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的虚妄性存在于只有一次的人生中

hunr
2018-04-09 看过

我们的周围有很多致力于把握自己命运的人,他们善于理性思考,在人生的每个十字路口都下定决心要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以使自己的人生没有遗憾。也许,他们身上某种趋利避害的算计会使你感到不适,但是衡量不同的选择是我们每个人都会面对的问题。

对于托马斯来说,和特蕾莎在一起好呢,还是一个人好呢?

这是一个注定走向虚妄的思考,因为人生只有一次,最终你只能验证一种选择的结果,而对于另一种你无从评价。就像人们调侃那些激烈争论对于女性来说是结婚更幸福还是不结婚更幸福的人时说的话:“不论选择结婚还是不结婚,最后你都是会后悔的”。

永恒轮回是沉重的负担吗?意义会消散于重复之中吗?但对于只有一次的生命来说,意义好像从未存在,只有一次的生命无从评价,而变得轻,变得虚妄。

一个人当初选择去唱歌而不是去读大学,如果他成名了,你会感慨,幸亏他当初追逐了梦想;如果他默默无名穷困潦倒,你也许会说,如果他当初像其他人一样踏踏实实读书,他会有一个稳定幸福的生活。

可是,真的会这样吗?你如何证明呢?

美国诗人弗罗斯特曾写过这样一首诗:

中文译文

黄色的林子里有两条路,

很遗憾我无法同时选择两者

身在旅途的我久久站立

对着其中一条极目眺望

直到它蜿蜒拐进远处的树丛。

我选择了另外的一条,天经地义,

也许更为诱人

因为它充满荆棘,需要开拓;

然而这样的路过

并未引起太大的改变。

那天清晨这两条小路一起静卧在

无人踩过的树叶丛中

哦,我把另一条路留给了明天!

明知路连着路,

我不知是否该回头。

我将轻轻叹息,叙述这一切

许多许多年以后:

林子里有两条路,我——

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一条

它改变了我的一生。

只是,“行人稀少的路”也未必是正确的,也许它因蕴藏着更多不为人知的可能性而充满诱惑,我们对选择孤独的人心怀敬佩。但他依旧无法避免在许多年之后,轻轻叹息。

那么人生,就真的像托马斯自言自语的那样,一次不算数,一次就是从来没有。只能能活一次,就和根本没有活过一样吗?

选择就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吗?

当然不是,存在虚妄性的事物不代表整个事物就是毫无意义的。选择和评价的依据来自我们的知识和经验,只是我们不再那么笃定。

另一个原因是,我们的人生并不是一道数学题,我们也不是一台平衡利弊的机器,我们有情感,会受到感召,我们有时会沉浸在自己的命运里,而不是随时随地站在高处审视我们自己。

陈嘉映的文章《救黑熊重要吗?》给选择的虚妄性提供了另外一种论证,许多选择就算有第二次机会去实现也无从评价。当你质问一个救助黑熊的人你为什么不去救助饥饿的儿童时,你便可以质问救助饥饿的儿童的人你为什么不去关心那些患艾滋病的可怜人,你还可以质问那些把生活大部分时间用来听音乐研究艺术的人为什么不去帮助那些挣扎在疾病饥饿中的人。

一种选择就一定比另外一种更重要吗?当你决定去救助黑熊的时侯,你是因为把世界上所有你可能会做的事情罗列出来,然后经过精密的计算才选择的吗?你可能只是因为某一天看到了受害的黑熊而被感召去做而已。当你今天这没课的一个小时决定听音乐而不是去做数学题的时候,你是经过思考两者哪个更有意义之后才决定的吗?你可能只是异常思念一首曲子而已。

命运本身并不是什么甜美的东西,然而我们却都无法避免与命运为侣一道浮沉,我们与周围的人与事融合为难解难分的命运,我们沉醉在其中,获得参与感和意义,我们不计得失,不惧失败,仅仅是因为被感召,也许这比站在上帝的视角对自己冷眼相看要更快乐一些。当然,我们只有一次的生命依然会充满了各种虚无的迷茫。也许,我们经历的各种情感,是唯一真实的东西?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