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我大海的方向

魔菇
2018-04-09 16:09:16

读《地理与世界霸权》,关于中国一章,很有意思。说到欧洲,因海岸线、大陆与岛屿相互交错,成就了辉煌的欧罗巴文明,它和大海的关系紧密不可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看《古希腊神话》,基本就是一部大海的传说。

而中国是江河之乡,我们的文明起源于高原与森林之间的通道,因地理的天然屏障,让黄河和渭河成为中华文明的摇篮,从秦皇汉武开始,延续至清朝之前,中国人的民族稳定性和同质化特点异常明显。北方异族并不是没有尝试过征服中原,比如匈奴、契丹、蒙古人……结果是他们不知不觉中被融入到华夏文明中,进而从血缘上和文明上成为“中华”的有机组成部分。

北方民族渐渐地拢合、推移、向南扩张,进而将南方纳入管辖范围,治理方法依然是北方式的。偏安西南的四川,因而有了李冰郡守与子共修都江堰,这一项水利工程因奇巧天工而影响深远。事实上,你要到实地看看,站在安澜桥上最是直观,能眺望宝瓶口,看清内外江之间的地理位置关系——其实,这正是一种古代北方人按开发北方的模式来开发的南方——农耕灌溉重中之重,水利之兴利国利民。

小时候我的家处于都江堰下游,对汛期尤其敏感。“都江堰开坝了”“放水了”,我们会专门去河边看看,原本散落着无数卵石的河滩,几小时之内就变成了澎湃的河流,河水浸润,渐渐地蔓延到大大小小的小溪,于是原本干绿的河岸呈现更润泽的颜色,湿漉漉的空气中透出清新的,略带腥气的滋味。

说到底,我们是河流之子。自古以来,向海洋探索的尝试并没有停歇,只是无论从规模还是影响力来看,我们还是河流故国的模式:徐福求药、郑和下西洋、戚继光抗倭……中国人和海洋之间的关系小心翼翼:探索、发现、传播、防御,是一种相对安静的,不用动及思维方式和文明冲突的接触。我们面向大海,但海洋之途渺茫遥远,踞于陆地才是合理的文明打开方式,因而我们踏踏实实地变成了陆地居民。

直到某一天,不得不打开,被打开的方式,离不开一堆虎视眈眈的欧罗巴人,以及多少次尝试从渤海进入中国的“北方蛮族”俄罗斯人和“海上倭寇”霓虹人。后来的故事我们知道了:晚清政府被迫签订了《南京条约》,开放了海上口岸,实现了“五口通商”,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展开了一段段新的城市故事,伴随着挥之不去的耻辱感,我们渐渐地迈进了海洋时代——从宣布海岸线有那么长那么长开始,再到各种国际公约的协定与建设开采计划,海洋这块处女地,从被动到主动出击再到国际布局,百年倏忽之间,港口遍地,南海不再杳远;军舰航母,大国之志愈加凸显。

再回到成都,偶尔瞥见三环路上那个标注着“入海口”的路牌还在——十多年前,三环刚贯通时,我和一干朋友驱车花了两个小时绕城巡游,看到“入海口”,我们笑得前俯后仰:多有“盆地狂想”特征的行为艺术啊,去大海的梦想,只要一个路牌就能实现呢。而这一次我也笑了,只是不再匪夷所思。十多年前,吃顿海鲜都会觉得口感陌生和不适的我们,如今家常菜肴中,珍鲜海味屡见不鲜。大海的馈赠和信心,就是从这条通道上源源不断而来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地理与世界霸权的更多书评

推荐地理与世界霸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