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

水瓶座外星人
2018-04-09 20:10:44

看完《刺杀骑士团长》后很有挫败感。心中一直有疑问: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学过哲学的我,已经看不懂村上春树的小说了?还是说从《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开始,到《寻羊历险记》,再到《奇鸟行状录》,自诩为村上忠实粉丝的我,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读懂过村上的作品?

我把叔本华的代表作《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作为这篇村上小说读后感的标题,是觉得只有把这部哲学著作当作工具,才能将《刺杀骑士团长》读通读透。很希望能找到现成的将这两者联系起来的书评,但是没有,那么只能由我这个没有看过叔本华原著的业余读者来炮制一篇了。

——————————————————

一、洞与认识自我的通道

《刺杀骑士团长》中,一切诡异事件都与“我”居住的房子后面空地上的洞有关,“我”甚至为这个洞画了一幅题为“杂树林空地上的洞”的画,最后,“我”也是通过这个洞,从充满危险的隐喻的世界回到了现实世界。

叔本华认为,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问题是认识本质,包括自我和世界的本质。他说:“我们决不能从外面得到事物的真正本质。无论我们怎样进行探究,我们只能得到印象和名称。我们就像一个人绕着

...
显示全文

看完《刺杀骑士团长》后很有挫败感。心中一直有疑问: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学过哲学的我,已经看不懂村上春树的小说了?还是说从《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开始,到《寻羊历险记》,再到《奇鸟行状录》,自诩为村上忠实粉丝的我,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读懂过村上的作品?

我把叔本华的代表作《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作为这篇村上小说读后感的标题,是觉得只有把这部哲学著作当作工具,才能将《刺杀骑士团长》读通读透。很希望能找到现成的将这两者联系起来的书评,但是没有,那么只能由我这个没有看过叔本华原著的业余读者来炮制一篇了。

——————————————————

一、洞与认识自我的通道

《刺杀骑士团长》中,一切诡异事件都与“我”居住的房子后面空地上的洞有关,“我”甚至为这个洞画了一幅题为“杂树林空地上的洞”的画,最后,“我”也是通过这个洞,从充满危险的隐喻的世界回到了现实世界。

叔本华认为,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问题是认识本质,包括自我和世界的本质。他说:“我们决不能从外面得到事物的真正本质。无论我们怎样进行探究,我们只能得到印象和名称。我们就像一个人绕着城堡走来走去总找不到入口,只能有时粗略描绘一下城堡的外观。”“让我走进里面去。如果我们探索出我们自己心灵的本质,我们也许就有了开启外部世界的钥匙。”(此段来源于网络资料)

这个洞就是意志,就是“城堡的入口”,是“我”进入自己心灵的入口,也是最后开启外部世界的钥匙。

二、画与唯意志论美学思想

《刺杀骑士团长》中出现过电影、音乐、文学等各种元素,但最重要的是绘画,书名《刺杀骑士团长》就是画家雨田政彦的画作的名称。另外书中有两幅已完成的画和两幅未完成的画,完成的有免色涉的肖像画和杂木林空地上的洞,未完成的有白色斯巴鲁男子和真理惠的肖像。

柏拉图把世界本质界定为理念,现实世界是理念的影子,艺术世界是影子的影子。叔本华把理念作为意志的直接客体化,意志正是通过理念显示出了最本质的特征,也即显示了世界的本质特征。在叔本华艺术观中,艺术复制理念,而惟有审美观审才能认识理念。审美观审的认识方式使艺术在认识论上成为可能。在审美观审的直观认识指导下,艺术对理念的认识,对世界的考察方式是独立于根据律,可以摆脱意志的束缚。(此段来源于网络资料)

从画中走出来的“骑士团长”,在出场时自我介绍说自己是理念,不受时间、空间和因果关系(根据律)束缚,而只有“我”与真理惠能看到“骑士团长”的形体,是因为两人有一致的审美观审。

三、肖像画与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倒置

“我”是一名小有名气的肖像画家,具有摄影机一样的将看到的记录下来的才能和洞察入微、抓住客户的性格特点的直觉。为何“我”非得是肖像画家,而不得是音乐家、导演、作家或者任何别的职业呢?

