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凤尾 龙头凤尾 7.8分

《龙头凤尾》读后感

桃花
2018-04-09 19:26:32

不要同我讲方言写作,方言写作必须突破方言,否则书卖不出去故事再好也枉然;亦不要同我讲历史,想看历史我会去看史书、地方志。有人先有历史。小说的本职工作是写人。写人写不通顺,枉称好小说。所以我盯紧小说中的人物塑造,在此谈一谈对《龙头凤尾》的读后感。

小说讲的是堂口老大陆南才与洋差人张迪臣的同志情。又以陆南才视角来写,所以陆是主,张是辅,陆是明讲,张是暗叙。

陆南才的全部出发点在于被七叔鸡奸,并享受被鸡奸。由这个出发点发展下去,他的情感模式是愈受压迫愈享受。所以当他结识张迪臣时,张是官,他是匪,张是猫,他是鼠,他搭上张这个起势是成立的。

而后双方互相利用、痴缠,再到陆羽翼渐丰,香港沦陷,张失势,双方强弱互换,最后结局——假如当故事梗概来看,其实也是成立的。可惜这部小说是长篇,又于繁杂的情节中铺排好多内心独白,到底露出了好些破绽来。

最大的破绽在于陆的言情化。

陆是江湖儿女,认识张以前早已历经苦难、见惯生死。这样的人突然出现成段成段“诉衷情”,这个“衷情”必然不是少女思春般的爱的憧憬,更不是怨妇般的怨怼。他可以无奈但不应无力,他可以忌恨却不可幽怨。他对张的炽烈感情,

...
显示全文

不要同我讲方言写作,方言写作必须突破方言,否则书卖不出去故事再好也枉然;亦不要同我讲历史,想看历史我会去看史书、地方志。有人先有历史。小说的本职工作是写人。写人写不通顺,枉称好小说。所以我盯紧小说中的人物塑造,在此谈一谈对《龙头凤尾》的读后感。

小说讲的是堂口老大陆南才与洋差人张迪臣的同志情。又以陆南才视角来写,所以陆是主,张是辅,陆是明讲,张是暗叙。

陆南才的全部出发点在于被七叔鸡奸,并享受被鸡奸。由这个出发点发展下去,他的情感模式是愈受压迫愈享受。所以当他结识张迪臣时,张是官,他是匪,张是猫,他是鼠,他搭上张这个起势是成立的。

而后双方互相利用、痴缠,再到陆羽翼渐丰,香港沦陷,张失势,双方强弱互换,最后结局——假如当故事梗概来看,其实也是成立的。可惜这部小说是长篇,又于繁杂的情节中铺排好多内心独白,到底露出了好些破绽来。

最大的破绽在于陆的言情化。

陆是江湖儿女,认识张以前早已历经苦难、见惯生死。这样的人突然出现成段成段“诉衷情”,这个“衷情”必然不是少女思春般的爱的憧憬,更不是怨妇般的怨怼。他可以无奈但不应无力,他可以忌恨却不可幽怨。他对张的炽烈感情,绝不是虚缈缈的爱情或者思念,他必要落到实处,他必去见他、去被他干、去让他忘不了他。

但是从现实层面考量,他们小说中见面的频率又太高了,或者说,小说的叙述有问题,流水账似的用了太过重复、类同的写法来写他们见面。

二人数次幽会中写得最好的是那段夜里一起去纹身的情节,两人隔着街道各走一边,但彼此交换眼神,心是一齐的。这显然要比动不动就看夜景、车震、饮茶生动合理得多。因为要避嫌,所以没有那么轻易。因为没有那么轻易,所以更让他们珍惜。因为珍惜,必当有次次不同的刺激。

陆南才对张迪臣应是一种贪婪、激烈但又被禁忌的欲望。小说把这种欲望写软了,写到哭哭啼啼,写到洒狗血,落了男欢女爱的俗套。

当然,以上是建立在陆真的“爱上”了张的基础上的。而这个基础小说搭起来也有破绽。

要让陆对张死心塌地,除了在床上压迫,心理上的征服必不可少。小说在陆变身南爷之前都处理得很好。在那之后,陆与张的交往就如同办公室恋情般索然无味了。或许这样的模式——夹杂着利益交换的感情逐步稳定,然后慢慢转淡——在普通人身上行得通。但不要忘了陆的爽点,他愈在人前显贵,便愈需要在人后俯首称臣。他们俩必须是不断掌控与被掌控的过程,尤其是当他威风到有能力荫蔽张迪臣时。

陆撞破张回苏格兰的谎言,亲眼见到张与他人勾兑,这样的事情放在一般意义上讲或许会让人觉得败兴与幻灭。但是被掌控的一方从无要求掌控者专一的立场。这种羞辱对于陆来说反而是别样的刺激,就如他看到七叔压在其他人身上所产生的共情一样。把痴男怨女那一套嫁接到陆南才身上,实在不准确。

情节往后发展,形势所逼,张可以上门让陆遮首尾,但他绝不能上门祈求。这种掌控与被掌控的游戏,绝对不是两情相悦那种你侬我侬。今天我求求你,明天你求求我,不会发生在陆张二人身上。张迪臣应该知道陆南才爱的是被他压倒、被他驾驭。张如果想让陆帮什么忙,比较符合角色逻辑的做法应是命令、威吓、逼迫,而不是示弱、哭天抹泪、深情款款。风声鹤唳之期,张迪臣如果是小说中所讲那种聪明人,必作通盘考虑,不可能作出那种双输姿态。

小说后半部分陆张的关系全是张处于下风,这在我看来是尤其难成立的。

举个小说前半部分的例子,陆南才偷偷跑去七叔家里窥探,他脑子里想的只是七叔把他压倒在田野,而不是报复或者压回去。七叔其实是被逐出家门,但陆南才看到的是七叔去参军,所以他后来也会去参军——仍要维持七叔的一种强势。陆的一切起点,决定了他对于被侵犯的忽视,决定了他会把被侵害转化成他可以感知的欲望。

我觉得很难成立的重点在于,二人关系中弱下去了的张迪臣是否还能得到陆南才的欢心。假如如小说中寄存金条那一节所述,陆南才已看透张无真爱,(他从张身上索取所谓真爱这件事本身就很值得商榷),而他亦无法从张身上再索取被掌控的快感,很难理解后面他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与张迪臣两情缱绻落去。

存在一种更合理的可能性,即是哪怕事实上张迪臣如何有求于陆南才,然而张迪臣一样把陆南才吃得死死的,一样可以心理上压制他,令他欲罢不能。当然这需要更高超的写作才能达到。

直到小说末尾,终于达到一个相对恰当的着落——张无法提供陆被掌控的快感,必成弃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龙头凤尾的更多书评

推荐龙头凤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