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编《紫信笺》

Gigi
2018-04-09 20:10:35

梗概:

“两个青年男子给一个拜金女毁灭了,把恋爱看作生存唯一的条件。” ——魏艳《民国侦探小说之日常话语》

原文大意: 警局局长外甥傅祥麟的尸体半夜出现在情敌建筑工程师许志公的门口。根据许的口供,十二点多时他在楼上工作,门铃响了两声后喊管家徐德兴开门,喊到第二次才听见在被窝里的管家去开门,这才发现了尸体。根据侦探和警察的调查,发现外面有皮鞋的足印和邓禄普胎,而死者身上有一封关键的紫信笺,上面的笔迹是傅祥麟的未婚妻汪玉芙的,凶器则是一把军用小刀,怀疑是反对婚姻的汪玉芙的哥哥。所以,嫌疑人可能是情敌许志公,紫信笺主人拜金女汪玉芙,凶器怀疑者汪哥哥,还有死者纨绔子弟傅祥麟的上海情人等等。正当案情扑朔迷离,霍桑从外面回来,他的腋下还挨着一个新闻纸的纸包,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双半新旧的湿的黑级皮皮鞋。这双鞋和案发现场的足印图纸一比对,完全吻合。

改编:看到众人诧异的眼神,霍桑请求众人一同前往许公馆,抓住真正的凶手。 众人到了许公馆,性子急的陆巡官就迫不及待地对许志公说:“这双湿皮鞋是霍先生在你家找到的,皮鞋的样式跟凶手的足印完全吻合,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霍桑笑了笑,补充道:“许

...
显示全文

梗概:

“两个青年男子给一个拜金女毁灭了,把恋爱看作生存唯一的条件。” ——魏艳《民国侦探小说之日常话语》

原文大意: 警局局长外甥傅祥麟的尸体半夜出现在情敌建筑工程师许志公的门口。根据许的口供,十二点多时他在楼上工作,门铃响了两声后喊管家徐德兴开门,喊到第二次才听见在被窝里的管家去开门,这才发现了尸体。根据侦探和警察的调查,发现外面有皮鞋的足印和邓禄普胎,而死者身上有一封关键的紫信笺,上面的笔迹是傅祥麟的未婚妻汪玉芙的,凶器则是一把军用小刀,怀疑是反对婚姻的汪玉芙的哥哥。所以,嫌疑人可能是情敌许志公,紫信笺主人拜金女汪玉芙,凶器怀疑者汪哥哥,还有死者纨绔子弟傅祥麟的上海情人等等。正当案情扑朔迷离,霍桑从外面回来,他的腋下还挨着一个新闻纸的纸包,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双半新旧的湿的黑级皮皮鞋。这双鞋和案发现场的足印图纸一比对,完全吻合。

改编:看到众人诧异的眼神,霍桑请求众人一同前往许公馆,抓住真正的凶手。 众人到了许公馆,性子急的陆巡官就迫不及待地对许志公说:“这双湿皮鞋是霍先生在你家找到的,皮鞋的样式跟凶手的足印完全吻合,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霍桑笑了笑,补充道:“许先生,你杀害傅祥麟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原想杀了人放在自己的门口,人家一定不会疑心你,大家都会认为这世界上断没有这种愚人。却偏偏忘记了销毁所有的证据——这双致命的湿皮鞋。”

许志公满脸通红,有点不知所措,语速加快:“各位长官,冤枉啊。没错,傅祥麟仗着自己有钱,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子,这个畜生实在是不能宽恕的!当然,我也曾经十分恨玉芙。伊竟被虚荣迷恋着,自己投进他的罗网里去!但是,霍桑先生,我可是有身份地位的工程师,我是决计不会放弃如今的成就去为了这种畜生丢掉前程的。”

霍桑仍然不为所动,反而步步紧逼,“正因为你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更加证明了这双皮鞋是你的。当天晚上,这间屋子就你和管家两个人,这双皮鞋不是你的,难道是他的?要知道,普通人家穿不起,也不会穿这样的皮鞋。”这时,霍桑把目光放到了管家徐德兴身上。

这位老仆一直站在屋子一角,一声不响,面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这时,老仆急忙强调地说,“霍先生,我说过,我们家少爷八点后没有出去过,他根本不可能犯案的。”霍桑说:“可我也记得你之前讲过,你十点半后出去送牛奶,那么你可是有不在场证明。”霍接着淡淡说了句:“徐德兴,你是个忠心的仆人,我知道你是不会让主人做你的代罪羔羊的,你还是交代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及你这双皮鞋吧。”众人惊诧十分,怎么皮鞋竟然是这个属于下层的管家呢?

老仆叹息了一声,绝望地抿了抿嘴唇,说:“霍桑先生,原来你都知道了。好吧,我承认,这双皮鞋的确是我的,而不是我家可怜的少年。自从分家后,老爷吩咐我好好照顾少爷。可是,少爷为了汪玉芙整个人都变了,吃不好,睡不着,没天没夜地工作,最后还尝试自杀。我不管新时代什么自由恋爱,俗话说得好,红颜祸水,你看这些祸水害我们主人。有一天,我听完少爷抱怨汪大少爷回来,就打算'一箭双雕'。我利用积蓄买了军用小刀,打算嫁祸给汪少爷。我活了大半辈子,一心只想着服侍老爷少爷,也没能娶妻。我用了半生积蓄,买了有钱人才会穿的皮鞋,租了台汽车。那天夜里,我穿着皮鞋,开着租车,带着紫信笺,十点半出门,跟在书房里工作的少爷说去送牛奶,十一点半相近,傅祥麟一个人经过我租来的汽车。我本已伏在汽车里面。我毕竟年老,不敢上前刺他一刀,于是出其不意,立刻开车撞了他。我虽然很害怕,但担心他没死,下车后再刺了他一刀,再从少爷收藏汪小姐的众多紫信笺中的一个塞到死者身上。然后用汽车把他运到我们家门口。出此计划,正如霍先生所说,是为了故弄玄虚,让别人觉得世上不会有人杀了人放在自己的门口。到家后,我去按门铃等少爷喊我下楼,好做个证人。当然,万一别人问起来,我也会拼命为我家少爷作证。等按了第二次门铃,少爷终于喊我了,我就蹑手蹑脚地收起皮鞋,故意弄出下楼的声音,好让少爷以为我一直在睡觉。之后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

徐德兴的眼睛又闭上了,嘴里微微地喘着,眼角里的眼泪仍继续不绝地滚出来:“老爷生前以前救了我一命,而我也是一直看着许少爷长大,你说如果少爷再为了这两个人而自杀,我真的是没脸见老爷了。”这时,许志公脸上也流下了复杂的眼泪。

一件错综复杂的案子就这样结束了。两个青年男子给一个拜金女毁灭了,把恋爱看作生存唯一的条件。而老管家出于对老爷的忠心和对少爷的疼爱,把忠诚当做人生中的唯一。在今天的大上海,主仆都变成纯粹的雇佣关系了,而这样忠心的仆人已经十分少见了。只是他的忠心也太过极端了,而且旧思想根深蒂固,老认为什么红颜祸水。

后来,霍桑跟我说,他想利用徐德兴的忠心,让他自己认罪。所以演出这么一出声东击西的戏。如果仆人成功开脱,他还有第二手准备——车子的借主也查到了是管家。这使我不得不佩服霍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霍桑探案集(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