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味在人间,吃喝共白丁

georin
2018-04-09 13:59:35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往大了说这是活下去的根本,当然这等大事只在穷的时候大家才有意识,现如今为了生命成了小事,吃出生意,吃出情谊,也可吃出回忆,吃出品味……已然是更重要的大事。吃,一方面是个被大家描绘成非常高深的艺术,有着复杂的理论体系,但好好人人又都是自己舌头的专家,经常是一句“就好这口”就可以让所有理论面壁,就这么简单蛮横,就这么个性。随着吃越来越易得,越来越丰富,吃也成为一个朋友圈里的技能,“吃货”也日益成为一个中性,甚至开始越发有些褒义的词了。

对于吃每个人都有自己味蕾的回忆所形成的顽固势力。在我小时候,妈妈是家里的大厨,当然不可否认爸爸经常拿着本菜谱在妈妈后面指导对于妈妈的厨艺的提升功不可没。可那时候我们几个孩子对妈妈的手艺并没什么太多感觉,后来又得到姐夫、嫂子们、邻居们的一再证明,我才知道妈妈原来真是烧得一手好菜,原来他们的赞赏都不是敷衍。不过说来奇怪,姐姐们一直在母亲的熏陶、教诲之下学习了好多菜,但是每次吃了总是感觉哪里差那么一点,但又说不清这一点是什么。单拿一碗蒸条子肉来说,姐姐蒸了一二十年了,只这两年才终于和母亲的口味很像了,终于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赏,但

...
显示全文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往大了说这是活下去的根本,当然这等大事只在穷的时候大家才有意识,现如今为了生命成了小事,吃出生意,吃出情谊,也可吃出回忆,吃出品味……已然是更重要的大事。吃,一方面是个被大家描绘成非常高深的艺术,有着复杂的理论体系,但好好人人又都是自己舌头的专家,经常是一句“就好这口”就可以让所有理论面壁,就这么简单蛮横,就这么个性。随着吃越来越易得,越来越丰富,吃也成为一个朋友圈里的技能,“吃货”也日益成为一个中性,甚至开始越发有些褒义的词了。

对于吃每个人都有自己味蕾的回忆所形成的顽固势力。在我小时候,妈妈是家里的大厨,当然不可否认爸爸经常拿着本菜谱在妈妈后面指导对于妈妈的厨艺的提升功不可没。可那时候我们几个孩子对妈妈的手艺并没什么太多感觉,后来又得到姐夫、嫂子们、邻居们的一再证明,我才知道妈妈原来真是烧得一手好菜,原来他们的赞赏都不是敷衍。不过说来奇怪,姐姐们一直在母亲的熏陶、教诲之下学习了好多菜,但是每次吃了总是感觉哪里差那么一点,但又说不清这一点是什么。单拿一碗蒸条子肉来说,姐姐蒸了一二十年了,只这两年才终于和母亲的口味很像了,终于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赏,但中间差的那点是什么怕是她自己也不太能说清楚。不过大白菜炒蘑菇,还有油炸面叶子,到现在我也是觉得还是老妈做的好。只可惜老妈年纪越来越大,已很少下厨了,有时我竟然会担心哪一天会再也吃不到自己那喜欢的味道了。

作者在书中无数次提到人的味觉的固执,而我就是这样一个顽固的喜欢家常菜的人。在我眼里,那种天天需要出去吃饭的人是生活中最不幸的人,而且浪费了太多时间。年青时,尤其是刚工作的那些年,吃的心特别野,什么都想尝试一下。在这种好奇心的勾引下,有机会就会去大大小小的餐馆猎奇,也借着单位的光去了很多自己不舍得花钱的地方。开始还觉得舌头也开了眼界了,饕餮甚欢,可随着年纪增长,这点野心变得越来越微弱,也越来越懒得出去吃饭,那种跑100多公里只为吃个火锅的事情怕是再也不会发生,而那种动辄人均好几大百的地方,除了应酬,我更是不会去吃。(当然,现在的通货膨胀已经弄得100多好像这一两年成了随随便便的事。)在我的舌尖,精美的大餐厅里程式化的味道总有种说不出的隔阂,有时也说不上哪里不对,但就是让人欢喜不起来。

虽然现如今不怎么吃饭,但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出差或旅游。一到这个时候,我的味蕾的野性在离开了北京就迅速狂躁起来,非常喜欢作者在书中所提的地道口味菜或者风味小吃,在我的意识里,这绝对是对一个城市的认识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也在在中国所有城市逐渐成为一个城市的新时代,还算是仅存的城市特征。

