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法案 儿童法案 8.1分

要么爱我,要么离开我

萧淡墨
2018-04-09 17:18:36

在社会高度发达的时候,这本书探讨的主题或许可以进入大众视野;毕竟对于当今社会,能在法律层面呈现案件最大的合理、极大程度体现个人生命的福祉已经是相当高的要求了,所以如何将道德信仰与法律等硬性标准结合起来只有在那些法律高度发达的国家才配享有,我极力建议作为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

法律等上层建筑是硬性指标,是很容易量化的东西,道德宗教是很软性的,不好衡量,没有标杆,在法律面前,如何考量这些东西呢?本书给出最接近本质的概念(更多的针对儿童)——关注个体的福祉,法院自始至终,从调查到宣判,都应将这一标准作为准则。这本书提及的软性指标更多的是宗教,基本没有涉及道德,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宗教信仰在法律面前的挣扎。同时,麦克尤恩的高度专注为我们呈现了极具专业性的法官生活。

只是这本书篇幅比较短,只是适度融合了一些案件,主要以亚当输血案为主。偶有提及的案件也基本都是儿童成长相关的案件;尤其是关于宗教的,这些走上法庭的宗教家庭是不折不扣的宗教狂,已入无以复加的地步;前面提到了一个生活在犹太教社区的家庭纠纷,父亲是虔诚的犹太教徒,阻止两个女儿与外界有过多接触,并认为女人不应接受太多教

...
显示全文

在社会高度发达的时候,这本书探讨的主题或许可以进入大众视野;毕竟对于当今社会,能在法律层面呈现案件最大的合理、极大程度体现个人生命的福祉已经是相当高的要求了,所以如何将道德信仰与法律等硬性标准结合起来只有在那些法律高度发达的国家才配享有,我极力建议作为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

法律等上层建筑是硬性指标,是很容易量化的东西,道德宗教是很软性的,不好衡量,没有标杆,在法律面前,如何考量这些东西呢?本书给出最接近本质的概念(更多的针对儿童)——关注个体的福祉,法院自始至终,从调查到宣判,都应将这一标准作为准则。这本书提及的软性指标更多的是宗教,基本没有涉及道德,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宗教信仰在法律面前的挣扎。同时,麦克尤恩的高度专注为我们呈现了极具专业性的法官生活。

只是这本书篇幅比较短,只是适度融合了一些案件,主要以亚当输血案为主。偶有提及的案件也基本都是儿童成长相关的案件;尤其是关于宗教的,这些走上法庭的宗教家庭是不折不扣的宗教狂,已入无以复加的地步;前面提到了一个生活在犹太教社区的家庭纠纷,父亲是虔诚的犹太教徒,阻止两个女儿与外界有过多接触,并认为女人不应接受太多教育,她们应该待在家里相夫教子,犹太人应该做一些底层工作,实在无须拼力厮杀走入上层,他坚决反对妻子想把女儿供到大学的可笑想法,与他站在同一战线的是同样信奉犹太教的社区邻居,作为对立方的妈妈孤立无援,最终法院的判词更多是站在了丈夫一方,我们看到在这一回合法律似乎败给了宗教;走入我们的主线,亚当一家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偏执的父母连同可怜的亚当坚信输血是亵渎神明的指示,所以身患白血病的亚当坚决抵制输血,危在旦夕的亚当还未满十八岁,医院以其不具判断能力为由将其父母告上法庭,请求法官给予判决,这一时期,饱受婚姻危机的菲奥娜接手了这一案件,亚当已日薄西山,判决结果需尽快下达,菲奥娜在各方争执不下之时亲自去医院看望即将年满十八岁的亚当,并在病房里和漂亮的亚当简单交流了诗歌和音乐,当然,涉及他生死的宗教也不可避免的谈及了,亚当依然坚决抵制输血,我们无从得知这一短暂的探访过程中是否有了某些微妙的变化,总之,菲奥娜最后的判词说明,基于儿童的福祉,医院应立即给予亚当输血治疗,亚当后来得以恢复,最初他为自己的身体注入了其他人的血液感到恶心,并痛骂大法官菲奥娜,但是后来,他似乎接受了某种冥冥中的指示,认为菲奥娜拯救了他,他之前的信仰是荒唐可笑的,随后他不断给菲奥娜写信,这些信件的内容通常是诗歌或者自己的心情随笔,尽管菲奥娜置之不理,亚当依然暗中跟随菲奥娜,与此同时,他摒弃原来的信仰,并时常与父亲争吵,他将菲奥娜视为能指引自己人生方向的导师,他甚至不远千里追踪菲奥娜到一个乡间别墅,在那里,他表达想同菲奥娜住在一起,并将努力工作以支付租金,这一请求被菲奥娜当场否定,菲奥娜找来司机将亚当送回了家,临行前,菲奥娜不小心吻了亚当的嘴唇(这一动作更多的是出于动作的惯性,从作者的表达看并非情不自禁的一吻,同时,这一吻的持续时间为两秒,需要指明的是,此时亚当18岁,菲奥娜60岁,此时菲奥娜的婚姻正因丈夫的猎奇偷欢而濒临破碎),随后,亚当被送回了家,菲奥娜的理性自持保证自己自那以后再未联系亚当,不过亚当在那之后寄给过菲奥娜一首诗·····几个月以后,菲奥娜的婚姻出现好转,与此同时,她听说亚当白血病复发,已年满十八岁的亚当此时决定拒绝输血,最终离开了人世,奥菲娜深感不安和忧伤,小说在奥菲娜向丈夫讲述这一经过中结束。