叔本华在“世界作为表象初论”中,首先区分了主体和客体,主体就是认识世界的我们(仅当我们在认识世界的时候是主体,如果我们在认识我们自己,则我们又成了客体),而客体就是我们认识的世界。然后,作者断言:客体是主体的表象,亦即,世界是我的表象。我们指定了一个客体,便同时指定了一个主体。叔本华认为,艺术是对理念的复制,可以认识到世界内在的本质。正是由于艺术的对象是理念,因而能够使人认识生存意志及其所带来的痛苦,进而从痛苦之深渊中醒悟,意识到解脱之途径在于通过艺术来达到对生命意志的否定,摆脱痛苦,带来心灵的净化和精神的慰藉。他坚持认为,在对世界的认识和把握上,艺术高干理性,高于科学。(此段来源于网络资料)

“我”能够发现“刺杀骑士团长”这幅画并开启随后一系列事件的原因就是“我”具有画肖像画的才能,而在绘画的时候不断颠倒着主体与客体的位置。通过画免色涉的肖像,发现了他想要隐藏起来的另一面;通过画白色斯巴鲁男子的肖像,发现了自己想竭力压抑的愤怒与恶;通过画真理惠的肖像,得以真诚面对妹妹死去后自身巨大的情感空洞。“我们指定了一个客体,便同时指定了一个主体。”太妙了!

四、长面人与最终的道路

长面人是“刺杀骑士团长”这幅画中非常奇特的一个人物,也是打开了通往隐喻的世界的入口,让“我”得以进入自己的心灵,解救了被困在免色涉家里的真理惠的关键人物。长面人自称是隐喻。

沿着叔本华为我们讲解的唯意志论,最终走向的必定也是一条悲观主义的道路。因为生命的最终结果只有死亡,而沿着意志为我们铺设的道路,一路上获得的也必然是痛苦,所以叔本华哲学最终的归宿是对生命意志的背叛。而这背叛分为两个方面。1)借助艺术的赏析暂时地逃离意志的支配。在叔本华看来,艺术特别是音乐是一种超越一般理念的存在,音乐相对于观念,是意志的直接客体化。人们在欣赏艺术的过程当中,在达到一种沉浸的状态时,会在这一时刻暂时地忘却被意志所支配的各种现世的欲求,没有了幸与不幸,没有了痛苦与无聊的困扰。在这一片刻,便能暂时逃离意志的奴役。但艺术的欣赏并不能长久的维持,所以个人最终都要堕回这可悲的尘世。而再度回到表象世界的时候,两相比较会更加深刻地感受到痛苦。2)从根本上背叛意志的奴役。如果要达到真正的超脱,在叔本华看来,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背叛意志的奴役。要达到这一目的,叔本华提供了两方面的道路。一条是通过自觉地禁欲主义,节制女色,节制饕餮,通过诸如基督教及印度教的苦行僧的形式,最终达到内心的平静。另一种是那些执迷于表象世界诸多欲求的人,在某一刻遭到了巨大的打击,最终从表象世界中悔悟过来,懂得了真正内心的平静才是超脱这个表象世界的唯一方法。(此段内容来源于网络资料)

当你看到山的时候,知道这是山,那是什么让你知道山就是山的呢?山在你的脑袋里是一个名称,在现实里是高大的石块、树木和泥土,连接这个名称和这些“高大的石块、树木和泥土”的就是隐喻,隐喻(长面人)是连接意志与现实的通道。正确的隐喻将意志带到正确的现实,双重隐喻将意志带回另一个意志。“我”爬行在地下时害怕被双重隐喻吞噬,就是怕在探究自己内心深处时被困在意识的迷雾中。

雨田政彦创作“刺杀骑士团长”这幅画,正是为了在艺术中暂时逃离意志带来的痛苦,而他最后能面带类似满足的微笑死去,是因为目睹“骑士团长”被刺杀,经历了意识堕回尘世的痛苦后的真正超脱,这是叔本华说的第一种背叛。“我”遭受了生活的巨大打击,最终找回妻子,回到平静生活,这是叔本华说的第二种背叛。

————————————————

我是哲学的门外汉,只看过一些叔本华的科普文,可能有很多地方理解有误,但是我坚持从叔本华理论的角度来研究《刺杀骑士团长》这本小说是正确的方法。如果此文能引起爱村上的人对哲学的关注,或者引起了爱哲学的人对村上的关注,这无论对哲学对村上对我还是对所有读者,都是非常好的事情。我为了写一篇负责任的读后感绞尽了不怎么够用的脑汁,不是为了虚荣或者别的什么,只是因为感到了村上在召唤我,感到这本书在希求我写它。(脸红)

感谢耐心看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