现在年纪越来越大了,在健康的要求下经常担心吃多了消耗不掉,于是吃得越来越少了,对吃的热情也越来越低,而且慢慢发现就连味蕾也大大退化了。小时候我不吃香菜、不吃小白菜、不吃香油、不吃胡麻油、不吃虾皮……经常愁得老妈为我吃饭多费好多事,包个三鲜馅的饺子都要先包够了我吃了再放虾皮继续包。可这几年,不仅不喜欢吃的东西越来越少了,而且就算是不喜欢的东西也不像以前根本不吃了,别人如果点了,我也照吃不误。看了作者的吃货经历,我不禁羡慕不已。刚开始以为这位大哥怎么还不得是个脑满肥肠的胖子,可在网上看了几张照片才发现除了个别照片真是有了危险的发福迹象外,整体上竟然还算是个比较壮实的汉子。看来真是深得老天厚爱,才能有如此口福,而且味蕾好像也还在不停的成长过程当中,

作者爱吃,但吃得并不矫情,可谓是“谈笑有鸿濡,吃喝共白丁”,这又是怎么的一个境界!正如书中沈宏非在序中所说,这本书最大的特点就是接地气,随性且随和。不过与梁实秋的《雅舍谈吃》相比,这本书在文采上还是差了一些,差了点梁实秋那种在从容的字里行间勾人的劲。作者说汪曾祺的《人间有至味》是他的最爱,书我已经一同买了,回头定会带着陈晓卿的舌尖细细品味一下。

说到陈晓卿与吃自然就会想到《舌尖上的中国》。抛却第一部的巨大成功会让观众对第二、三部产生较高的期望不说,仅从情感、文化与吃之间的关系来讲,我觉得从以吃为主角,情感、文化为配角,转化成情感、文化为主角,吃仅是线索来说,在《舌尖上的中国》这顶帽子下想成功着实太难,甚至不太可能,因为受众可能完全不同。其实第一部虽然以吃为主角,但它所融入其中的感情、文化是个中国人都能感受出来,而且感受更深,更自我。而这种自我捕捉、生成的情感和对文化的理解,我觉得比你牵着鼻子的告知恐怕要高明了不知多少。这同样也是作者所说的“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有人说这纪录片又不是厨艺培训,但其实也真没必要这么想,因为本身看这节目的人也没几个要下厨房,只是我要的情感和文化不是你所给的,至少给的不是我想要的方式!讲吃的,即使你谈得是我不喜欢的食物,但我可能并不排斥看它,因为它说不定与我有着什么值得回忆的桥段,而且对于一个吃货来讲,知晓后厨和厨艺的秘密,知道哪里有好吃的,这好吃的又为什么好吃,这无疑有着极大的兴趣,这是吃货的必修课。相反,如果你讲的故事,甚至只是故事里的主人公不是我所喜欢的,那好我也会立刻与你说再见。由此可见,在吃上面人们很容易达到共识,就算达不成共识也容易求同存异,但是想要在情感上做到这一点,那可绝非易事。所以说,《舌尖上的中国》后两部以故事为主角是冒了多么大的风险。话又说回来,你又看到哪个好的小说那么赤裸裸的说爱情,是情绪,还不都是用一个一个情节,一个一个故事铺陈开来,让观众自己个去品。而这些结情节、故事其实就是这部纪录片中的食物,你只管说食物,说与食物最相关的事情,情感留给观众去品才会更有味道。可能就是矫情和真情的区别吧。

说实话,虽然吃是个艺术,但这艺术外延并没有那么大,而且一旦外延就会发现那外延出的圈子极个性。同一道美食,我感受到的是伤感,可你的故事里也许就是喜悦;同样是早餐,你给我讲我一个将死之人的故事,我只觉得这早饭我都不想吃了,哪还有什么力气去同情和感动。说到底不就吃个饭吗?生活已不容易,看个纪录片就别让我背负什么情感包袱了,况且吃饭原本就应该是个快乐的事儿,干嘛非要那么事事儿的。

另外,第三部还给人的另一个感觉就是太过庞杂。虽然有些段落不错,可是如果在一集中加入太多的素材,只会成为简单堆砌,堆砌的越多,就会离吃越远,就会越不好看。经常看着看着就会发现这根本不是一部给吃货们看的纪录片,改个题目也许更好,比如锅的那集就不要叫《舌尖上的中国-器》,而应该叫《中国厨房-器》,然后多拍几集。对了,如果真这么拍,还请挖掘一下开篇的石板锅到底对食物的味道有什么关系,告诉我鲁朗的石锅鸡为什么那么好吃,而不是让它的出现不只是去完成锅的历史链条。

越说越远,还是回到《至味在人间》吧。个人觉得这是一本值得阅读的书,尤其对于吃货。另外,补充一下,我在写这个读后感时才了解到《舌尖上的中国》第三部已经与陈晓卿无关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至味在人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至味在人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