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夜 第十二夜 7.4分

有那么一时刻,我似乎成了一个偷听者

leheya
2018-04-09 17:51:26

我以前是看过铁凝的作品,那本书或者只有那篇文章--《永远有多远》,我深刻的记住了这句话,却没有记得铁凝。

  于是这次阅读带给我深深震动的同时,还隐隐有股遗憾,我们相遇得晚了些啊。

  我为这本书里的每一篇文章,每一个人物所吸引,他们的生活、思想、欲望,那么真实坦荡的展露在我面前,有那么一时刻,我觉得我似乎成了一个偷听者,转过身,又有一种我就是那个《对面》的错觉,这错觉让我不安,也让我有如获重释般的喜悦和感动。

  我喜欢孕妇对老黄牛的那一声,黑~呀~~ 我喜欢对面阳台上的她的睡衣早餐她的戒指她的拥抱和他的焦躁他的单筒望远镜,我也喜欢午后悬崖里失控的墓园倾诉和畸形的如果爱,可当我直面永远有多远里的善良的忘我的仁义的白大省时,我却不可遏制的愤怒了,我恨那熟悉的影子,永远在阳光下为别人贴服于地表的影子。我恨得有些咬牙切齿。

  然而,铁凝就这样平静的平常的家常的给你说着说着,慢悠悠的打着节拍,偶尔心不在焉的开个小差,说点似乎毫无关联的事,一点也不着意,却也一点都不突兀。她让你完完全全的自然舒适的沉浸到故事里,然后发现它的冰凉。她向你客观公正的讲述着什么才是真、善、美,

...
显示全文

我以前是看过铁凝的作品,那本书或者只有那篇文章--《永远有多远》,我深刻的记住了这句话,却没有记得铁凝。

  于是这次阅读带给我深深震动的同时,还隐隐有股遗憾,我们相遇得晚了些啊。

  我为这本书里的每一篇文章,每一个人物所吸引,他们的生活、思想、欲望,那么真实坦荡的展露在我面前,有那么一时刻,我觉得我似乎成了一个偷听者,转过身,又有一种我就是那个《对面》的错觉,这错觉让我不安,也让我有如获重释般的喜悦和感动。

  我喜欢孕妇对老黄牛的那一声,黑~呀~~ 我喜欢对面阳台上的她的睡衣早餐她的戒指她的拥抱和他的焦躁他的单筒望远镜,我也喜欢午后悬崖里失控的墓园倾诉和畸形的如果爱,可当我直面永远有多远里的善良的忘我的仁义的白大省时,我却不可遏制的愤怒了,我恨那熟悉的影子,永远在阳光下为别人贴服于地表的影子。我恨得有些咬牙切齿。

  然而,铁凝就这样平静的平常的家常的给你说着说着,慢悠悠的打着节拍,偶尔心不在焉的开个小差,说点似乎毫无关联的事,一点也不着意,却也一点都不突兀。她让你完完全全的自然舒适的沉浸到故事里,然后发现它的冰凉。她向你客观公正的讲述着什么才是真、善、美,然后告诉你其实他们正在远离。她在对残酷的描写里表现的是多么温和吖。

  我欣赏铁凝的文字和思想。

  我想我喜欢她可能还和这些有关:

  

  铁凝:幸福是“心喜欢生”

  1991年,冰心老人曾问铁凝:“你有男朋友了吗?”铁凝回答“还没找呢”,这时90岁冰心老人劝告她:“你不要找,你要等。”

  铁凝:我一直记得她说给我的话,“你不要找,你要等”。她的话在我听来充满禅机。一个人在等,一个人也没有找,这就是我跟华生这些年的状态。我说对爱情要有耐心,当然期望值不必过高,但不要让希望消失,我想是这样。永远不要放弃自己的期待。

  铁凝喜欢“相依为命”这个词:“爱情是什么?爱情是无法言说的,所谓爱情就是当它到来的时候,其他的一切都将落花流水。”

  铁凝:从骨子里我还是一个相对传统的人,所以可能对婚姻的期待比较高,也才总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当然每一个人结婚的时候都不想草率,或者以为自己是不草率的,以为自己是深知对方的,但是也许事与愿违,所以有人才会有频繁地 离婚、结婚,当然这都是人的自由。但是我不想那样。这就导致我宁愿没有,也不要一个凑合的婚姻。婚姻跟人的好坏没关系,好人非常多,但他不适合你,可能你也不适合他,这就是情感的难处。

  铁凝:一个人真的遇见爱情,恐怕还是要结婚的。婚姻应该是爱情的自然的归宿。爱情是双方相互理解、相互欣赏、相互交融的过程。爱情达到这样一个程度,就需要婚姻这个形式。婚姻家庭既是物质的承载,也是心灵的港湾。它给你提供了一种慰藉,不管经历了什么,你不要任何理由,就可以回到这个港湾。

  铁凝:誓言从来就是重要的。不过我们也看过太多离婚的人,都是曾经发过誓的。我觉得婚姻最重要的基础是相互的爱慕、欣赏、信赖和感情的交融,以及对责任和义务的共同承担。婚姻是双方在这个基础上携手同行的起点。进入婚姻的秩序意味着你不能逃离了,你要承担你必须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进入婚姻秩序之后,彼此都要有一份信赖,这种信赖我个人以为是不一定需要宣誓的。

  铁凝:年轻的时候对爱情的梦想很简单,就是文艺作品加虚拟浪漫。那时我刚开始写作,很容易喜欢文艺界的人,觉得他们是神秘的,潇洒的,帅气的。比如身高不得低于多少,一定要特别爱我,更具体的没有。现在到了我这个年龄就知道爱是相互的,是不容易的,爱是一种能力。不是每个人都具备这种能力。

  铁凝:我们当然都有过情感的经历。我和华生,我们彼此心里都是敞开的,明亮的。但是我也不认为有那样的情感经历就是挫折。以往的一切对你的人生也许都是一种财富。甚至那些痛苦,我觉得都是为了今天的幸福所做的准备。

  

  铁凝和华生没有透露他们相识和相爱的时间,双方都否认了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就不正常。一个人在我们这样的年龄,有我们这样的阅历,能真正开始一段情感之旅,不容易。在你没有遇见之前,你会觉得很困难,半辈子没见过面或者不认识的两个人,生活习惯、爱好、感情,方方面面,多么复杂的事情,你的本能会觉得沟通会很困难。但是这些都不是你能预设的,当你内心有你的情感标准,你等待,寻找,追求,然后你又确实被命运指引,有机缘相遇的时候,你对爱情的预设和标准就都变活了。”华生说。

   写于2011-04-19 23:50 星期二 谢绝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十二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十二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