早期短片都有这个成分。 第一部长片完成以后,我觉得时机来了。新剧本充满挑战。忘记在哪家电影公司,自己对公司老总谈论这部电影时的手舞足蹈。记得对方跟我说的那句话,很久没见过我这样的人啦。 电影人不该都是我这样么?后来,我在京城电影圈开始流浪,俨然一个兜售理想的小丑。见各种各样的人,有的是老师介绍,有的是朋友介绍,每个人对电影的意见都很多,每个人都有看似很有道理的荒唐理由。有时,实在忍不住说:“别忘了这是电影。”说过又觉得自己不懂事。朋友中流传一个笑话,就是我经常半夜朋友圈刷屏,搞得朋友们纷纷截屏给我以示吃惊。后来,这事让大家有了不同的理解,一部分觉得我努力,一部分觉得我炫耀。对一个事情的理解比对一部电影的判断还不可捉摸。 我以为自己是做导演的,当初写作,没什么雄心壮志,一心只想把小说写到自己满意,最好能换点稿费。半夜,很多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些声音没一个和电影有关。这是我白天聊的事。这些事对于我来说是陌生的。原来,我在电影剧组也都是具体拍摄工作。很多朋友都意识到电影市场、资本融入的可怕。于是,看重我的人会嘱咐我,一定要做好电影,别忘了自己的初心。 好电影是什么样子? 现在,我会问跟我一起工作的人,他们从各个角度参与电影,问到最后有点傻眼。他们往往都把我们目前做的事情当成跳板,每个人都向往做一个导演。越来越认识到“懂电影”还是影评人干的事,而那些技术还是执行人员干的事。导演之名吸引了太多人,导演之事并不为很多人所知。大家认识到导演还不是真正的导演,至少现状如此,包括身在圈中的编剧朋友,一线工作的制片人等。 又问,你为什么觉得可以做导演?很多人会跟我说看过很多电影。我还看过天上很多飞机呢,但不敢想开飞机。很多人又说自己的艺术追求。理想那么抽象,电影太过具体,就是说它要被观看,要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连接起来。其实,有人觉得我对电影有研究,喜欢跟我聊电影。我不否认最早从文字转到电影,自己希望做电影研究者。后来,喜欢上拍摄,干了这么多年,很明显的是我的思考比拍摄要少很多。电影和思想不一样,想再多也没用。它是一个镜头,一段声音,一场对白。有时候,这些话也都挺装逼的,电影是什么没人看可以告诉你。 我只是说给自己听,看电影和拍电影没什么必要的联系。为什么非要拍电影?我对电影又懂多少呢? 通过以前拍摄经验,我只是觉得自己有很多想说的话交给镜头。在大量批评里我筛选出了有价值的部分。自己对故事的理解的确不是电影意义上的,于是第一次和电影编剧合作。我们的合作起点是挑战“对话”。我以前的短片多借助影像,融入自己可能都没想清楚的一些小想法,重在意境。这不是我未来的追求,是我在别扭地转化我的文学理解。当然,话唠片也不是我的追求,只是在这个时刻我想挑战这个点,做电影我需要一个动力,当然可能也是不自量力。我们想了一个跟这个年代的人有关系的故事,只有人物,关系,背景。 2015年,我们一商量就从这些简单的点开始工作了。小说是我靠近电影的唯一方式。以前想很少,现在想很多,镜头、表演、色调等,这些设计越来越清晰。当我们强调一个,就意味着忽略了其他的。迈克尔·哈内克告诉我:“如果细微的东西能够一言以蔽之,它在艺术上就是僵死的。” 我在心里把电影视为艺术来言说,所以我很不对地轻视商业大片。某些场合上,我也为把电影溜嘴说成项目而懊恼。我的电影应该是作品,项目就成了老家钢材生意的感觉。 好电影会为你打开一扇门,让你觉得电影才开始。是啊,我的电影从文学悄悄地开始了,以一步一步的摸索为过程,到现在拍了十五部短片,一部纪录片,还有数不清的MV,无所谓成功与否。有的不堪回忆、有的被投资人拿走我再没有看到过、有的因触碰政治被销毁、有的因为版权原因无法播放、有的被国内禁止……像一个著名的文学比喻“水消失于水”,真形象啊,在我的生命里消失的电影,比外界能看到的多很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电影给了我什么的更多书评

推荐电影给了我什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