读完小说,我觉得有两个地方是作者有意引起读者注意的,第一个地方是当一个人的信仰被颠覆之后,后续的人生如何修补,另一个地方是法律和软性体系(包括宗教和道德)之间的关系如何能相得益彰。当然,亚当和奥菲娜之间的感情也是需要关注的一点。

首先,亚当对奥菲娜也许存在着爱情,同样,奥菲娜也许也爱着亚当,可以发现奥菲娜一生中规中矩,在平和的人生中不敢越雷池一步,从未叛逆,始终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仅限于理性世界),她足够强大的毅力支撑她走向如今的高位,我们不难假想很大程度上她的理智压制着她的情感,年轻漂亮的亚当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出现,迎面扑来的青春气息和依赖心理使她想起自己未满二十岁时爱上的那个肌肉萎缩的乐手,她能做出的最大叛逆也就只能是那停留两秒钟的吻了。亚当的爱则掺杂着大量的不成熟和仰慕,信仰破碎的他在大病初愈时看待这个世界完全是充满怀疑和否定,对一切都不甚了了,又时值叛逆不安的青春期,爱情当然会像雨后春笋般破土,但是也可以肯定,亚当的爱是很有分寸的,他的要求并不过分,可以说是不掺杂肉欲的,而且是上进的,满怀求知欲的。

亚当最后为何再度拒绝输血呢?我倒觉得不是重新信仰了天主教,而是无所适从的信仰使然,他视为人生导师的奥菲娜完全漠视他,他又能如何前行呢?亚当致命的缺点也是在这里,他永远都只盯着离他最近的东西看,第一次患病的时候想到自己的信仰不允许输血,想不到最为基础的生命是否更重要,拒绝输血可能带来的痛苦是什么样子;第二次患病的时候该是认定了奥菲娜的唯一性,他也许认为人生的真谛只能由她一人授予,多么像热恋中殉情的一方啊,倔强的亚当就是这样殒命的。当一个人信仰破碎的时候,最需要的,是重构人生方向所必须的环境,这个环境是亚当的宗教狂父母给不了他的,而他最信任的奥菲娜又遥不可及,这份空白造就了他的恐慌和不甘,造成了他对生命的放弃。

法律与软性体系的相得益彰是一个高级命题,左倾分子也许可以较为容易地得出结论。但不管怎样这都是发达社会所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涉及民主和人道。我也没有成熟的考虑,只是觉得法律和软性体系应该有优先的一项,奥菲娜等一系法官是以福祉为参数,我则认为这是一个不好评判的参数,也许必要时候就该一刀切一下,将法律视为首要参考对象,道德和宗教等软性体系作为必不可少的辅助项,这样也许更完善?天朝的制度进一步完善也许就是这个路子,还是挺有前景的。

对于亚当来说,奥菲娜就应该爱他,或者离开他,他不得不选择了后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儿童法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儿童法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